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030:生凤凰的打开方式

      030:生凤凰的打开方式

              “晚月曾说,如若女色为陷,北赢一众男妖,能逃之者甚少,青青却不为所动。

              为?#35009;?#21602;?因为我?#36824;?#21069;凸后翘吗?

              二白,今后一个月菜品,请?#38405;?#29916;为主。”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他说,很温柔:“即便你?#26657;?#21448;如何呢,你是北赢的公主,是白灵猫族后裔,是我凤青的十七徒弟,任?#25105;?#20010;身份,都容许你无理取闹。”

              桃花笑了,眼眸亮如星辰。

              她摇头,仰着头眼角弯弯像一对半圆的月牙儿,笑着说:“我不会的,不会无理取闹,不会恃宠而骄,不会蛮横无理,也不会仗势欺人,我会做最好最好的人,做北赢第一棒的公主。”

              凤青揉揉她额前剪碎了的短发,很滑稽,确实格外顺眼。

              最好最好的人,北赢第一棒的公主啊,她已经是了,不是吗。

              明辨是非,善恶分明,她是个极好的姑娘。

              她踮起脚,明动的眸凑近凤青眼?#26063;?#23610;的地方,吴侬软语像个江南水乡轻扬的小调,她说:“?#24378;?#19981;可以看在我这么好的份上,别和霍狸姑姑一起弹古筝,青青,你和我弹好不好,虽然我弹得不好,?#35009;?#26377;天赋,可是我还是不想你跟别人弹。”

              原来,她听到了。

              凤青忍俊不禁:“我没有跟霍狸一起弹古筝。”

              桃花蹙眉,撅着嘴角道:“可我听到了。”

              语气,分明很恼,却还是小心翼翼,揣着她的小心思,将喜怒写进了眼里,叫人一眼便能瞧出来。

              凤青失笑:“是她弹的。”

              “不是合奏吗?#20426;?

              他摇头,语调轻快,耐着性子同她解释:“霍狸送了一把古筝当贺礼,方才是她在调音,我没有弹。”

              哼,那个铁兰,撒谎!

              是罪有应得。

              桃花想了想,便介怀了,也不生气了,问凤青:“青青,你很?#19981;?#21476;筝吗?#20426;?

              凤青道:“还好。”

              傻瓜,是你很?#19981;丁?

              她十岁那年,缠着他说起了古筝,兴头很起,小孩子碎碎念念说了一堆。

              “青青,晚月居然还会弹筝呢!可好听可好听了。”

              “可是桃花手笨,怎么学都学不会。”

              “青青,你去学好不好?然后弹给我听。”

              “青青……”

              都是童言无忌的话,那时候,她也还小,不知如今都是否还记得,只是凤青一直记着,将古筝弹得越发得心应手。

              凤青说:“晚膳过后,我弹给你听。”

              桃花连连点头,很开心:“好。”她眼珠子转啊转,小心思摆在眼里,“青青,能不能不用霍狸姑姑送的?#21069;眩俊?

              凤青笑着看她讨巧的模样。

              桃花不觉得自己是个小肚鸡肠的小姑娘,立马弥补道:“你若是?#19981;叮?#26691;花可?#36816;?#20320;更好的,大阳宫好多宝贝的,都可以给你。”小声地问,没有底气,“我们不要霍狸的好不好?#20426;?

              好吧,她有点借题发挥了。

              晚月说了,吃醋的女子都这样的,酸酸唧唧,可不是坏心眼儿。

              凤青依她:“好。”

              桃花笑吟吟,?#37027;?#22909;得想飞到月亮上去。

              回了听茸小筑时,天已经黑了,鸣谷与流零都在等凤青回去开席,二白饿得直敲象牙筷子。

              桃花不看二白幽怨的眼神,把她捏的长寿团子端上来给凤青先吃,好大一只,占了一整张桌子,还是鸣谷与流零两人一起抬上来的。

              凤青明显?#24576;?#23551;团子的体积给惊到了。

              桃花献宝似的给凤青挖了一大碗,双手递给他,然后直勾勾看着凤青吃,眼珠子眨都不眨一眼,用期待的小眼神仰着头看凤青。

              “好?#26376;穡俊?

              小姑娘爱吃甜,大抵放了许多许多……许多糖。

              凤青?#27663;?#21435;了,尽量面无波澜,点头:“嗯。”

              得了肯定的桃花小眼角都要飞上去了,眯着眼直乐,抢了凤青的汤匙,舀了一大口:“?#39029;?#23581;,?#39029;?#23581;。”

              凤青都来不及制止。

              桃花嘴角一僵,?#25104;?#31505;容无影无踪了。

              “太甜了。”她捂着甜得?#25438;?#30340;半边小脸,好失落地说,“馅儿还是生的。”

              二白与流零表示一点都不意外,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淡定表情。

              桃花饱受打击,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儿蔫儿的:“我太愚钝了,蒸团子都蒸不好。”

              看她一副没精打采?#37027;橥前?#30340;样子,凤青想了想安慰她的?#21834;?

