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唯一法神 > 第一千一百〇三章. 乐羊势

      第一千一百〇三章. 乐羊势

              他后悔啊,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狗眼,将这么好的苗子拱手推入除夕的漫天大雪之中?他后悔,因为他明白,银尘从来么有真正加入过任何一个神功?#25490;桑?#20182;那不会神功的破烂身体也承受不了什么惊才绝艳的武学,因此他的一切成就都靠着自己,无论他是在荒郊野外还是在天行武馆里呆十年,最终的成就都和如今没区别,都是可以站在高高的城头上抬手就把攻城大军给灭了。

              “这样的人,若是留在武馆里,我们能沦落到今天吗!千里幻形有什么了不起的?够人家一招禁咒打得吗?”

              他后面那句低喃将张九儿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了,聪明的张九儿知道,此时说什么老头子都听不进去。

              雅间里的气氛凝重起来,比楼下热烈而诡异的气氛更加诡异,深暗得如同无间血狱。张老头愁闷的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酒,一杯苦酒,然后狠狠用手一捏杯子,黑色的如毒的药酒里面漂浮起一层碎冰。张九儿知道,这样以来,药酒只怕比平常时候更苦。

              张老头如今也有一点修为了,培元十三重,也算是个上进的人,当然想要上进,付出额外的代价在所难免,就比如这毒药也似的苦涩药酒,不喝这个,张老头连培元一重的修为都不会有,在如今凶险难测的江湖上还怎么带队行镖呢?就是靠着这点修为,张老头明显感觉到有人进来了,半眯着醉眼抬头,首先看到的是天行武馆的标志性青色长袍,便不在意地挥挥手,道:“你刚上来,知道下面的情况如何?”

              “机会来了!”张九儿精神一振,立刻将自己的所见和想法都说了一遍,末了着重强调:“老头子,大堂里坐着的那些个叫花子,小商人,只怕个个都不好惹吧……”

              “草木皆兵!连点定力都没有!”张老头刚刚正在幻想着银尘,一抬眼见了张九儿,将回忆中的银尘和眼前这个张九儿比较起来,这一比较?#25512;?#19981;打一处来了,张口便厉喝一声。等他看着张九儿的脸都快绿了,才狠狠地从鼻腔里挤出一声冷哼,算是消了气,用很慢很懒散的声音道:“千里幻形这潭水深着呢……他们虽然是个江湖?#25490;桑?#20294;?#19981;?#26412;上属于?#31508;?#34892;一类了,擅长伪装刺杀,窃取情报,这次他们冲咱们来,想来也是受人所雇,指不定背后还站着什么老东西……你真以为?#30606;?#36825;边,和咱们潘洋城里一亩三分地儿一样吗?就小猫两三只?”

              “那我们……”

              “定力!”张老头气?#20204;?#26700;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鬼东西?你能想到的,老爷能不知道?先不说咱们天行武馆从来也不是吓大的!老爷手里的?#23478;?#28145;厚着呢!就说这次,为了这镖,朝廷可没有少费心思,也是出人出东西的!一个化气十重还是十三重的?#19968;?#23601;把你吓住了?你也不看看除了那碗丐牛德福,大堂里面能有第二个化气境界的人?”

              老头子说完,忽然也不知道胃里面哪条馋虫发了疯,就觉得一阵十分难受的空腹感传来,他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直接抄起桌上的乌木筷子就夹起一片冷酱的牛肉。

              “来来来!先吃先吃!”他?#27721;?#30528;,众?#33618;?#36731;镖师纷纷拿起酒盅,倒上?#22478;?#30340;甜酒,给老头子敬酒起来,雅间里面一时气?#24352;推?#26469;,如同窗外明?#20301;?#30340;阳光,然而坐在侧座上的张九儿,内心之中的?#24535;?#22914;同旋转着的黑洞一样慢慢扩大,要将他的五脏六腑一起吞没,他忽然觉?#20040;?#26102;此刻像冬天一样冷。

              【与此同时】

              盾天城里,有一个相?#26412;?#22791;威望的经商家族被称为乐氏,虽然这家的主人?#20658;?#24555;一百年他们“复姓乐羊”但是全天下的人,无论是他们的客户他们的皇帝还是他们的“上帝”都为了?#25380;?#20415;叫他们“乐家”,甚至以讹传讹成了“月家”,久而久之,在全天下的悠悠众口之下狼狈败退的乐羊家族,也?#33618;?#40664;默地在自家大宅的门楼上挂上低调的“乐庄”牌匾,哪怕这家人的大公子任何时候都自称“乐羊领航”,也依然被称作“月家少爷”甚至“月领航”……

              而如今,这个和天下人的?#36947;烈?#24895;作对了近百年的家族,却成了盾天府中最为显赫的家族,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那奢靡豪华又防备森严的庄园里,住进了一位(应该是)全天下最为尊贵的客人,这位客人尊贵到什么?#28525;齲?#20048;羊家族的现任族长,堂堂盾天首富乐羊温,心?#26159;?#24895;为这位客人做书童!

