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第一百四十三章:?#19968;?#22969;妹来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19968;?#22969;妹来了!

              温思染变本加厉了:“十七,我体寒,榻上冷,你给我暖暖。”还是那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没?#35009;?#34880;色的脸,便显得更加脆弱。

              凤昭芷本就耐心不好,忍无可忍了:“温思染,你给我适可而止。”

              她脾气暴躁,又在军营里待惯了,即便心仪这小祖宗,也断断做不出相夫教子三从四德的样子。

              她这么一吼!

              温思染惊吓了一下,然后捂着心口,就拼命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得那是撕心裂肺啊,那是歇斯底里啊,小脸惨白惨白的,这阵势,吓坏凤昭芷了,哪里还有火气,赶忙将温思染扶起来,轻轻给他顺气。

              “你怎么了?#20426;?

              凤昭芷脸都白了。

              ?#31383;桑?#38712;王花还是心疼他的!

              温思染捂着嘴咳,嘴角越扬越高。

              ?#38712;?#21683;得这么厉害?#20426;?#20964;昭芷?#34892;?#25163;忙脚乱,很是心慌意乱,给他好一番顺气后,还是?#29615;?#24515;,“我去喊温军医过来。”

              温军医那个老古板,叫来就没准要穿帮了!

              温思染抓住凤昭芷,很坚决地说:“不用军医!”话说得中气十足,他立马又喘了两下,咳了两声,气虚声弱地说,“我就是心口疼,叫军医来?#35009;?#29992;,你帮我揉揉就好了。”

              江山易改禀?#38405;?#31227;,这厮真是?#31508;?#21051;刻都不忘耍流氓!还这么看似堂堂正正地耍流氓。

              凤昭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疼就?#19978;?#30561;觉,别废?#21834;!?

              虽语气不善,终归还是揉了揉他的?#32784;貳?

              温思染刚?#19978;拢?#31168;眉一拧:“许是毒气入体,我体寒,睡不暖。”

              说来说去,他就是不愿一个人睡冷被窝咯!

              “我让你的护卫过来。”凤昭芷耐着性子道。

              温思染面不改色:“他们四个都出去办事了。”说着抖了抖,往被子里缩着,一副气弱体寒冷得不行的样子。

              这就不好办了。

              凤昭芷站在床榻旁,不进,也不?#32781;?#25319;眉思索。

              屋顶上,金银财宝四只躺着,晒晒月光,听听风声,顺道尽忠职守?#25945;?#37329;主大人的近况和安危。

              不大一会儿,屋里传出来温小侯爷的声音:

              “十七。”

              “过来~”

              平时霸气满满的长公主殿下,就真的乖乖过去了。

              然后烛火灭了,又传来这样一番对话:

              “你再靠过来,我一脚踹你下去。”

              “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我体寒,睡不暖。”

              然后,没动静了。铁定没把温小侯爷踹下去,?#27490;?#20102;不大一会儿。

              “你手放在哪里?#20426;?

              “哦,这是你的腰吗?#20426;?

              “?#26131;?#21527;?#20426;?

              “十七,我伤口疼。”

              “咳咳咳……”

              ?#21834;?

              然后,就又偃旗息鼓了。

              “你再蹭,我扭断你的脖子!”

              “咳咳咳……咳咳咳……”

              “十七,我胸口疼,真的,火辣辣地疼,肯定是余毒又犯了。”

              ?#21834;?

              然后,长公主又安静了,肯定又被某奸商给糊弄了。

              趴在屋顶上的四只抬头望着月亮,数着星星,?#24213;排?#26262;的春风。

              金子咬牙,将嗓音压低:“太可耻了!”

              银子附议:“太卑鄙了!”

              元宝跟着附议:“登徒子!”

              财宝也附议:“不要脸!”

              金银财宝四人平日里绝不是那种?#19981;?#29190;粗口的人,实在是有人行经太小人了,他们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

              金子摇摇头,说:“要是被长公主知道侯爷骗他,会打残他吧。”

              银子想了想:“估计离打残也不远。”

              夜风袭来,元宝拢了拢?#36335;骸?#25105;们怎?#31383;歟俊?

