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三人行必有女漢子 > 第九百零一章

      第九百零一章

              達吊的人氣已經降到了最低,不管是小人們還是其它的使節都注意到了他的窘狀。

              原來,達吊號稱使節之外第一人,是無冕之王。可今天看來,他的稱號有些夸張,水分比較多。

              胖使暗道:“傳聞多半帶有夸張的意味,看來達吊也就這水平了,枉我還想著收他作為小弟來著。”

              黑使與白使死掉之后,胖使身邊再沒有其他人,所以他覺得無聊啊,動了收小弟的心思。而達吊正是胖使的意中人之一,因為好控制。

              “我是基老,真是遺憾。不能收了那只小蘿莉,她又是什么來歷,奇怪。我也看不出。”胖使忽覺奇怪,他在命運石之門里的人脈關系不錯,里面有什么風吹草動,就算事前他一無所知,事后也能打聽到一些內幕的。

              不止是胖使,其他人也被蘿莉吸引了,紛紛猜測其出身。

              命運石之門,里面的人還是以漢子為主宰,女人處于不利地位,哪怕有少量女強者,也不能改變多年來的狀態。

              “石門里的女巨頭也就那幾位,這位小蘿莉還不是本體降臨此間,不知是哪位巨頭的分身。”胖使心道。

              大佬游戲此間也能說得過去,因為他們有時也會無聊的。

              呱。

              藍色的青蛙大叫一聲,也喚回了胖使的注意,刷刷,他陡地瞥向蘿莉那邊。“霹靂角蛙,從未聽說過的神通。”胖使小聲道,“難道她是某個不出世的女巨頭的分身?”

              如今,不但黑使白使犧牲掉了,生使與死使也死了。胖使有些落寞,道:“無知的小人們啊,你們只知道使節地位很高,卻不知我們也有煩惱。頭上有帽子又如何,還不是受制于人,命都不是自己的。”現在,胖使想自殺都難,因為石姬娘娘不允許,他死不了的。

              石姬娘娘才是胖使的真正主人,控制他的一切。

              “不用看了,達吊完了,不會有奇跡發生的,可憐,我還以為他能當上使節帶領我們走向人生巔峰。”一位小人遺憾道。

              “求人不如求己,這就是達吊的下場,后悔啊,以前我在他身上浪費了太多時間與基情,就連局部地區之花都獻出去了,全做竹籃打水了。”

              “因為我們也不能預知未來,誰能想到一個蘿莉能壓制達吊,讓他左右支絀。”

              “你們發現了嗎,貌似達吊會用的神通,那只蘿莉也會。她難道是達吊的克星,出現時就注定了達吊的敗亡?”

              “也許真是這樣的。”

              小人們都在猜測,霹靂蛙的分身天生克制中年臘肉,讓其見了她,毫無勝算。

              而至于當事人達吊,他就算再傻也能明白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一再降低,何況他本人又不蠢。“事已至此,抱怨無用。只能殺了這個女人,我也明白了,她是和我有仇,非要敗壞我的名聲。”

              石破天驚與摘星指神通,達吊也不打算再用了,因為對霹靂蛙的分身無效,反受其制。

              “看來我只能用些別人沒見過的神通了,這樣會讓那個蘿莉無從下手,乖乖被我殺掉。”達吊暗道。

              若不是遇到了霹靂蛙的分身,達吊的生活還是很美滿,有一群小人圍著他打轉,好像整個世界都是他的,什么阿諛奉承,什么美言贊嘆,都向他涌來。達吊習慣了這樣的生活,而且他想繼續下去,只有殺掉霹靂蛙的分身。

              “呵呵,只能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獨門神通了。”達吊心道。

              除了石破天驚、摘星指之外,達吊還修煉了一些奇詭的神通,有些他也不知來歷,而且修煉起來很危險,稍有不慎,他也會被反噬。可達吊如今為了對付霹靂蛙的分身,他也顧不得許多,只求殺掉蘿莉。

              呱!

              藍色的獨角青蛙還在叫喚,可它看上去分明是在嘲笑達吊,就像是說廢物廢物廢物。

              “就拿你開刀了,可不要怨我。”達吊冷酷想道。嗤嗤嗤,達吊的眼里有寒霧升起,很快他的眼睛就變成淡金色的了,像是蛇瞳,覷定獨角青蛙。

              而對面的青蛙陡然一驚,呱了一聲,再不敢叫喚,因為它從達吊那邊感受到了濃重的殺氣,而且是針對它的。這只青蛙本是神通所化,按理說它并不知畏懼才是,可達吊偏偏讓它體驗了一下什么是害怕。

              霹靂蛙的分身也覺奇怪,并且暗中催動咒訣,讓獨角青蛙馬上解決掉達吊,省得見到他還覺心煩。

              呱,呱……

              獨角青蛙卻不聽蘿莉的使喚,它一邊叫,一邊轉身就逃。

              “看啊,那只青蛙逃走了!”

