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495章 殉爆

      第495章 殉爆

              第四九五章殉爆

              张晨枫再次举起望远镜。

              城头上,数团红光爆起,被掀上半空的残肢断躯和土块碎瓦正烟花般漫天散落……

              弹着点略有偏差,用不着张晨枫令,观察手很快修正了参数。

              一炮手们迅调整了射击诸元,6续举起了右手,张晨枫猛一挥手,大声下令?#39608;?#21508;炮准备,三齐射,放!”

              “嗵!嗵!嗵!”

              “嗵!嗵!嗵!”

              ……

              迫击炮急促的击声清脆悦耳。

              “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不断从城头传来,?#36824;山右还?#30340;烟火腾空而起……

              “轰……咔啦啦……”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般的爆响传来。

              张晨枫举着望远镜的双手微微一颤,镜头中,那小小的城门楼子,几乎整个被掀上了半空……

              这是……火药桶殉爆了?

              剧烈而连续的爆炸声中,不但城楼没了,整座土城墙都被炸塌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雨点般的碎石残砖不断往下掉……

              “航向35o,航一节,前进!”

              张晨枫放下望远镜,出?#35828;?命令,“放小艇,三连一排,准备登6!”

              ……

              攻?#30053;?#26799;关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实际上,当骑兵团一营三连一排的战士们爬上河岸,全冲向土城时,近三百个守城士卒已经所剩无几。

              在剧烈的爆炸中,范师载瞬间被吞没,落了个死无全尸,连同城头的那几十个炮手,不是被掀上了天,便是被垮塌的城楼活埋了。

              幸存的,大多是畏缩在其余几座土城中,奉命反击明贼登6的火铳手和刀牌手。

              开花弹爆起的时候,他们本就吓?#27809;?#39134;魄散,有的干脆吓尿了,剧烈的殉爆过后,只要还全手全脚的,都晕头晕脑地撒丫子?#22242;堋?

              是以,几乎一枪未放,一排战士们端着刺刀冲进去一看,能跑的都跑了,剩下的,全是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气的了……

              ……

              前锋舰队突破云梯关的防御,出现在安东城外的河面上的时候,清军的水师船队就彻底崩溃了。

              “钦州号”的舰炮刚刚开始轰鸣,场面便已极?#28982;?#20081;,数十条水师船一哄而散,争?#28982;?#21521;岸边。

              还没等靠岸,船上的士卒便迫不及待地接连跳入了河中,四散逃命而去……

              陈锦属下的官员幕僚们,数个时辰前还都兴高采烈的,满?#26197;?#28779;攻船队旗开得胜,一场大胜十拿九稳。

              ?#22303;?#38472;锦自己,虽说将信将疑,可在一片恭维声中,渐渐的也一扫忐忑情绪,做起了白日梦来。

              凭心而论,陈锦比任何人都渴望,真的迎来一场火烧赤壁那样的大捷,不说将这伙明贼全灭,至少?#37319;?#24471;他们人仰马翻,狼狈逃窜。

              当然,若是能多少俘获几条炮船残骸,割回一批级来,自然是极好的。

              果真那样的话,他这个戴罪之臣,不仅之前的罪责得以全免,说不定年轻的皇上龙颜大悦,一纸升迁令来,将他这个当代周瑜火调回京城……

              没想到,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一顿午膳才刚刚用完,噩耗便接二连三的传来——

              “火攻船队全军覆灭,明贼炮船正炮轰云梯关……”

              “云梯关陷落,明贼水师正向上游杀来……”

              “明贼兵临城下,水师营列阵迎战……”

              紧急塘报飞至沓来,陈锦极度失望之余,倒是恢复了清醒。

              鉴于浙江的教训,对这个预料中的局面,他自然早有准备。

              水战刚刚开始,他便?#34987;?#31435;断,带着一干幕僚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望海楼,骑上早已备好的快马,由张天禄亲自率领的“漕标”亲兵们簇拥着,一路向北狂奔而去,没带走?#20976;?#20113;彩……

              至于水上安排的那一路“疑兵”——陈锦的“官船”,则在若干水师船只的护送下,?#29228;?#24908;张地逃往上游,直向府城方向驶去。

              自然的,逆水行舟是跑?#36824;?#26080;风自行的“钦州号”的,这一路固然全军覆没,倒是让陈锦一行也顺利脱身了。

              至于一众州县官员,有的随同陈锦逃之夭夭,?#34892;?#27809;资格跟从的,许是自感作恶太多,绝望之下,干脆在衙署自尽了事……

              城中一时无主,立刻陷入了混?#25671;?

              有几拨散兵游勇,?#27809;?#20249;同盗贼四处作乱,干起了杀人放火、打?#21307;?#33293;的勾当。

              张晨枫立刻命令部队入城,组成纠察队,维持城中秩序,救火缉盗……

              待到施琅率舰队主力,一路?#31456;?#20102;许多鞑子丢弃的战船,终于到达安东的时候,已是夕阳西斜,安东城内也已“全城平靖”,张晨枫已经在指挥部等候多时了……

              张晨枫的一营三连(欠一个排),带着三百民工,奉命入城驻防。

              这个连将在?#39034;?#26399;驻扎,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控制县城及其城厢一带,并与云梯关的那一个排遥相呼应,沿河巡防。

              这个连的主力驻扎地,却并未选择县衙,张晨枫将其设在?#22235;?#38376;外的水师营。

              尽管本城“投诚”的典史和缙绅们,已经?#37027;?#20182;们入城――有缙绅主动表示,愿意献出别?#28023;?#20316;为他的行辕……

              但是,张晨枫断然拒绝。

              他这么做,倒并不是非要拒绝糖衣炮弹的进攻——土改工作可?#36824;?#20182;管,只要有利于前线部队的军事行动,他并不介意利用一些可利用的资源。

              其实,他选择水师营作为驻地,是看中这里不仅离码头近,还有现成的营房,既免于扰民,也便于管理。

              他的骑兵团人数虽?#20976;?#22810;,却是?#20013;?#25163;下的头等主力,战士们个顶个,?#20976;?#30340;?#36828;?#27494;器,机枪?#25512;?#20987;炮也是顶格配备,战斗力极为强悍。

              自然的,这支部队的军纪,尤其对于军火物资的管理也严格到了极致——别说枪支、手雷,哪?#20081;凰?#20891;靴、一粒子弹都不得流失在外……

              事实上,仅从军服的配,就可以看出?#20013;?#30340;偏心——从今往后,只有他总部的?#31508;?#37096;队,才能全员配迷彩作训服,其余各师都只有穿自制军装的份,只有少数师属侦察兵,才能领到这种时空的军服……

              对于?#20013;?#36825;种明目张胆的偏袒,刘旭磊、夏博敏等人简?#31508;?#25954;怒不?#24050;?#21834;!

              ?#36824;?#20182;们转头一想也就想通了,都是?#25509;眩?#35841;也别眼红谁,要不然,凭什么自己都干上师长了,张晨枫和段大炮还只是个团长……

        http://www.kbg.tw/26/26277/2367938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