              金子说:“侯爷说了,他养?#20284;?#38388;不准我们碍他好事。”

              为了?#29615;?#30861;温小侯爷使唤长公主,侯爷将大大小小?#21335;?#20154;侍卫都支开了,包括他们兄弟四人。

              是以,他们兄弟四人趴在屋顶上守夜,顺便听听墙根。

              又一阵夜风吹来,带了几分冷意。

              元宝抖了抖身上的肌肉:“可是要下雨了。”

              金子思忖良久,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们去喝花酒吧。”

              其他三只皆点头,附议!

              然后,金银财宝四人欢?#26029;?#21916;去了花楼,平日里寸步不离地保护温小祖宗的安危,都快忘了温柔乡的滋味了。

              这花酒,一喝便是一宿。

              次日,金银财宝四人喝花酒回来,才刚猫着步子走进院子里,就看见温侯爷扒在门口,大吼大?#26657;骸?#20320;们四个死去哪里了?#20426;?

              这小祖宗怎么下床了?

              金银财宝四人都是一脸懵逼。

              温思染很暴躁,小祖宗脾气上来,吆喝:?#21543;?#31163;职守,全?#38752;?#26376;俸!”

              金子一愣一愣,不知道啥情况,挠挠头,就装模作样地回:“侯爷您忘了,您?#24895;?#23646;下四人去办事了。”

              温思染暴跳如雷:“你们还不快来——”

              话还没说完,然后一声河东狮吼!

              “温思染!”

              然后,温小侯爷便被?#27809;?#38271;公主揪着耳朵拎进屋里去了,这是?#35009;?#24773;况?昨晚不是还恩恩爱爱吗?

              尔后,金银财宝四只才知晓,原是今早长公主为了答谢温军医给温思染治?#32781;?#20415;送去了一壶边关战士家里寄来的米酒,然后温军?#25945;?#26479;,早上空腹就喝了半壶酒,温军医酒量不佳,便醉了,是以,在药房碰到了去熬药的长公主,就拉着长公主一起‘话?#39029;!?#28982;后,就不小心说漏嘴了,说是温伯侯根本没有中毒,手上的箭伤也是小?#32781;?#26681;本不是?#35009;?#22823;事儿。

              长公主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被人这样耍着骗还是头一回,这下好了,温伯侯摊上大事了。

              屋里,传来长公主暴怒的?#21543;骸?#32769;娘今天不打残你,老娘就不姓凤!”

              温伯侯求?#27169;骸?#21313;七,我再也不敢了。”

              “你还敢躲,给老娘趴下!”

              “我再也不骗你了!我发?#27169; ?

              “趴下,手举起来。”

              应该是趴下了,温伯侯争取宽大处理:“你要是恼我可以打我,但别打脸,别揪耳朵,太伤自尊了。”

              说完,一声惨?#26657;骸?#21834;——”

              惊天动地,地动山摇。

              估计,长公主不仅打了脸,还揪了耳朵。

              屋里吵吵闹闹,屋外,金银财宝四人面面相觑,也是进退维?#21462;?

              元宝忠厚老实,善良体贴:“我们要不要进去拦?#20426;?

              银子摇头:“侯爷的功夫绝对不在我们之下,长公主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要是不想挨打,可以还手啊。”

              “那为何不还手?#20426;?#20803;宝不太懂,就猜测,“情趣?#20426;?

              侯爷不是时常把打是亲骂是疼挂在嘴边吗?是以在长公主面前扮猪吃老虎,装柔弱男子装了四年。

              金子说:“因为还手会被打得更厉害。”

              也是,?#36824;?#24590;么说,侯爷只要舍不得长公主,就算还手,?#19981;?#25384;打。

              果然——

              “你还敢抵抗?#20426;?

              凤昭芷一把拽住温思染的衣领:“活腻了吗?#20426;?

              “啊!”

