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第四十五章:上一世结局

      第四十五章:上一世结局

              忽而,腰间一紧,她被抱住,一同滚下了石阶,耳边,有人在唤她:“阿娆……”

              她抬眸,看着他,一双凝墨的眸子,亮如星子,徐徐温柔。

              他轻唤她:“阿娆。”

              这世间,便只有一人会这样缱绻呢喃着她的闺字,如此如履薄冰,视如珍宝。

              是他来了,总是他,在她失措慌乱时,温柔以待。突然便红了眼眶,许是酒意上头,声音?#34892;?#39076;意,似乎委屈、害怕,她扯他的衣袖:“楚彧。”

              “嗯?”

              楚彧将她抱起来,藏进怀里,小心地拍着她的背。

              声音?#34892;?#21757;咽,萧景姒抓着楚彧的衣角,紧紧拽着:“楚彧,你来救我了是不是?”

              他用袖子,轻轻擦她额头上的汗:“嗯,我来救你。”

              两世浮华,恨过,怨过,弃过,得过,至尊至荣过,卑贱如泥过,而自始至终,他不曾变过,沧海桑田命格重蹈,楚彧还是楚彧,从不让她被抛下,不让她孤军奋战。

              萧景姒闭上眼,抱住他楚彧的手,将头枕在他手臂上,有泪滑下,无所畏惧,因为他在。

              “谁?!谁在那里?”

              “城门上是?#35009;?#20154;?”

              宫门之下,灯火通明,禁卫军举着火把靠近。

              萧景姒睁开眼,看着不远处凤?#36947;?#27753;汩流出的血,推了推楚彧,没有开口,她让他走。

              楚彧将她耳边的碎发拂到耳后,摇摇头:“阿娆,我不丢下你,绝不。”

              像执拗的孩子,倔强而决然。

              “楚彧。”

              他轻声地哄:“阿娆,你乖,听我的话好不好?”

              她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不要出声,也不要看。”他遮住她的眼睛,声音似蛊,惑人心神,?#38712;?#36825;睡一会儿,就一小会儿,我过会儿便来接你。”

              楚彧啊,会蛊惑人心。

              她闭上眼,睫翼在楚彧掌心微微颤动,他将她抱起来,放在避光的城墙角落后,解下衣衫,披在她身上。

              “等我来接你。”

              然后,他转身,走进了禁卫军的灯火里,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23567;?

              不知过了许久,她昏昏沉沉,似清醒,似?#35199;剩?#30452;到身体被摇晃,睁开了眼,来接她的人不是楚彧,是秦臻。

              楚彧没有来,她刚刚又做梦了,楚彧抱着他,在城墙下哭,她也在哭,从那么高的楼下跳下,不疼,因为,已亡人不是她。

              秦臻拂了拂她通红的脸,皱眉:?#38712;?#20040;喝了这么多酒?”

              萧景姒一把抓住他的手:“秦臻。”

              秦臻愣住:“嗯?”

              上一世,便是在这城门上,秦臻随着她跳了下去,用全身的力托住了她,百米城楼,他摔得尸骨无存,血溅了她一身,便是那日,楚彧?#36234;市?#32780;屠城大凉,杀人无数,也是那日,凤?#36947;?#23608;骨无存,被楚彧埋在了杏花林里。

              她捡回了一条命,全身筋骨断裂,却一息尚存,秦臻以命?#24187;?#22905;仍是没活过那年冬天,死在了西陵,楚彧身边。

              萧景姒张?#25243;歟?#21897;间酸涩,一个字也说?#24576;?#26469;,涨红了眼,一滴一滴泪落下来,滚烫滚烫的。

              这是秦臻第一次见她哭,第一次练剑受伤时她没哭,十二岁上战场时?#35009;?#21741;,即便是卫平侯去世时,她也不曾在他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秦臻拍拍她的头:?#38712;?#20040;哭了?是不是受了?#35009;?#22996;屈?”

              她不记得五岁前的记忆,外公在世前总说,生在文国公府是她不幸,而长在秦臻膝下,是她三世?#34892;摇?

