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075:怀小凤凰了吗?(福利)

      075:怀小凤凰了吗?(福利)

              “亲了,摸了,摇了,荡了,滚了,好激荡哦~”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一室缱绻,温柔了冬日。

              太阳西落冬升,屋里淡淡情欲才散去。

              冬阳铺陈,落下零零落落的碎金,殿中青铜暖炉里薄烟袅袅,笼着一层朦朦胧胧的光影。

              榻上,小人儿钻在被?#26657;?#21482;露出半张精致的小脸,床幔曳动,漏进一缕暖辉,穿过紫苏纱帐,将淡淡的斑驳落在她?#25104;希?#20044;黑的发顶像刷了一层金色的小绒毛,浓密的长睫忽而抖动,颤一下,半圆的弧扇清影便动一下。

              她忽而在被子里拱了拱,缓缓,掀开卷翘的睫毛,眯着一条细缝瞧着,睡眼惺忪,眼?#32043;?#22105;了深秋的露珠,水润而晶亮。

              迷迷糊糊,她睡意未散,一个暗影便遮住了迎面的暖阳,唇被含住,鼻息间全是温热的梅花清香,耳边的声音像泉水拍打玉石。

              “桃花……”

              是青青啊。

              桃花眯着眼笑了,睡意缓缓散去,眉宇间便只留愉悦。

              唇还贴着,凤青轻轻咬了咬,用?#20146;?#36461;了蹭她鼻尖,他侧身,将她整个都罩在了怀里,只着了件素白的里衣,衣襟半敞,露出一对精致的锁骨。

              美人骨,在骨不在皮,世人大多眼孔浅笑,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她?#34892;遙?#37266;来睁眼便瞧见如此光景,只是,多瞧上两眼便会发现,?#30631;?#20142;的美人骨上,有一道浅浅的红痕。

              那是她昨夜情动时胡乱抓的……

              一幕幕旖旎突然撞进了脑?#26657;?#26691;花一张娇俏的脸红了个?#31119;?#22905;羞得埋头钻进枕头里,用?#20146;?#21448;拱又蹭,?#26070;?#39640;高扬起的弧度一直没有落下。

              好羞涩!

              好开心!

              睡到了!

              桃花内心那个激?#31383;。?#22475;头在枕头里,有点缺氧,用力地?#24148;?#21364;发现枕边全是凤青身上独有的梅花香。

              嗷呜!

              小姑娘可劲儿可劲儿往枕头里钻。

              凤青失笑,伸手将她捞起来,裹进怀里,亲了亲她不安分的小脑袋,嗓音温润,悦耳而清雅,低低地,在她耳边响着:“不用害羞,我们以后会经常做那样的事。”

              经常啊……

              桃花埋头在他怀里笑眯眯的,拱了拱,寝衣?#20976;?#36461;得乱糟糟的,头发也一窝乱,?#36824;?#22905;还是很开心,心情巨好。

              桃花羞羞涩涩?#33268;?#24576;期待地问:“青青,我?#20146;?#37324;会不会已经有了小凤凰?”

              说着,她一脸慈爱,用手在自己?#20146;?#19978;爱抚了几下,那动作慈母?#26757;?#33509;她?#30631;?#37324;现在就有了小凤凰。

              凤青抿嘴轻笑,拉过小姑娘的手,环在自己腰间。

              他说:“不会。”

              她惊奇,扑闪着大眼睛。

              凤青解释,轻声:“我没有全部进去。”

              “?”

              桃花懵,还有这种操作?

              她转念一想——

              ?#35009;矗?#27809;?#35828;梗?

              分明跟典藏版里一模一样啊,他?#24378;?#20102;,咬了,吸了,摇了,动了,荡了,还滚了,还……

              凤青用指腹轻轻戳了?#20102;?#30385;着的小眉头,轻斥:“以后不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桃花摸摸?#20146;印?

              二白说,那些都是人生导师啊,是通往幸福生活的?#24213;?#22823;道。

              凤青敲了敲她一?#25105;?#26179;的小脑袋,将她脑里那些花花心思都敲散,半是哄,半是惑:?#26263;?#25105;们成亲后,我会教你。”

              她看了不少典藏版,居然也未窥得真?#26657;?#36824;不如青青懂得透。

              最重要的是,?#35009;?#25165;叫全部进去?!

              桃花眨巴眼,一脸好奇:“青青,你是不是雏儿?”

              凤青:?#21834;?