              温思?#23601;春?#19968;声,然后?#38378;?#20846;兮地看着凤昭芷:“扯、扯到伤口了。”

              凤昭芷顿了一下。

              他立刻将受伤的右手臂抬起来:“我没骗你,真的,你看,都流血了。”

              包着绷带的手臂当真被血染红了。

              她分明避开了他的伤口的,松手,她长舒一口气后,对外面道:“去把温军医抓来。?#34987;?#22836;,狠狠睃了凤昭芷一眼,“等你好了,我再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温思染乖乖点头,给了点阳光,就立马灿烂了,伤疤没好就忘了疼:“十七,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凤昭芷一脚踢过去。

              “以后你怎么反骨我都容许,有两点你给我记住,一,不?#21152;?#33510;肉计,二,不准为了用苦肉计把自己弄伤。”凤昭芷神色严肃,是动真格的了。

              这一?#21361;?#22905;是真被他吓到了,否则依她的性格,怎会容忍他这样折腾她。

              温思染不敢嘻嘻哈哈,但有点小期待:“这是?#22812;?#21527;?#20426;?

              凤昭芷想了想,说:“是。”

              她从来都不是扭扭捏捏的人,既然确定了这辈子要跟他?#21335;?#21435;,便大大方方认了,?#36214;耄?#20182;是骗了她,但却也只有他?#33463;?#22905;,若非在意,又怎会上?#20445;?#33509;是换了旁人,即便真给她挡箭中毒,她也不会有半点以身相许这种恶俗?#21335;?#27861;。

              终归,她是看上他了,四年前就看上他了。

              温思染笑了,走过去,抬起受伤的手臂将她抱进怀里。

              凤昭芷还没消气,抬手就要揍他,他截住她的手腕,精致的?#25104;细?#20986;明媚的笑:“等我亲完再打。”

              说完,他一只手托着她?#21335;?#24052;,俯身便吻住了她的唇。

              凤昭芷愣了一下,然后便毫不忸怩地抱住温思染的腰,?#36276;?#22068;,回应他唇齿间的动作。

              两人正亲昵着,有人没有眼力见儿,就那么闯进来了。

              “长公主,凉都来报——”

              梁副将抬头便瞧见亲热得难舍难分的两人,尴尬地站在那里,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凤昭芷毫不犹豫就把温思?#23601;?#24320;了:“说。”

              温思染前一秒还一脸春心荡漾的脸,下一秒立刻黑了,他不敢对凤昭芷表示不满,便死死瞪那梁副将,恨不得在他身上剜出几个洞来。

              梁副将赶紧低头,不敢看温伯侯一眼,声颤:“十、十六爷召长公主速回凉都。”哆哆嗦嗦将凉都的信笺递上,然后赶紧闪人。

              温思染很不满:“何事非要你回去?#20426;?

              “萧景姒撂摊子去了西陵,敏王抓着她畏罪潜逃的罪名趁势夺权,晋王与?#19968;市?#21508;为一派,朝政大乱。”凤昭芷将手里的信纸叠拢,笑了,“最关键的是,?#19968;?#23234;?#21507;?#20102;。”

              别?#35828;南?#22919;?#21507;校?#28201;思染并不觉得和自家霸王花有关。

              他问:“所以?#20426;?

              “?#24066;终儻一?#21435;拨乱反正,他要陪?#19968;?#23234;养胎。”

              温思染:?#21834;?

              萧景姒畏罪潜逃,直接去了西陵,这素来不问政事的怡亲王十六爷插手了,不用想都知道,他是替萧景姒看着。

              ?#36824;?#21448;是一个女人至上的?#19968;鎩?

              温思染不忍埋汰了几句:“苏云亭被擒了,凤知昰肯定狗急了跳墙,势必会?#26174;?#33831;景姒回京之前夺政,这时候他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你?#24066;?#20026;了美色独善其身,便让你去趟这趟浑水,委实不厚道!而且,有凤玉卿在,凤知昰要夺权谈何容易,凤玉卿那?#19968;?#24597;也是?#24187;?#33394;迷昏了头,对萧景姒不?#25199;?#24847;,有他在,哪里要你去拨乱反正。”说到此处,温思染眼珠子一转,便?#20934;?#20102;,“不如我给你想个金蝉脱壳之计?#20426;?

              凤昭芷挑挑眉:“说说看。”

              “我们?#19981;?#19968;个。”

              她嘴角一抽:“你说?#35009;矗俊?

