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烈火兵鋒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見曼陀羅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見曼陀羅

              女人穿著一身紫裝,身材修長,長著一張嫵媚的臉龐,估計男人看了,沒有幾個能靜下來。如果羅凡他們看到這個女人,一定會覺得看到鬼了。

              “你好像很自豪?”女人的聲音里充滿了不悅。

              趙雷感受到女人責備的語氣,跪下來,“師傅,我……”

              一把猶如蜈蚣的黑色長劍,在女人的四周盤旋了幾圈,接著刺穿了趙雷的脖子。

              紫裝女人雪白的手一抖,延長的劍收回來,成了一把猶如鋸齒的長劍。

              “真是一個廢物,還好意思叫我師傅,要不是提前感應到龍族的人靠近,就連我也要死在那些龍族的人手里。”紫裝女人憤憤然的說著,想起在舞廳里經歷的那一幕,她正打算用雙休之術吸干羅凡的陽氣,結果感應到四五道不弱于自己的波動,這才用金蟬脫殼離開。

              紫裝女人喃喃道:龍族,你們藏了這么多年,最終還是露面了。

              說罷,消失在夜幕中。

              而再唐小杰的別墅中,洛欣然和唐小杰守在床邊,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羅凡,兩個人都急的不行。

              唐小杰說是要去找醫生,離開了。

              洛欣然緊緊的抓著羅凡發燙的手,喃喃低語,“羅凡,你可不要有事,唐小杰去給你找醫生去了,你再堅持一下。”

              忽然,床上的男人睜開眼,全身發燙,張了張嘴,小聲叫道:“水……水……”

              洛欣然見羅凡醒了,激動的說不清話,“好……好……我去……去拿水……”

              洛欣然端來一杯水,羅凡接過來,一口喝到底。

              洛欣然把茶杯放在一邊,一只大手將自己拉過去,倒在羅凡胸口,接著羅凡緊緊把自己按進懷里,洛欣然掙扎了幾下放棄了,不僅不厭惡,而且很迷戀這種感覺。

              羅凡一個翻身,將懷里的女人壓在身下,身體滾燙;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剛才的藥性已經發作了,可是這么強烈的藥性,羅凡沒有把握能夠控制,身下躺著的事自己的洛欣然,雖然不是親生洛欣然,可是……

              “羅凡,你怎么了?”洛欣然看到羅凡像個野獸一樣,很害怕。

              羅凡盯著身下的女人,最后一個翻身,搖搖晃晃的沖進浴室里,跳進了放滿冷水的浴缸里。

              洛欣然在外面敲門,可是里面浴室里的羅凡沒回應。

              羅凡躺在冷水里,僅僅數秒,冷水就變成了熱水,可想而知,此時羅凡在忍受著何種程度的痛苦。

              夜晚,十點,羅凡從浴室里走出來,看著客廳里面的兩個人,此時滿臉焦急的看著自己。

              羅凡有些尷尬,其實剛才發生的事情,他自己都非常的清楚。

              洛欣然湊過去追問:“羅凡,你剛才怎么了?為什么突然欺負人家?還跑去浴室五個多小時,要是再不出來,我們都要去砸門了。”

              看到兩人盤根問底,羅凡湊到唐小杰的耳邊,小聲說了兩句。

              “啥?春……”

              唐小杰一下就咋呼起來,羅凡見狀,趕緊捂住他的嘴,接著說:沒啥,就是剛才那個曼陀羅給我下了毒,我剛才是自己給自己解毒,對,就是這樣

              。

              這些話或許能瞞住洛欣然,但是唐小杰最清楚,剛才羅凡在浴室里,指不定干了什么。

              唐小杰知道羅凡已經沒事,就沒有繼續關心他的身子,而是話鋒一轉,問:你剛才說的那個曼陀羅,是不是就是那個被我殺死的女人?

              羅凡重重的點頭,說道:“確實是被你砍的那個女人,但是是不是真的被你殺了,這還不確定。”

              唐小杰感覺不可思議,他明明親手把這個女人殺了,幾乎是刀刀致命,如果這樣都不死,那對方肯定就不是人,而是神。

              羅凡說道:“這個女人,能夠輕而易舉就讓我無法動彈,而洛欣然在和她對抗的時候,也只是用了后天中期的實力,只是偶然間爆發了一下,就算你后來沖過去,她想要逃走也不是很難!”

              羅凡的一番話,讓兩個人感覺到了深深的不安,尤其是洛欣然,她回想著在包廂里的經過,確實如同羅凡說的那樣,那個紫裝女人的實力是先天中期,明顯比她強很多,可是自己竟然能夠輕而易舉的讓曼陀羅措手不及,這實在是難以理解。

              唐小杰馬上反應了過來,驚呼:“你是說那是金蟬脫殼?”

