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神話原生種 > 第二百四十八章是時候出來表現一下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是時候出來表現一下了

              很簡單,蘇修、謝輕侯他們鬧騰的厲害,是因為他們自以為學成了本事,成了一方人物。

              作為師父,不好打擊弟子的自信心,這樣不合理。

              封林晩也不是雄霸,好好的弟子偏要自己出手玩殘了,然后等他們回來埋了自個。

              但是封林晩可以變化啊!

              左右不過是再套一層馬甲的問題。

              一個同樣年輕、高大、陽光、帥氣、豪邁的后起之秀,突然闖入天下城,一舉鎮壓天下城的三大弟子,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創意。

              唐詞?

              唐詞還不成,他現在還在基礎階段,還沒有真正的成長起來。

              讓他來強行鎮壓三大弟子,那屬于強人所難。

              當然,這樣一個必將會名傳江湖,威震天下的英雄人物,也將在封林晩的刻意下,成為唐詞的引導者。

              就像神雕俠之于少年的張君寶。

              所見或許不過匆匆一面,卻對今后的人生軌跡,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司徒慧云搞不清楚封林晩心里在想什么,事實上她現在什么都想不了。

              封林晩把‘行’字符,運轉到右手之上,再以真氣催動時,那飛快彈動的食指和中指,配合完美,速度驚人。點穴之術,被封林晩發揮的淋漓盡致,已然超越了巔峰,足夠令加藤公慚愧不如。

              有了計劃,封林晩卻不著急行動。

              在此之前,他先要造勢。

              ······

              一桿紅纓的長槍,在烈日下閃爍著耀眼的寒光,手持長槍的青年,身穿一身的白衣,不染纖塵。

              他現在被包圍著,包圍他的是四個持刀的大漢。

              他們每一個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地榜有名,是驚掠百里的綠林大盜。

              但是現在,四個大漢,聯手以四象絕戮刀陣而揚名的四個綠林兇人,卻都在冒著冷汗。

              汗水已經盡數浸透了他們身上那頗為華麗的綢緞衣衫。

              四個大漢,其實已經多次想要奪路而逃。

              但是他們卻都不敢轉身。

              青年手里的長槍,微微搖晃著,那銀亮的槍頭,已經嚇破了他們的膽。

              下一刻,四個大漢同時大喝一聲,分別用出了他們最拿手的殺招,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將全身的勁道都涌到了極致,撲向那手持長槍的青年。

              他們實在是害怕極了,倘若再不出手,再等下去,他們害怕連最后一搏的勇氣都沒了。

              但即便如此,也無法改變什么。

              那雪亮的槍,就像是出海的白龍,它掠過時,百獸驚惶,無不臣服。

              四個名震綠林的大漢倒下了,他們死的時候依舊瞪大了雙眼,仿佛要看清那槍的軌跡。

              但是,他們也注定只能帶著遺憾埋骨荒野。

              ······

              少女倚靠在雕花的窗邊,窗外的星光似乎也格外的溫柔。

              少女的身后,嬌蠻的侍女正手里拿著一本冊子,大聲的念著江湖上的新鮮事。

              當說到那位一身白衣,一桿長槍便殺遍綠林十八道,孤身闖入嶺留王府,救出孤女的青年時。少女的眼神也變得格外明媚起來。

              “小姐!雖然這位白衣銀槍最近很是做了好幾件轟動江湖的大事,但是和幾位少爺相比,可也都差遠了。”侍女念完了手里的書冊,然后說道。

              明艷的少女轉過頭,用素白的小手托著香腮:“他們幾個不都是仗著天下城的威風而已,要不是爹爹給他們撐腰,別人才不會那么敬重他們。秦長風不一樣,他是真正的大英雄,一身是膽,白馬銀槍走江湖,打抱不平,懲奸除惡。”

              明眸善睞中,盡是璀璨的之色。

              房門之外,正巧要敲門的一只手,悄然停頓了下來。

              原本捧在手心的鮮花,也只能無聲的放在門口。

              長長的披風一甩,修長健碩的人影,滿臉鐵青,轉身而去。

              ······

              天下城一如既往的熱鬧。

              但是今天格外熱鬧一些。

              因為短短一個多月,便名動江湖的白衣銀槍秦長風,秦少俠就要來了。

              依照這位秦少俠懲奸除惡的路線,就在今天的清晨,就應該要抵達天下城。

              城門口不僅站著許多圍觀的武林中人,以及想要找秦長風報酬的綠林中人,還有許許多多的少女。

              她們有的坐在馬車上,有的帶著面紗或是穿著斗篷。

              隱藏在朦朧后面的那張臉上,皆是焦急的等待之色。

              江湖上的那些事,她們其實感興趣的不多。

              但是傳言中,這位秦長風不僅生的俊美無比,而且文采斐然。

              每次揮舞長槍之時,都有驚世的詞句流露出來。

              文武雙全,一身豪膽,俊美無雙···還有比這更符合少女們夢中情郎的摸樣嗎?

              唐詞就坐在之前封林晩擺攤的位置上,現在他已經能夠很熟練的忽悠南來北往的商人、旅客以及江湖中人。

              算命這種事情,有很多時候,看的根本就不是命,而是人。

              透過一些肢體動作和語言、行為,足夠推斷出一個人的大致性格。

              而一個人的性格,再結合一些特定的環境,就能比較準確的推斷出,一個人即將遭遇的‘未來’。

              比如一個脾氣火爆,語言粗鄙,偏偏手段卻談不上高明的江湖中人,初來天下城,以天下城的武風濃郁,這個人···就一定會遭遇血光之災。

              對于即將到來的這位白衣銀槍秦長風,唐詞也很感興趣。

              就在此時,忽然有細碎的議論聲響起。

              然后便更加嘈雜起來。

              只見有一人,如同大鳥一般越過了長空,盤旋著飛落在了武碑之上。

              他有著滿頭披散的長發,方面大耳,面容稱不上很俊俏,卻陽剛之氣十足。身材高大而又魁梧,穿著一件大大的斗篷,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豪邁的氣息,擁有著十分顯眼的人格魅力。

              “是謝輕侯!楊城主的二弟子,撕天圣手謝輕侯···他怎么會來?他也是在等秦長風嗎?”

              “聽說謝輕侯修煉的是楊城主近年所創的撕天裂云手,一雙肉掌橫行無忌,當世已經少有人能擋住他二十個回合以上。”

              “難道是英雄惺惺相惜,謝輕侯想要與這秦長風交好?”

              議論的聲音,始終不會停。

              而謝輕侯也當然不會主動給出任何的答案和解釋。

              噠噠噠!

              清脆的馬蹄聲,從遠處的大道上傳來。

              一匹渾身雪白,無有一絲雜色的駿馬,甩著鬃毛飛奔而來。

              而那馬背上跨坐的青年,在陽光的照映下,一席白衣,背著長槍,分外耀眼。

        http://www.kbg.tw/37/37225/222209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