              温思染说得有理有据,一副很有见地的样子,脸不红心不跳地胡扯:“你皇嫂不是?#21507;?#20102;吗?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也东施效颦怀一个,然后你就在兖州养胎,不理政事,让凤玉卿和凤知昰拼个你死?#19968;?#21435;。”

              这?#19968;錚还?#35828;?#35009;矗?#20182;都能九曲十?#36865;?#22320;绕到这不正经地事情上去。

              凤昭芷忍:“这就是你的金蝉脱壳之计?#20426;?

              他笑得犹如一朵迎春花:“是不是很完美?是不是很立竿见影?#20426;?

              她一脚过去:“滚!”

              ?#21834;?#26576;人灰头土脸,看来,要把凤十七拐回家,还长路漫漫。

              大凉三十年,四月底,国师大人畏罪潜逃,大凉朝野上下无人摄政,政党纷乱,凉都人心惶惶,天家各位王爷皆?#26469;?#27442;动,?#36234;?#29579;凤玉卿、敏王凤知昰、怡亲王凤朝九为首,各为一派,凉都朝堂呈三足鼎立之势。

              且说西陵,横空冒出来个三?#39318;櫻?#29420;得西陵帝恩宠,封了楚王,并将北部最好的封地赐给了三?#39318;?#26970;王。

              而这楚王的大名,西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39592;?#21335;王府的常山世子,竟是西陵帝的沧海遗珠?一时震惊西陵。

              坊间便迅速有人传起了当年火烧三?#39318;?#19968;事,当年的事,知情者几乎没有活口了,流言便越传越玄乎,甚至有人传三?#39318;?#26970;彧是妖孽转世。

              是不是妖孽,不得而知,只是楚彧的威名三国无人不知,西陵百官对其甚是忌惮,甚至原本一些太子党官?#20445;?#22240;着畏惧楚彧,便换了阵营,这西陵的江山,是太子探囊取物,还是三?#39318;?#21518;来居上,谁也不敢断论,只是隐隐觉着,这夺嫡之乱,一触即发。

              四月芳菲,东宫太子府的花,开得正艳。

              “太子妃娘娘。”

              侍女端了一?#25377;瑁?#36827;了观?#38712;啊?

              太子妃靳氏抬眼,懒懒地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嗯?#20426;?

              侍女茗玲给靳氏斟了一杯茶,递过去:“太子殿下方才又去太和殿了。”

              靳氏不言,挑了挑眉。

              茗玲瞧了瞧四周,并无他人,便小声道:“太子殿下日日都会去一趟太和殿见那萧姑娘,这狐媚子手段如此厉害,早晚有一天殿下会?#24187;?#20102;魂去,娘娘,我?#24378;?#22914;何是好?#20426;?

              几日过去了,那女子被太子殿下金屋藏娇在寝殿里,除了黄弭、绿榕两位?#23601;?#36148;身伺候着,任何人都不得见,便是前两日太子妃娘娘前去探望,也被拦在了殿外。

              靳氏抿了口茶:“太和殿里那位可不是一般的狐媚子,她啊,大有来头。”

              “殿下不是说是孤女吗?#20426;?

              “殿下将大凉的女国师带回了东宫,自然不能大张旗鼓。”

              “大凉的女国师?#20426;避?#29618;大惊,“那殿下为?#25105;?#23558;她带回西陵?#20426;?

              大凉那?#24908;?#22269;师,西陵也常有耳闻,说是年纪轻轻便权倾大凉,会预言,会执政,还能征善战,不仅大凉文武百官一个个对其俯首称臣,便是王室子弟也趋之若鹜,又生?#22969;裁潰?#30528;实是位红颜祸水。

              茗玲思索了许久:“娘娘,依奴婢看,殿下?#38405;?#22899;子上心得紧,若只是想利用她,又怎需如?#27515;?#24453;,殿下心怀天下,还?#28216;炊阅?#20010;女子如此特别过,便是前些日子浩浩?#21561;?#23094;回来的良?#22952;?#27663;?#35009;?#22914;此上心对待,看殿下此番的态度,怕是?#38405;?#22899;子动了别的心思。?#36991;?#29618;压低声音,凑在太子妃靳氏耳侧,道,“娘娘,此人留不得。”

              靳氏仍是一副从容?#20439;?#30340;神色:“那华凉国师是殿下?#20011;?#24515;思带回来的人儿,本宫可动不得手。”

              “那当如?#21361;俊?