              他刮了刮她秀气的?#20146;櫻?#32418;红的,他爱不释手,想亲。

              这?#23601;罰?#20998;明是一张白纸,羞怯却又大胆。

              凤青?#34892;?#22836;疼。

              她还不老实,眼珠子飞快地转,?#20013;?#21448;殷殷期盼地询问凤青:“你是不是看了更火热的典藏版了?”

              凤青:?#21834;?

              他眉心隐隐作痛,不知如何是好,将小姑娘蹭得滑落肩头的衣领给她穿回去,眼底也不知何时热了。

              小姑娘还不知道安分,钻在他怀?#26657;?#20843;爪鱼似的抱着他追着一直问。

              “鸣谷爷爷?#30340;?#27809;开过荤的。”

              “你佛经里藏了典藏版吗?嗯?嗯?”

              她苦恼又好奇的样子,像是叹了一口气:“你怎么好懂的样子?”

              凤青?#20976;?#38382;得没了法子,扶着她的腰,把她稍稍从怀里提出来几分,无奈地道:“医术里面有记载。”

              再任她这?#24202;?#19979;去,会出事。

              小姑娘完全是个不知道怕的,一?#26412;?#31070;抖擞的样子,激情澎湃地说:“青青,我们再来一次吧。”

              典藏版都是骗人的!没精髓!没重点!还是要实战!多多实战!

              桃花在心里狠狠嫉恨了?#29615;?#37027;些二白口中的人生导师与幸福的?#24213;?#22823;道。

              凤青?#20976;?#35805;,她便缠着他问:?#38712;?#19968;次好不好?好不好?”

              凤青往后退了退。

              他摇头,很?#32433;啵骸?#19981;?#23567;!?#21767;角抿了抿,嗓音很沉,耳尖也红了,他闷声说,?#38712;?#26469;一次我可能就会忍不住。”

              昨晚那番亲昵,太要命,从身体到灵魂都会跟着失陷,再来一次,他估计?#26757;瑁?#20307;内的那头兽、那只魔,都?#26757;琛?

              ?#24576;?#36807;,不知滋味,浅尝辄止之后,便是食髓知味,他知道,再碰,就是彻彻底底的沉沦。

              桃花是不太懂的,羞怯地含糊其辞:“那就、那就不忍啊。”

              凤青一本正经:?#30333;?#22825;你都疼哭了。”

              桃花:?#21834;?

              二?#33258;?#32463;教过她,说女子在床上时,不能太坚韧,娇娇弱弱得才惹人怜惜啊……

              二白和典藏版,都太不?#31185;?#20102;!

              桃花突然有点忧伤,有点失落。

              凤青哄着,在她鼻尖亲了亲,耐心极好地安抚:“你的妖骨还没有完全长合,等过些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

              因为怕她疼,所以克己复礼吗?

              桃花虽然也知道,她终归不是妖的身子,体弱多病了多年,娘亲也说不宜过早行儿女情事,而凤青千年?#24576;?#20854;滋味,也必然动辄汹涌。

              道理她都懂,只是,仍会失落,因为她那么欢喜,所?#22278;还?#19981;顾,可她的凤凰,?#27492;?#20046;都?#36745;?#20040;轻举妄动,昨夜那般混乱情动,她以为已经做到极致了,?#24202;?#24819;还能足?#24576;?#27814;。

              桃花怀疑,是不是她魅力?#36824;弧?

              “二白说,越是欢喜,越会情动。”她看着凤青的眼,除了?#34892;?#32418;,并无异常,她看了又看,?#24187;?#30333;,“青青,你怎么这么冷?#30149;!?

              冷?#39539;?#35753;他怀疑,是不是她?#36824;幻?#20154;。

              凤青突然低低地笑。

              “不冷?#30149;!?#20182;说。

              声音沉得?#34892;?#21713;,字音一落,他带着她的手,顺着腹部往下,突然覆住。

              他看着她的眼睛,眼底极力压下的情绪全部狂乱,声音撕破,带着点潮意,他说:“一碰你,它就会发疯。”

              掌心灼热,烫得桃花整个脑子都懵了,怔了许久,才笑了,怯怯地动了动手,说:“青青,二白说的对,你就是?#24187;?#39578;的凤凰。”

              凤青勾勾唇角,哄骗似的:“那只鸟有没有告诉你,这个时候要怎么做。”

              桃花一愣。

              随即,怂了!

              昨晚的场景又?#29615;?#28378;出来,她脑子?#34987;?#20687;烧起了一把火,反复煎熬她。

              小姑娘虽胆大,虽调皮,可到底未经人事,是只十足的纸老虎。

              凤青笑:“我告诉你。”他俯身,在她耳边,耳语了一句温柔的?#21834;?

