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自然大玩家 > Na0152 癮大膽子小? 【2/4】

      Na0152 癮大膽子小? 【2/4】

              晚上八點過幾分,沙福區。

              顧楷文返回家里,他住在沙福區的工信村,雖然名字叫‘村’,但實際上距離沙福廣場不超過一公里。不過,這一套房子是顧楷文父母的,屬于二十年前的老房子。

              顧楷文暫時沒有考慮搬家,雖然他賺了不少錢,但盛慶市的房價比較高,而且顧楷文不喜歡高層,也不喜歡花園洋房,連疊拼別墅都不符合顧楷文的審美。

              假如說,顧楷文沒有錢的情況下,他自然只能委曲求全。

              但顧楷文現在有錢,而且可以賺更多錢!

              在擁有經濟基礎的情況下,顧楷文自然想要獨棟別墅,而且是地理條件優越的獨棟別墅,那種在荒郊野外的別墅,根本不入顧楷文法眼。

              工信村112號303房。

              顧楷文仰躺在沙發上,他已經在外面吃了晚飯,倒是不用自己再做飯,他正在和姚菲菲發送微信。

              ‘師兄,思青苑的價格太貴啦![委屈]’姚菲菲發送信息。

              顧楷文懶得打字,他發送語音信息,“貴嗎?好像沒有太貴啊!”

              姚菲菲也發送語音信息過來,“很貴啊!一塊120克的蛋糕,竟然要288元!師兄,你果然是奸商!”

              顧楷文發送語音信息回應,“其實這個價格在高端蛋糕領域里面,并不算貴的。”

              “師兄,你沒有看微博的信息嗎,好多人都說思青苑的價格太高了,這樣的價格有人買嗎?”姚菲菲回復的語音信息中,透露出濃濃的擔憂。

              顧楷文發送語音信息,他笑著回應,“哈哈,師妹,微博中那些覺得思青苑昂貴的人,便已經不是我們的目標客戶。”

              ‘啊?’姚菲菲發了一個文字信息。

              顧楷文繼續使用語音信息解釋,“思青苑定位高端領域,它的目標客戶人群,并不會在意它的價格,只會在意它的味道,以及它的格調。”

              姚菲菲似懂非懂的回應,“意思是,這么貴也有人買的嗎?”

              “現在正好是中秋節,你們也在放假,你明天過來看看?”顧楷文發送語音邀請。

              今天是中秋節,三天之前,顧楷文就給旗下產業的員工們發了中秋月餅,但顧楷文是孤家寡人,他沒有特別在意中秋節。

              云中陽倒是邀請過顧楷文,但云中陽和方寡婦一起過中秋,再加上一個方悅,顧楷文只能謝絕云中陽的邀請,將精力投入工作之中。

              姚菲菲聽著顧楷文的邀請,她頗為意動,“明天思青苑開業試運營,師兄,你會不會很忙?”姚菲菲試探的反問。

              顧楷文嗤笑一聲,發送語音信息回復,“我是老板,怎么可能很忙?”

              作為一名標準的甩手掌柜,顧楷文是真的不忙!

              即便明天思青苑開業試運營,那也是花一半和朱婷兩人更忙碌,顧楷文只需要找個臨窗的卡座,美滋滋的喝著咖啡,吃著糕點,享受悠閑的生活。

              “那我明天過來不會麻煩師兄嗎?”姚菲菲有一點擔憂的詢問。

              顧楷文回復語音信息,“不會麻煩的。你明天過來,還可以品嘗一下思青苑的新產品,它們在味道方面,有一個全面的提升!”

              姚菲菲聽著顧楷文的語音,她臉上露出一抹歡喜的神色,她歡快的回復語音信息,“嗯嗯,好的,師兄,我明天準時過來。”

              顧楷文發送文字信息回復,‘嗯,我先打一個電話。’

              顧楷文確實要打一個電話,因為在他回復姚菲菲的時候,他順手掛斷了裴珊珊的來電,現在回復了姚菲菲,他要給裴珊珊回一個電話過去。

              十數秒之中,裴珊珊接聽了電話,她并沒有因為顧楷文剛剛掛斷電話,而不接聽顧楷文的電話。

              “唷,顧大老板,剛剛在忙什么呢,居然電話都不接!”裴珊珊調侃的詢問。

              顧楷文回應道,“這不給你回撥了嗎?”顧楷文自然不會解釋,這種事情,解釋起來就是自找麻煩,何必呢?

              “嘖嘖!答非所問!”裴珊珊輕笑道,“顧大老板,你明天又要開一個店,要不要我過來給你采訪一下,弄一個新聞?”

              顧楷文是盛慶電視臺的廣告合作商,只要顧楷文有意,裴珊珊說的弄一個新聞,放在本土新聞頻道播放,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然而,姚菲菲明天也要過來!

              顧楷文拒絕道,“算了!沒有必要的!”

              “喲呵,顧大老板是看不起我們盛慶電視臺的宣傳力度嗎?”裴珊珊故意調侃。

              顧楷文打蛇隨棍上的回應,“還真有一點!裴大主持,我們思青苑是高端定制蛋糕,你們要怎么報道?說它的價格很貴嗎?還是說它和小靜齋,以及舊事茶坊是兄弟店鋪?”

              裴珊珊沉默了片刻,才回應道,“真的不需要?免費的!孫總監一片好心的讓我問你,結果你還不領情呀!”

              顧楷文苦笑道,“幫我謝謝孫總監。不過,我們思青苑真的不需要。”

              “行行行!是不是我們的新聞,在你眼中也是土味十足?”裴珊珊輕哼著詢問,明顯是有一點小情緒的節奏。

              顧楷文裝作沒有發現,他故作驚訝的反問,“難道不是?”

              “哎呀!你...”裴珊珊哼哼道,“新聞有什么土不土的?”

              “嘖嘖,裴大主持,要不要我給你說幾句順口溜?”顧楷文沒有等裴珊珊回應,便說了起來,“一個盛慶臺,全部在亂來,節目辦得撇,妖求不到臺!”

              這一句順口溜是盛慶方言。

              ‘節目辦得撇’意思是節目辦得非常差,幾乎是全國倒數的節奏;‘妖求不到臺’是資深的盛慶方言,意思是‘自以為是,沒有自知之明’。

              明明節目辦得很差,但還覺得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裴珊珊無奈的回應,“我們沒有經費啊!”

              “行!我換一個順口溜!”顧楷文又說了一個順口溜,“天天六零零,全是小事情,大事不敢播,小事整不停;井蓋被偷盜,水管遭挖爆,一個馬蜂窩,都要一直播!哈哈哈,是這樣的吧?”

              裴珊珊哼哼道,“是是是,好了,中秋快樂,我先掛了!”

              顧楷文聽見手機聽筒傳來的嘟嘟忙音,他稍微松了一口氣。

              雖然顧楷文有心當渣男,但沒有邁出那一步,當姚菲菲和裴珊珊有可能碰面的時候,顧楷文不由自主的想要避免這樣的結果!

        http://www.kbg.tw/37/37008/222202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