              “去长陵殿请檀翎公主过来,本宫煮了一壶新茶,请公主来品茶。”

              午后,檀翎公主?#20040;?#22826;子寝殿。

              楚檀翎是太子的胞妹,是西陵唯一的公主,整个东宫,便也只有她敢硬?#21557;?#34913;的太和殿。

              黄弭与绿?#21734;?#20154;将其拦下,因顾忌这楚檀翎的身份,也不敢动手,只得挡在她面前:“公主,您不能进去。”

              楚檀翎身份尊贵,何曾有人?#36816;?#19981;敬过,性子便很是跋扈:“让开!”

              黄弭不让,道:“太子殿下有令,没有特许,谁都不能进去。”

              “本公主你也敢拦,滚开!”

              “公主!”

              楚檀翎直接大打出手,因皇后的母族是将门,楚檀翎早年学过几个月武,练了一身功夫,黄弭与绿?#21734;?#20154;虽武艺超?#28023;?#21364;也不敢伤着这位主子,是以,便让她堂而?#25163;?#22320;闯了进去。

              风风火火,甚至惊动了太和殿外的暗卫,而殿中的女子,正在用午膳,神色不变,气定神闲地抬头:“你是何人?#20426;?

              对方投来审视端详的目光,道:?#30116;?#32718;。”

              檀翎?

              苏云亭英雄?#35753;?#37027;一出戏里的美人,西陵太子的胞妹,檀翎公主。

              看来,来者不善啊。

              萧景姒放下筷子,舀了一小碟汤,动作慢条斯理,很是淡定从容地道:“我与檀翎公主素昧平生,不知有何贵干?#20426;?

              楚檀翎盯着她:“你是萧景姒?#20426;表?#20809;逼视,有火光四溅,她又问,“大?#21476;?#22269;师萧景姒?#20426;?

              萧景姒颔首:“是。”

              楚衡将她的身份秘而不宣,整个东宫?#35009;?#20960;人知道她是谁,而这楚檀翎却突然知晓,定是有人透露,?#24908;?#36825;檀翎公主是被?#35828;?#20102;枪使。

              “是你生擒了云亭?#20426;?

              楚檀翎的眼神,越发阴戾,想必是记?#23604;?#26223;姒擒了她的心上人。

              萧景姒落落大方地起身,道:“是,苏云亭是?#39029;?#36156;子,本国师自然不能容他。”

              “祸乱大凉还?#36824;唬?#22914;今还来?#28982;笪一市鄭?#26412;公主今日便要给你点教训!”

              话到此处,楚檀翎一脚便踢翻了桌子,直接朝萧景姒进攻。

              太子楚衡刚回东宫,便有侍卫来报。

              “太子殿下,檀翎公主去了太和殿。”

              楚衡?#25104;?#24494;变:“她去太和殿做?#35009;矗俊?

              侍卫回道:“公主殿下不知是从何处得知?#22235;?#20301;的身份,去教,教?#30340;?#20301;。”

              楚衡一听,朝服都来不及换,便往太和殿去了。

              一刻钟后,东宫?#21335;?#24687;便传去了三?#39318;?#26970;王府,来传消息的,自然是太子某位侧妃的新晋爱宠红兔子。

              楚彧气得撂了用膳的瓷碗:“我阿娆可有受?#32781;俊?

              ?#30333;勻幻揮小!?#33729;云说,“那楚檀翎?#36824;?#24072;大人给捆了,扔出了太和殿。”

              楚彧哼了一声,几分气恼,几分鄙?#27169;骸?#19981;知死活的?#19968;錚?#36824;想动我阿娆!”

              确实,就楚檀翎那点道行,还敢去国师大?#22235;?#37324;自寻死路,?#36824;?#20107;情怪了,菁云不解:“奇怪的是,那楚衡非但没有对国师大人怎样,还将自己的亲妹妹?#20826;?#20102;一顿。”

              莫不是楚衡?#31206;?#30475;上——

              “咣!”