              此时此刻,太阳刚刚偏了西,刚好就是寻常人士用过午饭,寻常?#29436;?#21363;将砍去脑袋的午时三刻,生得眉清目秀?#21482;⒈承?#33136;的族长兼大商人乐羊温,正?#30606;?#27605;敬地跪着,捧着几卷厚重如砖的书,这书并非什么生涩难懂的科学巨著,或者读了就让人沉迷的文学名篇,而是类似于“风源大陆版《?#25163;?#36890;鉴》”的奇书《千年国事》中的几卷,《千年国事》这部上万卷的超巨型丛书,作者并非什么盯着“文正”名号的铁笔杆子作家,或者什么领域的泰山北斗,而是许多人,许多署名“御史”的人,这些人在千年来的文明历史中默默无名,却也可以称得上惊天动地,因为他们这群注定位低权重,腰杆子必须硬过笔杆子的?#19968;錚?#30828;生生在cilabas的全球监视?#20302;?#30340;数据库之外,用墨水和丝绢建立起另外一套属于315号文明的数据库,这便是足以超越?#30446;?#20840;书的《千年国事》。《千年国事》这部书,成书不受任何帝王朝代的干?#29275;?#24403;权者?#33618;?#32763;越前朝部分,而每个朝代,每个帝皇,都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如何困难都要坚持让御史们将书?#32874;?#21435;,写到永远,正如《千年国事》第一卷扉页上的那句宿命预言一样:序章起,文字始,卷册分,皇朝易,章节长,安乐业,全书完,天下亡!而此时乐羊温手里捧着的,便是“兴隆三十四年卷”,“法烨十年卷”和“朱寒元年卷”这些都是?#31363;?#25968;百年前的?#25215;?#20107;情的古书,古书的册页之中,?#24615;?#30528;同样质地的黄绢,算是书签,书签上写的东西,多半就是读书笔记了,这些笔记最后也得乐羊温亲自抄?#32874;?#26469;,交给起居舍人编入起居注,最后这些起居注也可能变成《千年国事》中的几句?#21834;?

              乐羊温跪着的地方,是曾经他的小妾们无数次用嘴舔过的地方,就是他自个儿的华丽大书房门前的地板,?#24378;?#26159;黄花梨木的地板,特别彰显这位富得流油的顶戴商人的身份的地板,这种在寻常大户人家里足可以当餐桌的木料,在盛行奢靡之风的魔道官商眼里,不过是可以随便踩的地板而已。

              此时他跪在门口,甚至没有任何资格进入那曾经只属于他的大书房,那书房里摆满了他从各处巧取豪夺来的珍奇玩物,真正的书倒没太多,毕竟乐羊温并?#24187;?#20449;腐儒学说,也没有成为翰林?#20309;?#35946;的才华,大多数时候,他都觉得神功比书本有用得多。

              不过显然,此时霸占这里的乐庄“客人”一点儿不这么认为,他下令在比较空的书架上摆满了书,而?#21307;?#37027;一屋子古玩也?#32439;?#20102;,客?#25512;?#27668;地堆放进乐庄防卫森严的仓库,并在原来的架子上摆上了他自己?#19981;?#30340;,更加奢靡无边的珍玩。

              那珠光宝气,将原本?#34892;?#38452;暗白天都要点蜡烛的宽广书?#31354;?#24471;透亮,连蜡烛都省了。不过那住进乐庄的客人毛病很多,在满屋子宝物灵光中间,在那张做工极端复杂而考究的金银双线十字交叉纹大圣芬芳普陀鹅耳枥木的书案上,依旧点上一支造型寒酸的普通?#20599;疲?#31616;洁单纯的黄光在满屋子各色灵光之中,开辟出一圈干净而安静的天地。那片小天地中间,就坐着那“至少是全国最尊贵”的人。

              纳诺未来此?#26412;?#20239;在书案旁,一边阅读着从潘兴,从应天府,从千里之外的凤凰城源源不断汇集而来的“邸报”,一边还要三个军机大臣帮忙,翻越随身携带着的《千年国事》的抄本,从短拳千年的血腥历史之中,寻找问题的答?#28014;?