              羅凡微微的點頭,隨后滿臉凝重的束縛:“曼陀羅并不是被你們嚇跑的,而是被龍族的人震懾走了。”

              羅凡提到龍族,馬上就想到了那個女人,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羅凡身上的毒徹底驅散了,隨后一起來到了舞廳,此時的舞廳一片狼藉,一個人都沒有,再也沒有了原來那喧鬧熱鬧的模樣。

              就在這時候,屋外跑過來一群人,定睛一眼,這不是那幾個趙雷的手下嗎?此時好像抬著一個擔架,慌慌張張的樣子。

              他們進來老大舞廳中央的羅凡等人,頓時一臉驚恐,就要抬著擔架往回跑。

              “站住!”羅凡大喝一聲,那些人很識趣的停下了腳步,他們知道這些人很強,想逃跑根本不可能。

              “你到底想干嘛?現在我們新任堂主都被你們死了,你還不打算放過我們?”為首的的一個黑衣人怒吼道。

              聽到這番話,羅凡一愣,新任堂主趙雷死了?他快步走過去,把這些人嚇的不輕。

              羅凡解開白布一看,果然是趙雷,此時脖子已經被戳穿了,還有一塊塊爛肉,“他不是我殺的!你們應該知道,我使用的是匕首,趙雷是被刺條狀的利器戳穿了喉嚨。”

              這些人紛紛看著擔架上面的尸體,露出了焦慮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說,這里并不是那個世界嗎?”

              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沖進來一群人,這群人看上去非常的憤怒,將羅凡三人還有那幾個抬著擔架的黑衣人團團圍住,然后就看到這些人拿出大刀,氣勢洶洶的模樣。

              這些黑衣人似乎對他們挺熟悉,隨后就看到那里出現了恐怖的一幕,那些人將手中的大刀全部揮砍出去,要把這些黑衣人通通殺死。

              羅凡見狀,覺得這是打算殺人滅口,于是趕緊沖上去,阻他們殺死這些黑衣人。

              唐小杰和洛欣然也跟在羅凡的身后,對著突然出現的蒙面人沖去,隨后就看到,那些蒙

              面人身上散發出恐怖的威壓,身上的靈力突飛猛漲,不斷的往上竄。

              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下,這些蒙面人來回竄動,隨后就看到他們組成了一個復雜的陣法,舞動著手中的大刀,從大刀上出現了點點銀光,慢慢的會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偌大的獅頭。

              羅凡對這種氣息非常熟悉,這是先天巔峰的靈力波動,如果被這個石頭擊中,必死無疑。

              “快走!大家趕快躲開。”

              就在這時候,羅凡沖大家喊了一聲,其他人都感覺到了這個靈力獅頭的威力,馬上就向這個獅頭相反的方向沖過去,可是他們的速度還是慢了不少,那個獅頭慢慢的凝實,隨后那些蒙面人一聲大喝,獅頭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飛掠而來,正向這群黑衣人。

              羅凡心想,既然這些人都是黑風組織派來的,而那些黑衣人也屬于黑風組織,他們這明顯是在殺人滅口。只有一種可能會出現殺人滅口的情況,那就是老鷹堂口的人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

              羅凡快步向前,取出腰間的兩把匕首,兩把匕首懸浮在自己的面前,接著就看到匕首在羅凡的面前極速旋轉,很快就形成了一道屏障,這道屏障將蒙面人和黑衣人隔絕開。

              但是羅凡似乎堅持不了太久,他的雙腿正在不停的顫抖,嘴角也溢出了血跡,這可是一個先天巔峰強者的攻擊力度,羅凡只是一個先天初期,哪里頂得住這種恐怖的攻擊。

              就在這時,唐小杰和洛欣然也跑過來,對著獅頭釋放出自己的靈力,雖然他們的靈力非常薄弱,但是能撐一下是一下。

              三個人眼看就要撐不住了,隨后就看到身后那些人都在飛快地掠過來,一個個伸出雙手,抵擋著面前狂暴的獅頭。

              羅凡眼角的余光看到這些老鷹堂口的人,覺得造化弄人,前些陣子,他們還是死對頭,打的頭破血流,這一轉眼竟然成了一條戰線上面的。

              “我們必須解決那些總堂派來的人,否則我佛都會被黑風組織抓回去,我們都得死。”不知道是誰說了幾句。

              其他那些老鷹堂口的人,紛紛使出全力,靈力全部匯聚出來,涌入到羅凡的手心,二十幾個后天中期境界的靈力,融合在一起和這個獅頭對抗,場面陷入了僵持階段。

              就在這時候,羅凡準備反擊,只要把這一股龐大的靈力打回去,靈力就會反噬,那些蒙面人都會死。

              可是羅凡剛有了這個念頭,頓時心頭一驚,他看到舞廳門口站著一個熟悉的人,一個穿著紫色衣服都女人。

              “曼陀羅!她果然還沒死!”一看到被自己亂刀砍的女人,此時好端端的站在門口,唐小杰張大了嘴。

              “難道真有金蟬脫殼之術?”唐小杰不自覺的念叨著。

              就在他們心驚之時,曼陀羅一甩手,手中出面了一條長長的鋸齒長劍,在曼陀羅四周纏繞,隨即向羅凡的手心攻擊過來。

              也就是這一霎那,曼陀羅手中的鞭刺像蛇一樣,向這里歪歪扭扭的攻過來。

              羅凡短暫的失神之后,馬上就恢復了過來,順手從老鷹堂口的人腰間抽出兩把匕首,快步向曼陀羅奔過去。

        http://www.kbg.tw/35/35218/222211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