              楚彧掀了桌,砸了一地瓷碗,弄得满地?#22681;澹?#25630;得一屋子下人战战兢兢。

              这就没错了,怕是那楚衡惦记上爷的女人了。

              菁云闭口不提楚衡,便问:“那楚檀翎,爷打算如何处置?#20426;?

              楚彧冷着一?#36276;?#33080;:“?#31383;?#23046;的意思。”

              ?#21834;?#22971;奴!

              夜里戌时,楚彧便去了太和殿,比往日早了一个时辰,殿中烛火昏昏暗暗,照?#24187;?#26970;彧眼?#23376;?#37057;寡欢的黯然。

              萧景姒一见楚彧,便问:“那良?#22952;?#27663;,菁云可有发现?#20426;?

              一开口,就问正事。

              这让楚彧原本便不太愉悦的?#37027;椋?#26356;惆怅了:“阿娆,是不是我天天来,你烦我了,你都不问我就?#20219;时?#20154;。”

              萧景姒哑口:?#21834;?

              见她不说话,楚彧眼里更忧郁了。

              嗯,楚彧今夜?#37027;?#19981;大好。萧景姒走过去,主动抱住他的腰:“是我不好,我下次注意。”

              楚彧相当好哄,萧景姒抱抱他,他便?#35009;?#27668;都没了,缠着她亲昵了会儿,?#34892;?#25285;忧地问他家阿娆:“阿娆,我这么黏人,等日子久了,你会不会厌我?#20426;?

              不错!还知道自?#21564;?#20154;,有自知之明。

              楚彧之所以会这么担惊受?#25314;?#37117;是因为菁华说,情人间,若是一方太黏人,会让人有负担,等日子久了,便没?#34892;?#40092;?#26657;?#20250;厌烦。

              ?#31508;?#26970;彧用杯子砸了菁华,说自己才不会失宠,可事实上,楚彧还是担心的,毕竟,他确实太黏人,一刻都离不开阿娆。

              萧景姒顿了一下:?#21834;?#35768;久,才摇头,“不会。”

              楚彧眼神一下子就暗了:“阿娆,你犹豫了。”他更怕失宠了……

              萧景姒哭笑不得:“我只是在想,妖族寿命长于人类,我若生老病死,你怎?#31383;歟俊?

              楚彧想也不想,很自然而然地说:“陪你死。”反正她活一天,他便活一天。

              他说得太理所当然,太毫不犹豫,萧景姒脸一沉:“这种话不要轻易说。”

              嗯,阿娆还是舍不得他,疼惜他的,他才不会失宠。

              楚彧?#37027;?#22909;了许多,抱着萧景姒,拂了拂她的发:“阿娆,你别胡思乱想,我没?#24515;?#20025;,与人类无异。”他怎会?#20154;?#22810;活一日,即便能,也不愿。

              萧景姒抬头,眼神专注极了:“那我呢?我不是有你的内丹吗??#19968;?#21644;妖族一样长寿吗?#20426;?

              这个?#20365;猓?#33831;景姒想过许多遍,似乎楚彧总是?#26691;?#36991;开这个话题,不愿意让她胡思乱想。

              毕竟,楚彧与北赢的妖不同,她也与普通的人也不同,菁华曾说,北赢?#28216;从心?#21482;妖敢将内丹予人,是以,有太多的变数,太多?#31895;?#30340;不确定。

              楚彧沉吟了很久,说:“若是你想,我可以让你一直这般容貌,一直一?#34987;?#19979;去。”

              萧景姒?#25104;?#24494;微苍白。

              果然,她的楚彧,是北赢的万妖之王,天赋异禀。

              菁华曾与萧景姒说过妖族之事,北赢万妖,若修得大妖,可存数百年,天赋异禀者,可修永生。

              只是,千千万万年,?#35009;?#26377;一只活过千年的妖,北赢史记中有记载,上古神兽四尾?#20146;?#26366;有后裔修得永生,却在伴侣死后的第六百年,长眠在了听茸境的雪山上。

              如今,北赢最是高龄的,便数存活了九百年的听茸妖尊了,不少为老不尊的大妖们私下里都在开注,想赌一赌这听茸妖尊能不?#33463;?#20102;千岁的大限。

              至于听茸妖尊有没有修得永生,这一?#31508;?#20010;谜。

              说到这便要插几句后话了。

              后来,多年后,妖王大人家的小公主?#19968;?#20844;主诞世了,闹得北赢鸡犬不宁,非要将自己嫁到听茸境的雪山上,还扬言要给听茸妖尊生一窝小凤凰。

              ?#31508;?#21548;茸妖尊老人家便问了她一个?#20365;猓骸?#20320;能陪我在这千年不沐的雪域里活多久?#20426;?