              萧景姒红着眼:“秦臻,我刚才闯祸了。”

              秦臻失笑,重重擦她的眼泪:“哭?#35009;矗?#25105;在呢。”

              她哭得更厉害了,因为他还在,还没有摔成一滩她认不得的血水。

              楚彧入狱了,萧景姒半个时辰之后才得知,酒已醒,失魂落魄却清醒着,换下汗湿的衣衫,打灯去了东宫太子处。

              路遇晋王,兴许,凤玉卿已知晓她便是凶手,即便如此,萧景姒也无暇顾及了。

              东宫殿外,宫人来报。

              “皇后娘娘,国师大人来了。”

              宣明皇后苏氏?#25104;?#19981;是甚好,在寝殿外踱?#21073;?#27491;担心太子伤势,对其他?#23653;?#26377;耐心:“她来做?#35009;矗?#19981;见。”

              宫人正要禀报,虚弱的声音响起:“让她进来。”

              凤?#36947;?#35828;完,便剧烈地?#20154;裕?#27809;有伤及要害,确实伤了肺腑,虽不丧命,也不好受。

              皇后连忙走到?#35282;埃?#28966;急询问:“皇儿,你终于醒了,身子可好些?”想了想,苏皇后?#29615;?#24515;,“母后这便差人去国舅府请暮词过来。”

              凤?#36947;?#25670;手:“儿臣无碍。”扶着心口,调整了气息,道:“请国师大人进殿。”

              萧景姒入殿,隔着珠帘,她看不清殿内何况,想必凤?#36947;?#27515;不了,不?#36824;?#20013;早便大乱了。

              ?#19978;?#20102;,她难得任性?#25243;?#20102;一回,若是清醒,她怎会以暴制暴兵行险?#23567;?

              凤?#36947;?#36824;未开口,苏皇后便质问:“你来做?#35009;矗俊?

              这皇后苏氏,对这国师大人,敌意大过善意,?#26247;梗?#19981;是同一阵营。

              萧景姒不欲与其多言,看向凤?#36947;瘢骸?#22826;子殿下,与我做个交易如何?”

              凤?#36947;?#25260;头,灼目而视。

              这个女子,这个胆大肆意又极其聪慧的女子,她怎会坐以待?#23567;?

              “哦?”凤?#36947;?#27927;耳恭听。

              萧景姒笑,上前一步。

              此时,永延殿上,钦南王楚牧正振振有词:“无凭无证的,皇上,刺杀一说可不能就这样盖棺定论。”

              这话,怎地义愤填膺,丝毫没有顾忌帝君一分。

              这大凉官宦里头,也就只有楚家敢这么目无法纪,藐视皇威。

              顺帝沉着脸,将手里的奏章扔到一边:“御林军亲眼所见,钦南王倒是说说,怎就无凭无证?”

              楚牧大嗓门嚷嚷,十分愤慨:“谁亲眼看见我儿子亲手把刀子扎进太?#26377;?#21475;了?把那个兔崽子叫过来,?#23601;?#20498;要看看他眼睛有没有毛病。”

              这无?#25285;?#20853;痞!

              顺帝?#25104;?#21448;是一沉,难看至极:“宫门一里之外,御林军遍布,又岂是何人都能近太子的身,若非常山世子,还能是谁?”

              若非太子无恙,当真想给楚家点颜色?#39748;疲?#24179;日里动不得,这当口,楚?#19968;?#26159;这么嚣张。

              还有更嚣张的!

              楚?#28872;?#27491;言辞,反驳顺帝:“指不定就是太子多喝了几杯,自个儿摔的,我儿好心才上前帮衬,这才?#29615;?#21676;了一口,贼喊捉贼!”

              自个摔的?刚好扎心口?

              这都说的?#35009;?#28151;账话!

              顺帝一掌拍在龙?#30031;?#25163;上,怒目圆睁:“胡言乱语,不尊礼纪,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一国之君,楚牧,朕这永延殿可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撒野?楚牧被逗笑了,十分无辜:“皇上冤枉臣了,您可能没有见过臣撒野的样子。”

              ------题外话------

              本章关于上一世的事情,和前面的回忆是相呼应的,因为前世今生架构很大,容易漏细节,请美人们指出(指出bug,奖励多多)

              有妞说有地方?#21796;?#20195;清楚,请说出来是哪里,也许是我疏忽,也许是我埋的暗线,但别憋着,说出你们的疑问啊!

              最后一句,不要一味的吐槽,我玻璃心,最近被打击得很厉害,如果不爱我,我们分手,分家,分财产,你净身出户!

        http://www.kbg.tw/11/11322/62838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时时彩怎样倍投才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nba比分中文网 福彩3d断组超准技巧 七星彩今天打什么奖 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查询 香港赛马会四不像图片 六合彩今期报码 赌场如何换筹码 广东时时彩11选5玩法 广东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表 澳门哪个节目有透码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