              “可它為何要逃走,明明就要殺掉達吊了。”

              “它連達吊放出來的血人都能吃掉,吃掉達吊也不在話下。”

              “奇怪的是獨角青蛙逃掉了,那枚蘿莉也很焦躁的樣子,似乎恨鐵不成鋼,也不怪她,誰讓青蛙不聽話了,換成是我,興許比她更惱火。”

              小人們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再次談論起來,任何有趣的變化都能讓他們樂此不疲,因為命運石之門里面的生活太無聊了。

              “算你識相,看出我的可怕來了。”達吊心道,他不免得意。

              刷!

              達吊身化長虹,經天而起,追向逃竄的獨角青蛙。“逃,你能逃到哪里去,被我盯上了,只有死。殺了你之后,我再去殺你的主人。哪怕她是我喜歡的類型,可該殺也得殺,我絕不留情。”

              中年臘肉的每個字都置地鏗鏘,獨角青蛙聽得那是戰栗不已,奔逃的速度更快了。可達吊始終跟在它身后,而且加速了。

              越來越近,達吊與獨角青蛙的距離越來越近。從百丈到五十丈,再到三十丈,最后到了二十丈,十丈。

              呱啊!獨角青蛙忽感四肢沉重,像是灌了鉛,抬起來都吃力。哧啦!哧啦!哧啦!驀然間,藍色的青蛙將腦袋一幌,獨角劈出一道道電芒,瞬息之間,斬向身后的中年臘肉。當然,獨角青蛙也不會自大的認為這樣就能劈死達吊,不過是稍稍阻擋一下他,為它爭取更多逃跑的機會。

              咻。

              驀地,達吊的舌頭甩了出去,可哪里是人的舌頭,赫然是蛇信子。而且蛇信子長有數百丈,陡然掃向獨角青蛙。

              “哦,你不僅僅是眼睛蛇化了,舌頭也是嗎。”霹靂蛙的分身忽道,她業已飛到獨角青蛙之前,正對著達吊的蛇信子。“哼,便是如此,你又能拿我怎樣。”說完,蘿莉右手向前攫拿,似乎要將蛇信子給抓來。

              啪噠。

              蛇信子也飛向了霹靂蛙的分身,而且甩在她的右手上,纏了幾十圈。咔啦啦,蛇信子像是繩索,死死勒住蘿莉的手,連骨頭都勒碎了。

              然而霹靂蛙的分身像是玩偶,并沒發出任何慘呼,她欣然接受了一切,像是不知道疼痛。

              呱。獨角青蛙叫了一聲,似乎在說得救了。

              可接下來的一幕讓獨角青蛙徹底無語了,因為達吊的四肢也變成了蛇,颼颼颼颼,四條顏色鮮艷的蛇向獨角青蛙飛來,它們迅疾若電,而且避開了蘿莉,看它們的樣子,分明是要置青蛙于死地。

              當是時,霹靂蛙的分身冷笑數聲,同時她默運玄功,砰的一聲,纏在她手上的蛇信子遽然炸開。達吊吃痛不已,畢竟是他的舌頭。

              “你敢當著我的面行兇,真不把我當回事。”霹靂蛙的分身怒道,“不要以為勒碎了我的手腕、手骨,你就能廢掉我。”她又道,咔啦啦,一陣骨頭愈合的聲音響起,蘿莉的右手復原了,而且她的手臂向前甩去,像是長繩,五根手指也化為長刀,陡然斬向四肢化蛇的中年臘肉。

              達吊驚道:“這人難道傷的再重也能復原?”

              其實,達吊哪里知道霹靂蛙的分身只要靈臺不毀,全身都會圍著靈臺重建。

              霹靂蛙不止一具分身,她有很多分身,而且分身不止是蘿莉,也有大姐姐,阿姨,大媽之類的。都是女人,絕沒有漢子分身。霹靂蛙在她的每一個分身之中都種下了一道密咒,密咒未被破除,靈臺就不會被人摧毀。

              而站在達吊面前的這具分身,其模樣和霹靂蛙幾乎分不出真假來,她完全是霹靂蛙按照自己的樣子塑造出來的,其名曰萌瀨。

              萌瀨其實很討厭自己的樣子,因為毫無個性可言。

              “你不是想毀掉我的蛙嗎。”萌瀨冷笑道,“很好,你試試看。”

