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差佬的故事 > 85 第一次見

      85 第一次見

              而在酒樓內,國華作為輩分最大的大哥,剛剛還信誓旦旦的不交錢,轉眼間就被倪永孝擺平。

              這讓國華很沒有面子,將大哥大交給一旁的甘地,朝大家打了一個眼神道:“我先走了。”

              甘地接起過電話,直接說道:“倪先生,我不知道國華為什么交錢,不過我是沒的商量。”

              他一邊說話,一邊把煙蒂掐在碗里。

              “我沒打算跟你商量,你叫黑鬼聽。”

              倪永孝看著桌上照片,心里不免發出一聲冷笑。

              自從父親死后,他就知道手下的人要翻天。第一個先搞定韓琛,第二個則是搞定了國華。

              至于甘地?

              在尖沙咀五幫人里,韓琛精,國華硬,黑鬼賊,文拯兇。能夠當上大哥的,就沒一個人好擺平。可唯獨剩下這個甘地,年老好色,志大才疏。

              不僅老婆被人上了,貨也被人吞走。

              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算他走運。

              所以別看現在甘地嘴最硬,但倪永孝知道,只要搞定了其他人,甘地也要服氣。

              不過很明顯,甘地現在并不服氣,把電話遞給黑鬼后,還不爽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在我地盤打電話給你。”

              “怎么樣阿孝?甘地說的就是我說的。”

              黑鬼拿起電話,聽著對面倪永孝慢條斯理的聲音,神色漸漸凝固。

              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吞掉甘地貨的消息,會被倪永孝拿到。如果這件事情被甘地知道,恐怕今天兩個人,就先要有一個留在這里。

              可憐的甘地,老婆陪國華去澳門嗨皮,走貨又被黑鬼吞了一筆。

              現在黑鬼只能服軟,馬上叫小弟去交錢,然后甩下筷子離開酒樓。轉眼間,兩個人就被搞定。剩下的文拯也不是傻子,他手下再能打,也不可能去撞鐵板。

              何況尖沙咀五幫人,包括韓琛在內,已經有三票投給倪永孝。

              文拯輩份最小,該服軟的時候絕不硬氣,馬上閃人交錢,留甘地一個人和韓琛坐著。韓琛拍拍甘地的肩膀:“來喝酒。”

              甘地長長嘆氣,拿起電話打給手下管帳的師爺:“交錢。”

              “哈哈。”

              韓琛看見甘地氣急敗壞的離開,一個人舉杯喝酒,看樣子也很爽快。反正料都下了,不能浪費嘛。

              李少澤則在對街,看著一個又一個的老大帶人離開,暗暗數了一下,一共四個人。

              他把煙蒂隨手丟進溝里,按著耳麥朝陳家駒道:“家駒,你帶人來守路口,我進去會會韓琛。”

              “阿頭,要不要帶人進去清場?”

              “不用,我一個人去就好。”

              李少澤走到小巷子里,走到酒樓門口,一雙眸子對上了韓琛的眼睛。

              韓琛顯的很平淡,又帶著故意的客套,連忙轉身拿出一個碗來:“阿sir,忙了一晚來吃宵夜啊。”

              “別客氣。”

              韓琛跟警察打過太多交道,見了警察比見家人還要親。

              李少澤端過椅子,坐在桌子旁,摘掉身上的耳麥,特意將其關閉后,才隨手夾菜:“你怎么知道我是阿sir,跟我很熟啊?”

              “不熟啊,第一次見。”

              韓琛盯著李少澤的動作,嘴里在吃菜,說話也模糊不清。他干了一輩子黑幫,還認不清警察嗎?

              李少澤試探了一陣,很明顯感覺到對方在打幌子。不熟,怎么可能不熟?你給rb人的資料,簡直比我自己還熟。

              不過韓琛不承認,這倒是出乎李少澤的預料。

              難道佐佐木穗子在騙他?

              這個可能性不大。

              最大的可能,就是韓琛在說謊。

              但如果原先的李少澤和韓琛,一直都存在某種聯系的話,韓琛應該沒必要說謊。

              除非他要把這個謊言埋的更深……

              李少澤搖搖頭舉杯和韓誠碰了一下,韓琛喝完酒,吧唧了一下嘴巴:“阿sir,你好像對我很有意見?”

              “沒有。”

              李少澤喝掉杯子里的白酒,他心里莫名一松。

              幸好,幸好老子不是臥底。不管韓琛打著什么算盤,他都不想管,只要自己身上不臟,一切都好搞定。

              這時候心里石頭落下,李少澤也不管是不是在執行任務了,小酌一杯酒沒有大礙。

              不過碰完杯后,韓琛卻給了李少澤一個驚喜,他放下酒杯道:“不知道阿sir,對抓毒販有沒有興趣。”

              “抓你嗎?”

              李少澤對抓毒當然很有興趣,如果可以的話,第一個就想先把韓琛抓了。

              “長官開玩笑吧,我良好市民來的。”

              “最近市場上冒出一個新莊家,那個厲害,自產自銷,純度比國外貨還高。”

              韓琛說道這里,眼睛里在泛光,不過泛的是兇光。

              因為自從rb人不跟倪家合作以后,整個港島市場就面臨巨大的缺貨。現在國華甘地幾個人,都是從北美一小包一小包的運過來,根本成不了什么氣候,更霸不住港島的整個市場。

              這種情況下,倪家已經準備從去泰國找新貨源。

              但出乎預料的是,港島很快就有一個新莊家冒頭,是一個從臺灣過來撈金的男人,叫作“林昆”。

              現在市場上都已經流傳出,新昆換舊坤的說法,不少人給林昆取了一個外號為“莊家”。

              哼,港島市場的莊家這么好做?

              韓琛招呼了一聲,把外面小弟叫過來,從小弟身上掏出一小袋貨,扔到李少澤面前:“阿sir,你感覺怎么樣?”

              李少澤把貨用手拿起來,搖著道:“有工廠位置?”

              “位置沒有,不過我知道他們在西區散貨。”

              韓琛說完把筷子放下,隨手拿布擦干凈手,滿臉無辜的道:“明天晚上九點,龍虎山我和他們交易,記得別抓我的人哦。”

              “傻強也是良好市民來的。”

              李少澤撇了撇嘴角,他第一次見到,毒販要求警察抓自己交易的,真是一趟騷操作。

              看著韓琛擺擺手離開的背景,李少澤略作思量后帶人先和九龍組的人碰頭,然后才各自收隊回到警署。

              今夜的安然渡過,對于九龍反黑組而言,算是一件好事。但對于李少澤來說,就未必是了。

              因為倪永孝順利接掌倪家,以后跟他斗不容易啊……

              晚上回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李少澤隨意擦了一把臉后,就躡手躡腳的鉆進了被子里。

        http://www.kbg.tw/38/38079/222202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