              可怜的影子大帝纳诺未来,其实一直以来也?#33618;?#20570;一片影子,他虽然也是个雄心勃勃之辈,奈何是猪圈里头的狮子,空有一身才学,却无得力手下,他任命的文武百官,武将们都还可以,大体上能有帝厉摩罗的水平,文臣却是十分不?#20658;耍?#38500;了奴化教育之外,就只会贪污腐败,横征暴敛,厉害点的可以加上内斗一项,这些文臣只会搞人,不会做事,因此全国各地出了任何比较大的问题,都得上报到纳诺未来这里,让他亲自想办法,于是便出?#33267;?#19968;?#29615;?#24120;勤政的建州皇帝和他的军机大臣们一起翻书找答案的情境。纳诺未来推门登台之后,迷信古人,迷信腐儒学说,认为历史从来不会向前发展,只是一个又一个王朝的轮回,因此一切问题,都是已经发生过的问题,比照古人的经验?#33108;郟?#20415;一定能解决得得心应手,当然事实也?#23433;?#19981;多”如他想象的一样,靠着从古人那里要解决方?#31119;?#32435;诺未来居然真的将一个庞大无比的国家管理住了,“管理好了”,从去年秋冬?#25964;?#20301;?#23835;?#24046;点杀掉李玄启直到如今,他的帝国至少在内政方面还没有出过问题——

              他并不知道,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许许多多看起来无关痛痒,实际上非常致命的问题,都被他的基层官员们瞒报了,而这些问题堆积起来,几乎可以想象到“楚人一炬,可怜?#38599;痢?#30340;后果。

              纳诺未来在正午之前半个时辰就用了午间御?#29275;?#36825;是他的习惯,上午早点吃,腾出一个长长的下午来批阅奏折,也就是通过写字来处理整个国家的政务。纳诺未来虽然勤政,但大半年下来,他对早朝越来越敷衍越来越?#29384;?#32784;心,主要是因为早朝之上,文武百官很难真正解决什么问题。这样一来,一个独断专行又勤勤恳恳为国操劳到令人感动的君王形象,就在大半年的君王耦?#29616;行?#25104;了。

              臣子是比奴才都低一等的存在,因此无权跪在书房里,更没有权利在帝王面前长时间站着或者坐着,乐羊温此时?#33618;?#36330;在门口,尽心竭力地忍受膝盖上传来的酸痛的同时,偶尔抬起头?#25226;?#19968;下那越发显出威仪的主子。“这书房……皇上用着才般配啊!难怪我这么多年坐在里面,总觉得少?#35828;?#20160;么……”他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常年养尊处?#29275;?#39056;指气使的他又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和痛苦呢?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贵跪过一个时辰了?不,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乐羊家的少爷,一生中大概只需要跪祖坟吧。他一边心里想着各种安慰自己,说服自己的念头,一边感觉到从骨髓的缝隙里涌动出来的那股真切的屈辱与不甘。这种屈辱与不?#21490;?#20315;蚂蚁一样在关节缝隙里钻来钻去,搞得他浑身刺痒无比,酸痛的膝盖也愈发不堪起来,如同起义的暴民。乐羊温的?#25104;?#33510;下来,他感觉到心中正在滚雪球一样滚动起一股越来越难以?#31181;?#30340;?#21507;輳?#36825;股?#21507;?#20960;乎要让他的身体左右摇摆起来,被那三个作为阉人的军机大?#25380;?#29616;“行为不端,跪姿不敬”而招来棍棒伺候。

              乐羊温咬紧牙关,以一个商人最极限的持仓的忍耐力对抗着心中的?#21507;?#24863;,那股?#21507;?#24863;如同他面对巨额亏损时的愁闷,但又?#34892;?#20687;他收到江湖豪客寄来恐吓信扬言要刺杀她的寝食难安……?#26263;?#31561;!”乐羊温突然沉静下来,浑身的汗毛倒立起来,活像一只炸毛的猫,他似乎明白了,这种跪了一个时辰才出现的?#21507;?#26159;因为——

              书房里满屋子的宝器珠光之中,忽然混进来一道影子,一道模糊的,暗?#33080;?#30340;色彩,尽管这不是形容银色的修辞,但书房里此时的情形给乐羊温的感觉就是如此。

        http://www.kbg.tw/3/3512/22220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