•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軍嫂重生記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大有意義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大有意義

              “人呢?人呢!人呢?!”楚錚傻眼了,當即就要跳腳,沈亮和再一次將他攔住。

              “老楚,你冷靜好不好?”沈亮和無語,“只要動腦子好好想想就知道,你媳婦兒這么大一個人,向來又有主意,怎么可能走丟?”

              “我不是說她有可能走丟,可是!可是,你也看到了!他身后跟著只……”

              “不管她身后跟著什么!她也吃不了虧!只要那人能好好兒的就不錯啦!”沈亮和覺得,楚錚很可能對他媳婦兒認知有偏差。

              可問題是,這家伙他明明沒少被他媳婦兒收拾,怎么在他心里,他媳婦兒還是好欺負的很呢?簡直難以置信。

              “你這個孤家寡人是不會理解我這個有婦之夫的人的擔憂的!”楚錚嫌棄的拍開沈亮和緊緊揪著他袖口的手,哼道,“我不能太放心,這道理,你不懂!”

              沈亮和:“……”

              呵呵,簡直了……他這是招誰惹誰呢?明明是好心,怎么還惹來這么堆抱怨?!

              他媳婦兒跑了,這能怪他么?他也是被坑的,怎么還成了楚錚這廝的笑柄呢?!這家伙簡直沒有人性啊!

              “那好吧,我……我可真松手啦!”沈亮和也就是說說,誰知道這家伙會不會沖動。

              楚錚剛要說“放開才好呢”,卻不想兩個熟悉的身影從眼前閃過,他倆立刻從爭執中脫身,將彼此的胳膊搭在彼此的肩膀上,登時變成“好哥倆”啦。

              當然,在有心人眼中看來,他們倆人現在像是什么樣……那可就不一定啦!

              勾肩搭背的倆人見對方走遠,這才抽回胳膊,不約而同地拍拍自己被對方按住的肩膀和手掌。

              “這簡直不像話!”沈亮和瞥楚錚一樣,“這里哪里是游輪放松啊!這根本是變相監禁啊!”

              “要不是不能節外生枝,真想把那個大人物給抓住,好好問問他,說不定能夠問出有用的信息呢。”楚錚的表情,很清楚的寫著這么幾個大字——“蠢蠢欲動”。

              要不怎么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呢!別看楚錚怎么擠兌沈亮和,在很多地方,他們都有相似之處。

              “好啦!現在……怎么樣?你還想找媳婦?”沈亮和的言外之意就是“你還是老老實實配合吧!”。

              可他沒想到,楚錚這家伙他、他、他……他竟然臉皮能這么厚?!

              “你這是不罷休?”沈亮和不可置信道。

              楚錚點頭道:“這用問?當然……必須的了!”

              沈亮和:“……”

              好吧!他應該,早就知道啊!楚錚這廝是不可能這么善罷干休啊!

              沈亮和揉揉額頭說:“好吧,你怎么說我怎么做吧!”

              “這才是好戰友好搭檔啊!”楚錚滿意地拍拍沈亮和肩膀,咧嘴笑道。

              沈亮和:“……”

              原來……做他的好戰友好搭檔是有條件的啊!只有配合這家伙,隨這家伙心意,才有資格成為他好戰友好搭檔?

              沈亮和深深地吸口氣——既然,胡攪蠻纏方面,他不是楚錚的對手,那么,就這么著吧!

              他乎擼一把臉,想聽楚錚準備怎么做。

              沒想到,楚錚這次沒有立刻行動,反而坐下來,翹起腿,一邊慢慢地、有一搭沒一搭地晃悠著腳踝,一邊用手指在腿上畫著。

              沈亮和湊近,仔細看了好一會兒,才看清楚了——原來,楚錚正在畫這里的構造圖。

              “果然資料都沒有無用的,只看會不會用、想不想的起來用啊!”沈亮和感嘆著言說道,“老楚,你小子當時快速記這些,該不會就是準備用你媳婦兒身上吧?”

              楚錚聞言,頭也不抬地說:“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也許可以利用熟知地形的優勢,更好的找我媳婦兒而已,沒打算追蹤她。”

              沈亮和:“……”

              話說,這兩者……是有什么區別?

              在他看來,好像沒什么不一樣吧?