              话落,她的手,?#20976;?#24102;着紧了紧……

              殿外,冬阳高升。

              已经是巳时了,某只兔子等得不?#22836;?#20102;,昨?#39038;?#20415;来过了,想看看他家胖花有没有被老凤凰狠狠地整治。

              毕竟,现场版都看了,要是梅花酥出去看现场版,他估计?#19981;?#19978;一波?#26355;ā?#19981;知道昨夜老凤凰?#38597;?#33457;扣在屋里做?#35009;矗?#20182;都喊破了喉咙都不鸟他。

              不行,等不及了,他要去看看胖花还健在不,起身,往昭明殿的寝殿去。

              突然,一把剑柄就挡住了他。

              花满怒目圆睁:“干?#35009;矗俊?

              眼前人左手拿剑,是梅花酥,挡在他面前,没有让开。

              她说:“你不可?#36234;?#21435;。”神色没?#35009;?#24773;绪,只是声音轻了?#24148;?#34917;充道,“凤青妖尊的命令。”

              被自?#22909;?#26377;过门?#21335;?#22919;用剑指着,花满觉得窝火得不得了,瞪她:“我都拦?”

              梅花?#21482;兀骸把?#23562;说,尤其是你。”

              尽会带坏公主,凤青妖尊这么说。

              她也觉得,是这个理。

              小兔子脾气不好,立马跳脚了,气得不行:“我是你相公,你听别人的不听我的!”

              梅花酥默了默,语气柔和了不少,态?#28909;?#20381;然坚决:“我是公主的护卫。”

              他吼:“你还是我媳妇呢!”

              她?#20976;?#35805;了,神色复杂得看他。

              “一句话,”不知道怎么回事,?#20146;?#37324;?#20843;?#27873;泡,十分不舒坦,花满把话放过去,“听我的还是听胖花那对狗男女的?”

              梅花酥只是沉吟了很短的时间,道:“听公主的。”

              “你——”花满气?#24148;?#33080;都憋红了,霸气侧漏地?#20976;?#34966;子,“梅花酥,小爷不想见到你了!绝交!”

              狠话放完,他扭头就走,背影特别得威风凛凛。

              “花满。”

              花满脚步一顿。

              嘿,见鬼了,怎么抬不起?#21767;牛?

              他就不扭头,听见后面那个粗哑的声音?#31245;都?#36817;,最后在他背后响着,一字一字,特别铿锵。

              “我入大阳宫那日发了誓言了,一日身为公主的护卫,便会一日遵从皇命,白灵猫族于我有知遇之恩,忠义绝不可违。我一步步走到今天,能与你比肩而立,能许你为妻,都是公主所赐,公主待我恩重如?#21073;?#20320;与她,若非要有轻重缓急之分,我会先于她。”

              花满肩膀抖了一下,脑袋一点一点扭回去,别扭又僵?#30149;?

              ?#32531;螅?#20182;转头就看见了她的眼睛,黑得跟?#35009;此?#30340;。

              她说,极其认真的口吻,像是承诺,字字铮铮:“待我嫁入你折耳兔族,我会辞官?#24230;危?#20043;后,?#36824;?#20219;何事,我都只听你一人的。”

              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这个?#19968;铮?#22909;会捏他的心肝。

              花满就觉得他心都软了,还很?#24148;?#38391;闷地转身过去:“你那么正经做?#35009;矗?#25105;,”他摸摸?#20146;櫻?#21035;别扭扭地不看她,“我又不是真怪你,就是虚张声势地唬唬你。”

              他就是任性,脾气大。

              谁让他当大佬这么多年不是,还能没点臭脾气。

              她低声地说:“我怕你生我的气。”

              眼神软软的,与方才那般决?#36824;?#26029;的样子天差地别。

              好像,她专注看他时,就会是这个样子,软得让人想戳,一点都没女将军的架势。

              花满原本那点酸泡泡哪里还有影子,扭扭捏捏地扯了扯她的袖子,说:“怕我生气你就哄我啊,我很好哄的,我跟桃花?#30475;?#21557;架,只要她先跟我?#19981;埃?#25105;就会原谅她了,绝交最长也就三天,你还是我媳妇,我肯定更好哄,我耍臭脾气的时候,你顺着我点哄我就会顺毛了,我们兔子都好哄的,而且哄好了又乖又听?#21834;!?#20182;嘚瑟了?#29615;?#23436;全忘了刚才是谁蛮不讲理地撒泼了,一?#34180;?#22825;下我最乖’的样子,很得意地说,“你看,我是只很大度的兔子,你捡到宝了知不知道?”

