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掌嬌 > 470 中毒

      470 中毒

              太子也不奇怪,只是抱著新安近到跟前,語氣關切地問:“父皇感覺如何?”

              新安公主與乾武帝不親,只是在太子懷里,沖著乾武帝喊了聲:“父皇,女兒餓了。”

              太子覷著乾武商精神還好,但就試探著問道:“父皇聽了多少?這事打算如何處置?還有……”

              他想說皇后的事,想了想,還是忍住了。就怕乾武帝這時身子不知如何,再氣個好歹出來。

              乾武帝沒有出聲,只是冷笑,也是想到了皇后。

              男人本就自私,都是覺得女人奉獻是應該的,即使要了她們的命,也不應有恨。而皇帝更是如此,乾武帝自然也是如此。

              乾武帝從不覺得自己有錯,他一肚子的委屈,若不是梁太后與梁家逼迫,他又如何會去算計皇后?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他難道不心疼?

              再說了,雖然說皇后沒生出兒子來,他不還是讓她生了兩個女兒?

              乾武帝卻沒有想一想,當初他為何不與皇后直接說,或許皇后會站在他這邊呢?皇后又不是傻,梁太后再是她姑姑,可皇帝卻是她丈夫。

              若是將來生下兒子來,那江山很大可能就是她兒子的。

              女人除非傻了,若不然哪會只看重娘家與姑姑,不看重自己兒子的道理?

              可乾武帝不信她,更是想都沒想過用恩情拉攏于她,只想到了離間計。皇后的一顆少女心,便就在這冰冷的離間計里死了,然后在心墳之中開出一朵復仇之花。

              皇后遲遲沒有回來,新安公主開始不老實起來,哼哼唧唧地喊著要找母后。

              太子只得好言寬慰她說:“皇妹乖,母后去給你催吃食去了,你不是餓了?怎么,找母后,不打算吃飯了?”

              乾武帝才中了毒,此時后宮御膳房那里是不能用了。所以早飯遲遲沒有送過來。

              新安公主一聽吃的,肚子就一陣咕嚕嚕地叫,說:“那好吧,我還是餓。”

              太子笑著摸了摸親安公主的頭,知皇后現在是誰也不信,所以也不嫌累,一直親自抱著。

              一直郁郁不快的乾武帝,終于開口,回答了太子先前的話說:“朕差不多全都聽了,沒想到卻是真的。”

              太子聽出,乾武帝這話指的是他非梁太后所出的事,小心地問:“父皇準備如何處置?”

              每一任非皇后所生的皇子登基,都會追封自己的生母為太后。但就像梁太后所說那樣,乾武帝生母是誰,皇家宗牒早已經記下,卻不是胡亂改的。

              除非尋到證據,反正梁家已經是要倒了,若再加上換子之事,那不正正好讓梁家就此覆滅。

              乾武帝想著梁太后想用他的命,去換逸親王與整個梁家,冷笑著又說:“她想得倒美,朕就不信,這世上就沒有配得出那藥來的。”

              皇后進來,瞅著乾武帝醒了,也不奇怪,面色平靜地遞出手里的東西說:“里面還有三丸,應該是陛下接下來三個月的。”

              太子將新安公主遞還給皇后,接過那瓷瓶,說:“兒臣拿了一丸去璉王叔府上,讓神醫看看,能不能制出來,可否?”

              新安公主見皇后來了,仍是沒有吃得,便就大叫了起來,眼看著就哭了。

              正鬧著的時候,一月上前報說:“啟稟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新自帶著人,送早飯來了。”

              乾武帝聽了,十分高興,覺得魏芳凝身為太子妃,還算合格。

              可太子就不高興起來,轉身便就出去,外間上的太醫早就讓皇后給攆到別間去了,出了殿門,就見魏芳凝圓圓地打門上往里走。

              太子迎了上去,扶住她說:“我不是讓你老實在東宮里等著?怎么就這么跑出來了,萬一哪里藏著人怎么辦?你身子又重,現在越發笨了。”

              魏芳凝笑,看著太子一夜未睡,雖然精神還好,眼睛也亮著,但到底整個人憔悴不少,一慣梳得整齊的頭發,也亂了許多。

              愛惜地摸了摸太子的臉,魏芳凝笑說:“我打聽著說沒事了才出來的,就是有那么一兩個漏網之魚,輕風她們又不是吃素的,哪就好么容易有事,我又不是紙糊的。”

              太子一慣拿魏芳凝沒轍,也只得問:“你吃過了沒有?”

              魏芳凝笑說:“吃過了,就知道你會問,我吃了才給你們送來的,不會生氣吧。”

              太子這才露出滿意地笑來,小心地扶著魏芳凝往里面走,陳忠并幾個小內侍已經擺好了碗筷。

              自然是侍候著乾武帝先吃,皇后打發了宮女侍候著,而她則是盛了飯菜,慢慢地喂新安公主,自己并不吃。

              乾武帝瞅著皇后半晌,終說道:“皇后也一起吃吧。”

              紅芍紫菊連忙上前去接皇后手里的碗筷說:“奴婢們是太子妃跟前的,公主殿下就由奴婢們侍候吧。”

              皇后瞅著她們,知道是跟著魏芳凝的,也放心。將碗筷給了她們,說:“仔細些,新安性子急,吃東西也急,別噎著她。”

              魏芳凝進來,給乾武帝和皇后行禮,由于身子重,只行了個屈膝禮,說:“妾參見父皇、母后。”

              乾武帝與皇后也有許多時候沒見過魏芳凝,此時冷不丁見了,就覺得魏芳凝胖了有一圈。四個月雖然說還未十分顯出肚子來,可腰上卻已經是粗了一圈。

              再加上魏芳凝反應并不厲害不說,還吃啥都香,所以說自懷孕以后,不單沒因此苦孕,反倒是多了個口福。

              送過早飯,也見著太子好好的,魏芳凝聽太子的話,便就回東宮去了。

              而太子雖然一個晚上沒睡,卻也不能休息。現在乾武帝醒了,要處理的事情很多。一眾人等,太子也都是讓人將他們圍了,太子卻是一個都未曾發落。

              皇后抱著新安,想來想去,卻是去了東宮里頭。她是誰都不管的,現在滿心滿眼,也就是怕新安出事。

              乾武帝的毒雖然暫時解了,但到底昨晚上還是受了創,他身子最近又一直不大好,年紀大了,傷了元氣不好恢復,所以此時一直懨懨的。

        http://www.kbg.tw/34/34189/222202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