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差佬的故事 > 85 第一次见

      85 第一次见

              而在酒楼內,国华作为辈分最大的大哥,刚刚还信誓旦旦的不交钱,转眼间就被倪?#20332;?#25670;平。

              这让国华很没有面子,将大哥大交给一旁的甘地,朝大家打了一个眼神道:“我先走了。”

              甘地接起过电话,直接说道:“倪先生,我不知道国华为什么交钱,?#36824;?#25105;是没的商?#20426;!?

              他一边说话,一边把烟蒂掐在碗里。

              “我没打算跟你商量,你叫黑鬼听。”

              倪?#20332;?#30475;着桌上照片,心里?#24187;?#21457;出一声冷笑。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知道手下的人要翻天。第一个先搞定韩琛,第二个则是搞定了国华。

              至于甘地?

              在尖沙咀五帮人里,韩琛精,国华硬,黑鬼贼,文拯凶。能够当上大哥的,就没一个人好摆平。可唯独剩下这个甘地,年老好色,志大才?#29723;?

              不仅老婆被人上了,货也被人吞走。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算他走运。

              所以别看现在甘地嘴最硬,但倪?#20332;?#30693;道,只要搞定了其他人,甘地也要服气。

              ?#36824;?#24456;明显,甘地现在并?#29615;?#27668;,把电话递给黑鬼后,还?#20976;?#36947;:“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我地盘打电话给你。”

              “怎么样阿孝?甘地说的就是我说的。”

              黑鬼拿起电话,听着对面倪?#20332;?#24930;条斯理的声音,神色渐渐凝固。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吞掉甘地货的消息,会被倪?#20332;?#25343;到。如果这件事情被甘地知道,恐怕今天两个人,就先要有一个留在这里。

              可怜的甘地,老?#25490;?#22269;华去?#25343;?#21992;皮,走货又被黑鬼吞了一笔。

              现在黑鬼只能服软,马上叫小弟去交钱,然后甩下筷?#27704;?#24320;酒楼。转眼间,两个人就被搞定。剩下的文拯也不是傻子,他手下再能打,也不可能去撞铁板。

              何况尖沙咀五帮人,包括韩琛在内,已经有三票投给倪?#20332;ⅰ?

              文拯辈份最小,该服软的时候绝不硬气,马上闪人交钱,留甘地一个人和韩琛坐着。韩琛拍拍甘地的肩膀:“来喝酒。”

              甘地长长?#37202;?#25343;起电话打给手下管帐的师爷:“交钱。”

              “哈哈。”

              韩琛看见甘地气急败坏的离开,一个人举杯喝酒,看样子也很爽快。反正料都下了,不能浪费嘛。

              李少泽则在对街,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老大带人离开,暗暗数了一下,一共四个人。

              他把烟蒂随手丢进?#36947;錚?#25353;着耳麦朝陈家驹道:“家驹,你带人来守路口,我进去会会韩琛。”

              “阿头,要不要带人进去清场?#20426;?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好。”

              李少泽走到小巷?#27704;錚?#36208;到酒楼门口,一双眸子对上了韩琛的眼睛。

              韩琛显的很平淡,又带着故意的?#21534;祝?#36830;忙转身拿出一个碗来:“阿sir,忙了一晚来吃宵夜啊。”

              “别?#25512;!?

              韩琛跟警察打过太多交道,见了警察比见家人还要亲。

              李少泽端过椅子,坐在桌子旁,摘掉身上的耳麦,特意将其关闭后,才随手夹菜:“你怎么知道我是阿sir,跟我很熟啊?#20426;?

              “不熟啊,第一次见。”

              韩琛盯着李少泽的动作,嘴里在吃菜,说话也模糊不清。他干了一辈子黑帮,还认不清警察吗?

              李少泽试探了一阵,很明显感觉到对方在打幌子。不熟,怎么可能不熟?你给rb人的资料,简直比我自己?#25925;臁?

              ?#36824;?#38889;琛不承认,这?#25925;?#20986;乎李少泽的预料。

              难道佐佐木穗子在骗他?

              这个可能性不大。

              最大的可能,就是韩琛在说谎。

              但如果原先的李少泽和韩琛,一直都存在某?#33267;?#31995;的话,韩琛应该没必要说谎。

              除非他要把这个谎言埋的更深……

              李少泽摇摇头举杯和韩诚碰了一下,韩琛喝完酒,吧唧了一下嘴巴:“阿sir,你好像对我很有意见?#20426;?

              “没?#23567;!?

              李少泽喝掉杯?#27704;?#30340;白酒,他心里莫名一松。

              幸好,幸好老子不是卧底。?#36824;?#38889;琛打着什么算盘,他都不想管,只要自己身上不脏,一切都好搞定。

              这时候心里石头落下,李少泽也?#36824;?#26159;不是在执行任务了,小酌一杯酒没有大碍。

              ?#36824;?#30896;完杯后,韩琛却给了李少泽一个惊喜,他放下酒杯道:“不知道阿sir,对抓毒贩有没?#34892;?#36259;。”

              ?#30333;?#20320;吗?#20426;?

              李少泽对抓毒当然很?#34892;?#36259;,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就想先把韩琛抓了。

              “长官开玩笑吧,我良好市民来的。”

              “最近市场上冒出一个新庄家,那个厉害,自产自销,纯度比国外货还高。”

              韩琛说道这里,眼睛里在泛光,?#36824;?#27867;的是凶光。

              因为自从rb人不跟倪家合作以后,整个港岛市场就面临巨大的?#34987;酢?#29616;在国华甘地几个人,都是从北美一小包一小包的运过来,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更霸不住港岛的整个市场。

              这种情况下,倪家已经?#24613;?#20174;去泰国找新货源。

              但出乎预料的是,港?#27721;?#24555;就有一个新庄家冒头,是一个从台湾过来?#25506;?#30340;男人,叫作?#20658;?#26118;”。

              现在市场上都已经流传出,新昆换旧坤的说法,不少人给林昆取了一个外号为?#30333;?#23478;”。

              哼,港岛市场的庄家这么好做?

              韩琛招呼了一声,把外面小弟叫过来,从小弟身上掏出一小袋货,扔到李少泽面前:“阿sir,你感觉怎么样?#20426;?

              李少泽把货用手拿起来,摇着道:“有工厂位置?#20426;?

              “位置没有,?#36824;?#25105;知道他们在西区散货。”

              韩琛说完把筷子放下,随手拿布擦干净手,满脸无辜的道:“明天晚上九点,龙虎山我和他们交易,记得别抓我的人哦。”

              “傻强也是良好市民来的。”

              李少泽撇了撇嘴角,他第一次见到,毒贩要求警察抓自己交易的,真是一?#26494;?#25805;作。

              看着韩琛摆摆手离开的背景,李少泽略作思量后带人先和九龙组的人碰头,然后才各自收队回到警署。

              今夜的安然渡过,对于九龙反黑组而言,算是一件好事。但对于李少泽来说,就未必是了。

              因为倪?#20332;?#39034;利接掌倪家,以后跟他斗不容易啊……

              晚上回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李少泽随意擦了一把脸后,?#29579;?#25163;蹑脚的钻进了被?#27704;鎩?br />
        http://www.kbg.tw/38/38079/22220288.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