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戰車少女之紅色忠犬 > 第三章 惠里莎:這次的對手是戰五渣

      第三章 惠里莎:這次的對手是戰五渣

              “上次和桑德斯的練習賽,我受益匪淺啊。”格蕾停好車后,下了戰車,說。

              “是嗎,那有機會再舉行一次如何?多體驗一下也不是壞事。”艾克萊爾順勢說道。

              “隊長也真辛苦呢,每次被打得丟盔棄甲還得強作歡顏。”格蕾依舊語氣刻薄。

              然后直接冷場了,其他成員各種反應的都有。

              “阿,不在意我們的心情也沒關系,該做的事情,我們都會去完成的。你只需要考慮下一場怎么贏回來就行了。”格蕾表情改為了冷笑,“用你的新戰術,當然,我們會好好去做,其他人做不做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謝謝你的忠告了。”艾克萊爾強忍著眼淚,微笑著說,真的感覺胃好痛。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訓練。

              艾克萊爾清了清嗓子,對這么久才排好隊的人們說:“那么,接下來…………”

              今天的課程依舊是改革后的戰術訓練為主,但實行并不順利,站樁對射直到一方全滅都習慣的成員們,戰車的反應根本跟不上指令,有時候還發生碰碰車事件,碰到哪兒的人都有,現場混亂不堪。

              如果是真理和黑森峰,看到這程度居然就發生混亂,非得笑死不可。

              訓練結束后——

              造成多次撞車事故起因的少女們向著隊長和受害者連連道歉,看著大家狼狽不堪的樣子,艾克萊爾也不好意思多訓斥了。

              “這就你的戰術無法順利實施的原因啊。”格蕾從戰車上跳下來,說。她的車組是唯一一個完美執行了作戰任務的車組,雖然刻薄,但她的車組實力有保證,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隊長的戰術,無法很好地傳達并執行的話,無論怎樣的妙計,都是紙上談兵而已。”格蕾接著說。

              法蘭西的戰車設計理念,認為戰車是步兵的幫手,成員二到三人也夠用了,而戰車的常規戰則需要四到五人的車組才能方便配合實施,只有兩到三人,有些人被分配到的任務過多,就無法集中注意力。格蕾搭乘arl-44,車組五人,本來就是足夠滿編人數的車組,能完成作戰任務是理所當然。

              “我知道,所以正好有條件,我才要把四人車組編制的b1引進啊,雖然索瑪比作為主力的雷諾r-35好一點,但依舊不足呢。”艾克萊爾看著自己搭乘的剛剛被撞出了痕跡的索瑪s-35,說著。

              ……………………………………………………

              大洗女子學院,學生會室——

              “什么?馬奇諾女子學院?沒意思沒意思。”又和美穗、艾米、優花里一起被叫到學生會室開會的惠里莎,聽了會長準備安排的練習賽,頓時泄氣一般地癱倒在沙發上。

              “盡管經常參加全國大會卻屢戰屢敗,我覺得這樣的對手很適合練手。”艾米說。

              “嗯,我也覺得很適合現在的大家。”美穗也這么認為。

              “但是,我們這邊有好幾輛她們的小鴨子車從四面八方都絕對打不動的戰車,但我們的戰車打她們是一炮一穿。也就是我們處在勝率百分百的狀態呢。”惠里莎說。

              “她們是打算接受的喲,我們的戰車在上一戰已經暴露了喲。”會長搖晃著薯干說道,“既然她們敢和我們比,也就是,肯定有勝利的底牌吧,就像bc自由學院藏了幾輛戰末車和戰后車一樣。或許會是她們的處女秀哦。”

              “關于她們有什么樣的底牌,能交給我嗎?”優花里來了肉偵性質。

              “不必了吧,練習賽都會公開雙方的車型的吧。”會長搖了搖手。

              “不用看吧,無非就是雷諾、索瑪、arl之流啊。”惠里莎攤了攤手,“除了arl-44和amx-m4,其他的全部當成靶子射也沒關系。”惠里莎的語氣中有一股輕視,法系學校在她的眼里已經基本都是渣渣了。

              “確實,那應當是個三流學校無疑,但她們有熟練度的優勢,而且這場比賽她們也很快完成了賽場的審批,也就是她們的主場,還有地利優勢,我們必須認真對待。”艾米說道。

              “那,我們姑且先將這些基本的情報弄到手吧,我們的戰車數量不多只能全數出動,所以無法安排克制她們的陣容,再說她們到時候也會透露的,這些就不必擔心了。”惠里莎說。

              “哦,這些就拜托秋山妹妹了喲,聽說你在真理負責這塊干得不錯,還把名校都搞慘了?”會長笑著說。

              “如果是那件事的話還請別說了。”惠里莎有點尷尬地撓了撓臉,偷偷瞥了一眼美穗。

              沒想到這氣息居然被美穗覺察到了,美穗想起了“車震”,臉色微紅地把頭扭到一邊。

              “這氛圍是什么鬼?”這是此時眾人的心聲。

              “啊,總之,我還是去普通科上課了,情報的事情我會今天搞定的,先告辭了。”惠里莎站了起來。

              角谷杏:“嗯,走好。秋山妹妹學習真是努力呢。”

              惠里莎:“哪里哪里,比起你們學生會要忙這么多事居然還能保持這種成績,我才佩服呢。再見。”

              說完,惠里莎就離開了,雖然是回到了在真理可是累死累活的普通科和戰車道兩不落的作息,可大洗的時間表明顯比真理寬松,惠里莎感覺竟然不怎么累,就這點感覺和要廢校的學校有些相稱呢。

              傍晚,秋山理發店——

              學校已經放課有些時間了,而惠里莎也回到了家里,并沒有和優花里一起。

              惠里莎盯著電腦屏幕,托起了下巴:“上次全國大賽后的大規模人事變動嗎?戰車道人數減少了一半?即使如此也能湊夠下一屆大賽需要的車組數量,該說是底蘊深厚嗎?像拿破侖那樣的?嗯,除了有新進中古戰車,應該在戰車道理念上也有所變化吧,最近和桑德斯進行了一場練習賽,可是一下就給打爆了,也沒啥有價值情報呢,對手太弱也是個問題啊,也就是這點信息了,作為新人練手正好,嗎?”

              (待續)

        http://www.kbg.tw/37/37137/222210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