              可這家伙是怎么樣的心理素質?讓他能夠這么理所當然、又這么樣的理直氣壯說出這樣的話呢?

              楚錚沒聽到沈亮和接話,也不以為意,反正等到他將他媳婦兒的所在推理出來,就好了。

              “應該是這里。”沈亮和沒有等待太久,就聽到楚錚說話啦。

              他說話的聲音極其肯定,這讓沈亮和不能理解。

              “老楚,你……怎么這么肯定?”

              “呵呵,你以為,那小子是什么人?”楚錚問。

              沈亮和眨眨眼:“……垂涎你媳婦的家伙?”

              楚錚:“……”

              這回輪到他說不出話來了。

              沈亮和這廝說話實在太噎人了!

              “你就不能思考時候,適當的……拓寬一下你的思路呢?讓你思考的維度和廣度可以寬廣、多元、或者豐富些?”

              “……”沈亮和聞言,搖搖頭,說,“聽不懂。”

              楚錚沒有理他,他可看出來啦,沈亮和這家伙根本故意這么做!這是成心氣他。

              所以,他啊,才不要上當呢!

              這么想著,他又開始一本正經說道:“你聽不懂也很正常,畢竟這不是誰都能聽懂的,最低標準也得是智商平均線以上的人才行啊!”

              這話說的更像是感嘆,沈亮和聽完后,忍不住笑出聲來啦:“我記得,好像……有那么個梁姓作家,曾經寫過文章,說是罵人好像也是一門藝術?還是學問來著?……我雖記不太清,但是意思呢,就是這個意思!說起來,你小子……可真是深諳這技能啊!”

              “彼此彼此!你這廝,不管搗亂,還是折騰的能力也都在線呢!”楚錚站起來,和沈亮和來了次充滿戰友情的“碰肩”。

              沈亮和回敬過去之后,說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你之前到底認定哪里呢?”

              楚錚說:“你應該還記得,就是何文何語倆人之前提過,但是沒有告訴咱們倆人的地方。”

              “你是說那里?!”沈亮和聞之一愣道,“你怎么這樣想?”

              楚錚見他這般驚奇,不由呵呵一笑,問他:“怎么樣?沒想到,我是這么想吧?”

              “呵呵,還真沒想到呢!”沈亮和附和道,“我就想知道理由啊!”

              “你真以為那小子是一般人啊?呵呵,怎么可能呢!”楚錚搖搖頭,“你可要知道啊,我媳婦兒是不會將時間或者精力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的!這又不是正常聚會交際,那人一看就沒安好心,你以為我媳婦兒看不出來?”

              “你媳婦看沒看出來,我雖然不清楚,但是鑒于對你媳婦兒能力的肯定,我就當你媳婦看出來了,不過,至于你啊……呵呵,不好意思,聯系你之前所表現出來的東西,我想,我還是對你之前的舉動表示懷疑……我不認為你剛剛是在演戲啊!”

              楚錚:“……”

              本來是想演戲來著,可惜……自己一個沒有把控住,就成、成“假戲真做”啦!這可真是讓人汗顏啊!

              這話讓他怎么跟沈亮和說?他不要面子啊?!

              所以,就讓沈亮和自己跟那兒呵呵呵去吧,反正他不說,沈亮和就是猜測也不能落實,最多也就是痛快嘴皮子而已。

              “老沈,不是我批評你,你看看這是哪里啊!這不是咱們的據點,不是說說笑笑地地方,對不對?你應該嚴肅點、認真點!說話呢,更應該,嗯,找準重點、還有關鍵!”

              沈亮和:“……”

              也不知道說這么堆廢話的人是誰呢!

              楚錚對于沈亮和臉上明晃晃的“反問”視而不見,他卻是老神在在地搖頭晃腦,說道:“當然,你能這么不著調啊,我卻不可以,咱們繼續說重點啊!”

              沈亮和撇撇嘴,對楚錚的話卻不以為意:“你說我聽著!”

              楚錚點點頭:“所以,雖然我不知道我媳婦來此的真正目的,但是也能猜測出來幾分,畢竟,能讓她主動周旋之人,肯定不簡單。”

              “老楚!我呢,想打斷你一下!”沈亮和做出個“stop”的手勢,跟楚錚說道,“你知道我的,我這人對你和你媳婦兒都沒有意見,咱們是好朋友、好戰友、好搭檔,所以,我就有什么呢,也就說什么啦!是這樣的……你,嗯,你有沒有想過,你媳婦兒來這里呢,她是什么目的?”