              他便说:“团子面皮还可以。”说着,还吃了一口团子的面皮。

              桃花听了更?#24039;?#20102;:“我和的面太稀了,捏不成团子,这是十八师弟给我和的面。”

              鸣谷没忍住笑。

              凤青瞥了鸣谷一眼,他立马闭嘴了,凤青正色,继续宽慰备受打击的小姑娘:“你捏得力道恰到?#20040;Α!?

              妖尊,不带这样睁眼说?#22815;?#30340;。

              可能,长寿团子自己都听?#36824;?#21435;了,啵的一声——

              流零说:“破了。”

              巨无霸团子右面又破了个大洞,馅儿全部露出来了,?#36824;?#33041;流到桌子上,甜的咸的。

              凤青:?#21834;?

              桃花不是一般的泄气,晚膳少吃了一碗饭和一只鸡?#21462;?

              因着凤青难得过一?#38382;?#36784;,鸣谷与十八都准备了寿礼,鸣谷投其所好,集了露水酿了一壶酒送给凤青,十八做了一桌竹筒饭,十二道,全部不一样的花样,色香味俱全,摆在那个泄了气漏?#35828;?#30340;巨无霸团子旁边,特别让桃花心塞。

              便是二白也意思意思了一下,寄人篱下吃人嘴短,二白送了一盒上好的茶叶,当然,桃花不知道她?#24189;?#37324;搞来的,二白?#31206;?#24635;是神神道道的。

              饭后,散了席。

              桃花无精打采地走出了听茸小筑,半个时辰后又兴高?#38378;?#22320;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只大碗。

              她小心地端到凤青面前。

              “是长寿面。”

              面的卖相不大好,黏黏糊糊一大团,还飘着几根发黄的菜叶子,还有几坨可疑的乌黑色,很大一碗,比小姑娘的脸还大,她?#35828;?#19981;太稳,?#34892;?#25163;抖,却很用力,没有洒了,手腕的青筋都起来了。

              凤青接过去,放在了桌上。

              桃花又把筷子递给凤青:“我祖父说,生辰一定要吃长寿面的,那样才能一整年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她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额头的短发,“我面和得不好,没有做成一根很长很长的,可是我做了很多很多根。”

              这是第二碗,第一碗面等他时糊了,那一碗是十八师弟帮着做的,这一碗,她做得很认真,也很艰难。

              凤青一看卖相便知道,是这小姑娘洗手作羹汤,?#25104;?#36824;沾了面粉,烟熏黑了鼻子,好不狼狈的模样。

              他抓过她的手。

              她握紧,缩回去。

              他拉住,借着烛火看她的手心,果然,?#20976;?#24324;得遍体鳞伤。

              “疼不疼?#20426;?

              桃花摇头,仰着脏兮兮的小脸:“不疼,一点都不疼,都是很小很小的伤口。”

              她身份尊贵,即便是很小很小的伤口,也不曾受过,嫩生生的小手,平白添了几道红痕,看着让人?#20320;饋?

              她的手,就应该?#23562;?#26080;暇,应该小?#24700;?#36149;。

              凤青取了药,给她涂抹了一层:“以后莫要做饭了。”

              平时听话的小姑娘这会儿却不听从了,连忙用力摇头:“不行的,以后你生辰,我都要给你做长寿面的,还要捏长寿团子。”

              凤青凝视,将她眼底那一簇明亮的焰火,倒?#38712;?#33258;己眸?#23567;?

              她表情认真严肃得不得了,宣誓似的:“青青,我会很努力,会学会很多东西,成为很厉害的人。”很努力很努力,成为与他?#21999;?#30340;人。

              呵,这傻姑娘,可能还不知道她是多好的人。

              凤青没再说?#35009;矗?#23558;那一碗咸到味蕾发涩的长寿面吃得干干净净。

              少焉,鸣?#21364;?#21254;过来。

              “妖尊。”

              “妖尊。”

              连唤了两声,才听到屋里头凤青的回复:?#38712;?#20102;?#20426;?

              鸣谷没有进去,在门口回道:“霍狸姑姑来了。”

              凤青似思忖了须臾。

              他对桃花道:“?#28982;?#21435;睡觉。”

              桃花摇头不肯:“我等你,我还有生辰礼物要给你。”

              “碗不用管,我让十八过来收。”凤青想了想,又道,“若是冷了,便到榻上去?#21462;!?

              桃花点头,说好。

              凤青这才出去,低声吩咐了鸣谷一句?#35009;礎?