              說完,萌瀨騰身而起,當她在千丈高空時,忽然喝道:“霹靂角蛙!”神通,她又施展霹靂角蛙神通了。

              呱!呱!呱!呱呱呱……

              蛙鳴聲陡然大作,像是無數大鼓被人擂動了。

              長著角的青蛙又出現了,而且不止一只,很多只,它們的顏色也不再是藍色,有紅色的,有白色的,也有黑色的。

              獨角青蛙們的塊頭也不小,比第一只藍青蛙大許多。

              喂喂,開什么玩笑啊,這么多獨角青蛙,你是想玩死我嗎。達吊的心都快涼了,而且變成長蛇的四肢,速度也慢了下來,比蝸牛還慢。

              “受到打擊了?”萌瀨道,“大叔,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啊,當初,我學這門神通時,開始時只能造出一只青蛙,而且沒有角。看我的大師姐就很頑皮了,一下子用神通制造了幾十只獨角青蛙,差點將我嚇死。”

              “所以呢,大叔,你也體驗一下我當年的頹廢感。”萌瀨又道。

              “這些青蛙的塊頭真不小。”

              “那個蘿莉想做什么,為何用神通造出幾十只青蛙?”

              “她對青蛙的愛讓我們汗顏,畢竟我喜歡吃牛蛙。”

              “小點聲,你沒看到嗎,蘿莉造出的青蛙之中也有牛蛙,并且長著角,像是彎刀,似乎能剖開你的肚子。就問你怕不怕。”也有小人在開同伴的玩笑。

              “人家好怕怕。才怪!現在壓力全部回到達吊這邊來,不知道他還能不能給我們帶來驚喜,畢竟我愛過他,視他為偶像,實力派偶像。”

              “他因為被蘿莉挫了銳氣,你竟然將他從顏值偶像拉低到了實力偶像,看來你分明和顏狗是一路人。”

              “誰不愛美,誰不喜歡漂亮的人。人之常情。”

              小人們討論的方向有些偏了,可他們也不在意,只有生活不無趣就好,否則活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達吊像是被幾十只長角的青蛙給嚇住了,四肢也恢復了原狀,蛇信子亦變成了人舌。

              呱!最初的藍色獨角青蛙開始嘚瑟,并道:“中年漢子,來啊,來殺我,你不是很厲害很狂嗎,為何見了我的小伙伴們,你像是蔫了。呱呱呱!”

              “你不要嘗試惹怒將死之人,誰知道他們會做出怎樣的反抗。”

              “你口口聲稱別人是廢物,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如果不是主人用神通將我們造出,你早就被達吊殺掉了。”

              “所以,你當懷著感恩之心,跪在我們面前,畢竟我們救了你一命,是你的恩人,向恩人下跪不是正常嗎,藍皮膚的小子,你聽懂了嗎!”

              夸張!

              新出現的獨角青蛙們用夸張的語氣命令藍色青蛙跪下,并且表忠。

              “滑稽啊!”藍色的獨角青蛙冷笑道,“我比你們任何一蛙都早來到命運石之門。你們不尊敬我也就罷了,還妄圖搶走我的一切。”

              而此時,達吊看著一群青蛙呱呱不停,也不知它們在辯解什么,“如何才能逃出去,那個蘿莉不會放過我的。”中年臘肉傷心想道,他不想死,無論如何都想活下去。

              世間如此美好,早逝是最遺憾的事情了。

              萌瀨也是呆住了,因為她后悔了,神通所致的獨角青蛙們,一個比一個高傲,都在原地爭吵,似乎想選出一個王,帶領全部的人離開,最好能殺掉施展神通的人,這樣它們就能徹底自由了。

              獨角青蛙們的想法一字不差,全都傳到了萌瀨的識海之中。“呵呵,你們果然生有反骨,我對你們再怎么好,也是無用,因為沒人領情。”

              之前,萌瀨也為了保護藍色的獨角青蛙做出很多她不想做的事,也說了很多不想說的話。

              改變,萌瀨因為一只青蛙改變很多,可變化了的只是他自己,別人以及別的蛙還是那么無趣,像是能活過一天是一天,賺了就好。

              “機會,好機會!”達吊心道,青蛙們起了沖突,要說對誰最有利,非達吊莫屬了。“你們越吵越好,最好能撕比起來,這樣我逃出生天的機會更多。”

              沒人配合,只憑個人努力,總有很多事情是你無法完成的。

              “夠了,你們都夠了,先殺掉你們對面的中年漢子再說,我討厭大叔!”萌瀨吼道,她在催促獨角青蛙們,你們好歹有些團隊意識啊。

        http://www.kbg.tw/5/5230/222177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