              “你想說什么?”楚錚聞言,當即神色一凜,反問道,“老沈,我想,你應該不會做出不合理的、有傷咱們倆人感情的話來的。”

              “老楚!你不要這樣啊!不要什么事情只要一旦和你媳婦兒聯系起來,你就能炸刺兒!你這樣很不好!”沈亮和說,“再說了,我說什么啦?你都不知道我想說什么,就這樣!你說你想要翻臉,立刻就翻臉,這可不對啊!”

              “那你說!”楚錚運著氣,沖沈亮和點頭說,“你提出來的意見我接受!”

              “接受?”沈亮和撇撇嘴,他立刻表示已經一眼看穿楚錚想法,“你這是,接受意見……但是,就是堅決不改,是伐?要不是咱倆人之間革命情誼太深,我早就翻臉了,誰要忍受你這家伙脾氣!”

              楚錚聞言,點點頭:“你說的對!”

              沈亮和:“……”

              面對這么個“配合你”的家伙,他能怎么辦?他也很無奈啊!

              “好吧,這問題暫且不說啦,咱們倆還是……言歸正傳吧!”沈亮和嘆口氣,說道:“還是那句話,你說著、我聽著。”

              楚錚:“???”

              他用一張寫滿“excuse  me?”的臉,看向了沈亮和,半晌,才說:“不是應該……‘你來問,我來說’地么?”

              沈亮和:“……”

              靠之!是他搞糊涂啦!

              這算怎么回事?!

              “仔細想想,其實,也是真沒什么好說的!”沈亮和本來是想說“就這樣好啦”,但是,他又想,本來他想說的話也不是什么定論,他要是不說了,反而顯得可疑,正所謂——話無不可對人言呢,他不理虧,怎么就不能說?

              想到這里,他便順溜的繼續說道:“你媳婦兒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多多少少,應該也是沖著那大人物去的,只是不知道她接近、或者說打探對方的真正意圖是什么?”

              楚錚:“……”

              他聽完沈亮和問話,只是略略怔愣,就說道:“其實也不是不能說,你所疑惑的,我,之前也有所猜測。”

              “那你有沒有猜測出啥來?”沈亮和問。

              楚錚點頭:“當然!至于……我猜測出什么,其實,你也知道,我媳婦身后的,那叫陌門的勢力。”

              “你說這里還有他們摻合呢?”沈亮和挑起眉,“這么艘游輪,竟然吸引這么多人關注?!”

              “老沈,不是我偏著自己媳婦兒,跟你較勁兒啊!實在是……你這話,卻是有差啊!”楚錚認真道。

              “這話怎么講?”沈亮和見楚錚不是跟他玩笑,立刻問。

              楚錚說:“你應該清楚啊,那陌門準備將他們的總部回遷至國內。”

              “知道啊!”沈亮和點頭說,“我就是負責咱們現在對外事務的,很多線索,可都是我掌握,這事兒我還真清楚呢!”

              “清楚?清楚的話,你能這么問啊?!”楚錚撇撇嘴說,“我看啊,你老沈,根本就不清楚!你想啊,他們既然準備全山門的動起來,怎么可能還能有其他心思放在外面?就算放,那也是準備收縮,而不是出擊啊!”

              “這倒是!”沈亮和點點頭,若有所思說道,“那么,應該是你媳婦知道什么可能不利于她師門的事情,所以才會出現?”

              “誒!你這么猜呢,還真有點樣子!”楚錚一拍手,說,“我想,很有可能,那人就是連接這里和她們師門的中介啊!”

              “喲!”沈亮和聞言,登時一拍額頭,“我之前怎么沒想到呢?!”

              “嗯?”楚錚不知道他怎么這么反應,不由得看過去,等看他怎么說。

              沈亮和搖搖頭:“我要是之前就想清楚啦,根本從一開始就不會阻攔你,咱倆可以一起做出‘爭風吃醋’的樣子,然后掄起拳頭,將那小子制伏!”

              “……”楚錚還以為他會說什么有用的話呢!

        http://www.kbg.tw/8/8790/222202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