              梅花?#33267;?#39532;点头:“嗯。”

              是她捡到宝了。

              这只兔子虽然容易炸毛,可大度善良,拥有一颗妖族少见的赤子之心。

              花满得到了肯定赞扬,心情就好了,也?#36824;?#26691;花死活了,问他未来小媳妇:“你现在有没有?#30504;俊?

              梅花酥说:“公主和凤青妖尊在一起,我可以走动的。”

              他约她:“我们一起去河边刷马桶吧。”

              她开心地点头:“好。”

              嗯,真乖真听?#21834;?

              花满主动地牵了梅花酥的手,手牵手,一起去河边游走,顺便刷个马桶?#35009;?#30340;,也挺美。

              梅花酥有点愣神,看着被牵住的手,很快掌心便有汗,她往回抽了抽。

              花满用力拽住,这才摸到,她掌心全是茧,厚厚一层,指腹上、虎口上都是硬硬的,他只牵过桃花的手,以为所有女子的手都像桃花,又嫩?#21482;?#21407;来她不是。

              花满突然想起来赤练营的队长跟他说过,说梅花酥她一个女子,能成为赤练营里最杰出最年轻的女少将军,吃过的苦、染过的血,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原来,她不是生来的强者,是苦来的。

              ?#38712;?#20040;了?”她不动,小心地让他牵着,手木木的,也?#24576;?#22238;去了。

              可能胡思乱想多了,神志不清,花满没头没脑地说:“要不要亲一下?”?#21482;?#34503;添足地解释了一句,“我?#32999;?#35797;。”

              她默了一下,低头,轻声?#27490;荊骸?#22909;。”

              他?#39539;?#19979;头去,弯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两人都笑了。

              自这次观战草坪事件之后,桃花就?#36745;?#20040;跟花满出去野了,他?#35009;?#26102;间了,大婚将至,被家里看得紧紧的,沂水妖主似乎是想趁婚前这段时间,好生打磨打磨兔崽子的性子,让他着点调。

              ?#36824;?#20820;崽子是晚期,没得救。在大婚的前十天,还和张大蟹一起去炸了天河湖,说要把湖里的一只五百岁的老乌龟炸出来,?#36879;?#24352;大蟹的老爹过寿,结果,老乌龟没看到,整个天河湖的小鱼小虾全部都炸?#26757;?#30333;?#30631;?#20102;,虾族的妖主一状告到了小尊上那里。

              得,又?#26377;?#21313;年——刷马?#21834;?

              桃花嘲笑了他一天,两个人绝交了一天,就?#21482;?#27426;喜喜凑一堆斗蛐蛐了。

              日子过得也甚是滋润,桃花成日和凤青在一起,亲亲热热的,觉得岁月特别好!

              转眼,离花满大婚就只剩不到半个月。

              这日,鸣?#21364;?#21548;茸境跑了一趟大阳宫。

              ?#25226;?#23562;。”他特地挑小殿下不在的时候,?#24826;乱?#35828;。

              “嗯。”

              凤青低头应了一声,专心做皮影,最近桃花?#19981;?#19978;了皮影戏。

              鸣谷瞧了瞧殿外,没有?#24615;尤说齲?#25165;问:“您不回听茸境吗?”

              凤青淡淡道:“桃花在这,我?#29615;?#24515;。”

              “可花满公子大婚前夜,是二荀冬盛。”

              三年为冬,一年三荀,有九次冬盛,刚好,花满小公子大婚那日,便是极寒冬盛的日子。

              可妖尊他老人家半点回程的打算都没?#26657;?#40483;谷干着急着。

              凤青只道:“无碍,不会让桃花发现。”

              鸣谷哪里放心:“就怕万一。”

              大阳宫人多眼杂,不?#24525;?#33592;境清?#21804;?#21738;是?#35009;?#20462;养的地?#20581;?

              凤青抬眸,眸色深深,道:“我不守着她,我?#25165;?#19975;一。”

              寸步不离,生怕一点闪失,凤青他太战战兢兢。

              鸣谷无话可说了,只能盼?#21734;?#30427;那日能太太平平的。

              ------题外话------

              到底昨晚凤青和桃花具体做了?#35009;矗?#32676;里发福利,今天就发,老规矩,粗长大尺度兽血?#21009;冢?#32676;号昨天说了,需要验证,达到订阅要求就可以看,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肉。

        http://www.kbg.tw/11/11322/14351165.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彩票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湖南彩票资讯网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1 137六合彩码报 新疆风彩18选7走势图 山东11选5是怎么玩的 十一选五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福利彩票官网app下载专区 老快3开奖结果专家江苏 极速十一选五赔率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哪里查 软式排球 陕西快乐10分前二连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