              ?#19968;?#20844;主?#31508;?#24456;信誓旦旦地说:“活到我死的那一天。”

              听茸妖尊听闻,笑了,又问:“那你死后呢?#20426;?

              死后呢?

              ?#19968;?#22969;妹是人,不似哥哥那般是白灵猫族,?#35009;?#26377;天赋异禀,人活一世,?#36824;?#21254;匆百年。

              那时,?#19968;?#25165;十四岁,听茸妖尊凤青却已经九百岁了。

              是以,她不知道如何作答。

              凤青问她:“是要我继续风雪为伴不知何年何月地活下去?#20426;?#20182;笑着,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还是要我像上古的四尾狼一般,长眠在这听茸境的雪山下。”

              后来,?#19968;?#20844;主留下了?#21648;瘢?#22238;了大阳宫,哭着?#36816;?#29238;亲母亲说:“就算痛死,我也要变成妖族。”

              “为?#21361;俊?#33831;景姒心疼她,自然心里是不愿她吃苦头。

              十四岁的小姑娘,却似看透了红尘似的,那样沧桑坚决地说:“我不愿意等我死后,凤青还一?#34987;?#30528;,他生得和爹爹一样招?#35828;?#35760;,千千万万年后,势必会有别人和我一样胆大包天觊觎他,我就算死了,都不愿意有别人染指他,却我也舍不得他像四尾狼一样,长眠在听茸境的雪山里永远都不睁开眼,听茸境的雪山下,太冷太冷了。”

              后来,?#19968;?#22969;妹为此受了很多罪,后来……

              这便都是后来,?#23545;?#20102;,总之,人妖殊途,这世道,妖的存在,本就不是人族的能力和认知所能承受的。

              所以,现在楚彧问她,要不要永生,在他会生老病死的前提下,要不要一人活着。

              萧景姒踮脚,亲了亲楚彧的唇:“若是没有尝过情滋味,无欲无求永生永世也?#36824;?#23572;尔,若是耗尽力气与性命地爱过,再要一人长长久久,便只会受尽折磨。”

              ------题外话------

              推荐花间妖新?#27169;?#38378;婚密令:军爷悠着点

              郁小糖说:嗯,我二十六了,可以?#21507;?#20102;!

              接着,?#24179;?#22478;三大?#26131;?#20043;首的阎家太子爷——?#32440;?#22312;酒店中被一女人奸淫三天三夜的流言就传遍了?#24179;?#22478;大街小巷。

              郁小糖,花瓶一个,还是镶钻雕花的顶级大花瓶,孤身一人,安于现状,绝口不提自己的家世。

              ?#32440;?#20891;爷一枚,?#24179;?#22478;只手遮天的?#33268;?#29579;,尊贵霸道,腹黑凌厉,雌性生物不得靠近?#30342;?#19968;?#20303;?

              *

              当烫金的红本本落在郁小糖手上的时候,郁小糖欲哭无泪,她只是想要一个娃娃,没想要男人的啊!

              “这位军爷,你果真没有认错人?#20426;?#37057;小糖心存?#30007;遙?#25343;着结婚证颤巍巍的问。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六百五十度的近视还不稀罕戴眼?#25285;俊?#38414;王冷笑,一脸的鄙视。

              ?#21834;?br />
        http://www.kbg.tw/11/11322/62843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竞彩足球总进球二串一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7星彩app 排球比分网捷报 香港免费六合图库大全下载 双色球17037期杀红球 中国体彩网手机版首页 广东11选5专家合买 高频彩山西11选5 香港赛马会足球直播 七乐彩12040开奖号码 浙江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组三预警 湖南快乐十分组选遗漏 大赢家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