              霍狸是毛绒兽,不得入听茸小筑内,正等在院子里,下着雪,她披着大氅,安安静静地站着,沐在风雪里,?#34892;?#29436;狈。

              见凤青出来,她下意识便挪动了脚往前。

              清冷的声音,轻描淡写地开了口,凤青说:“若是为了你那婢女来的,便?#35009;?#37117;不用说。”

              霍狸脚步顿住,怔怔站在原地,欲语还休,风吹红了眼,干涩而灼热:“她剔了两根妖骨,我怕她会被生生疼死。”

              她是来求医问药的。

              铁兰只是?#36824;?#20462;了百年的九尾狐,修为?#25509;梗?#20004;根妖骨,确实不轻。

              凤青微微抬了抬眼睫,带了几分懒倦,字字轻缓地道:“疼死了葬出去,不要埋在我听茸境。”

              他啊,有时候心怀天下,普度众生。

              有时候,冷酷无情得扎人心窝。

              霍狸泫然欲泣,戚戚唤道:“凤青——”

              凤青断了她的话,指着鸣谷手里抱的古筝,那是她今日送来的贺礼。

              他只是随意瞧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这筝你带回去。”

              霍狸张嘴,话音还未启,他便转了身,不留余光。

              她急喊:“凤青。”

              凤青顿足,回头,微暗的光从他身后打来,他轮廓分明,落下了深浅不一的?#30333;櫻?#30520;光深邃,清贵而疏离。

              相识三百余载,他看她,仍旧一如当初的陌生。

              嗓音?#35854;疲?#38669;狸红了眼眶,问他:“你为?#35009;?#38382;都不问一句?#20426;边?#21693;了喉,她头一次这样咄咄逼人,这样迫?#26657;?#26159;非对错,你都只听她?#24187;?#20043;词吗?她说?#35009;?#20320;都信吗?#20426;?

              铁兰纵使有错,可凤青,连辩白都没有听过,便下了定论。

              那个小姑娘,能如此左右他。

              凤青沉默了少顷。

              目光越发幽深,他看着她开口:“她?#35009;?#37117;?#20976;擔?#20063;不必说,同样,你也不用说,是非对错与我有?#35009;?#20851;系,她是我亲收的弟子,是听茸境的半个主人,我从?#29615;?#26126;是非,我只护短偏?#20581;!?#19968;字一句,慢条斯理,声音沉而冷,像酒酿的酒,?#23569;?#32780;?#24049;瘢?#20964;青抬眸,问,“可懂?#20426;?

              霍狸点头,眼泪落下。

              懂啊,谁心里没有一个绝对偏私的人,谁不曾情深,谁不曾这样不顾一切不论是非地对一个他人掏心?#22836;?#20542;其所?#23567;?

              不需要对错,若是情动。

              霍狸哭着哭着,便笑了。

              凤青啊凤青,你终于沦落至此,这般模样。

              他仍旧不疾不徐,还是?#21069;?#36731;描淡写的慵懒与随性,带着寡淡兴味儿:“这次,她罚了你的婢女,这件事我便由她做主了,不会再插手,若有下次,我动了手,就不会那么轻易了结,知道?#20426;?

              霍狸低头,看着一地白雪。

              她说:“我知道了。”

              凤青转身走了,将?#21069;?#21476;筝留在了门口。

              她缓缓走过去,抱着她的古筝,脚步深深浅浅,一步一步走出听茸小筑,手里?#21069;?#31581;,是她亲手所制,费了三十个日夜。

              凤青回来时,桃花便躺在了他榻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张脸,原本竖着身子,听闻他脚步声,立马钻回去。

              她方才竖起耳朵听了,可是,?#35009;?#37117;没听到,好好奇啊。

              ?#20976;?#28789;动的眸子转来转去,桃花还是没忍住,眼巴巴地看着凤青:“我能问吗?#20426;?

              凤青点头,将披风搭在屏风上。

              桃花缩在被子里,圆溜溜的眼睛很灵活,她问:“霍狸姑姑来求医吗?#20426;?

              凤青随口道,不大在意:“嗯,替她的婢女。”

              “你答应了吗?#20426;?

              “没?#23567;!备?#19979;了衣服,凤青坐下,倒了一杯温茶,润了润唇,“我闲来无事才读了医书,不是为了悬壶济世。”

              当然,凤青的手金贵着,哪能谁的脉都搭,坏心眼的更不给瞧!

              桃花十分赞同,捣蒜似的连连点头:“嗯嗯。”她侧着身,两只手抓着盖到?#26412;?#30340;被子,说,“不去也出不了人命,我让梅花?#33267;?#20102;她的命。”

              凤青似笑非笑:“为?#35009;?#30041;她性命?#20426;?

              一个婢女而已,还是心思不正的婢女,杀了何妨。

              桃花认真回答:“虽?#20976;?#19981;是很好,犯了错,可也罪不至死,她并未有过很大的罪过,我便也不能平白要了她的命,所以梅花酥?#27426;?#20102;她两边腰背的妖骨,抽去了她一身修为。”

              娘亲教过她,不可姑息养奸,也不能滥杀无辜。

              她是人族,人性不是本恶。

              凤青?#26376;?#24596;忪,抿着唇,许久笑了:“你做得很好。”

              桃花得了夸奖,笑得满足,像只小奶猫似的在被子里翻滚。

              凤青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哑然失笑,状似无意地道了一句:“古筝我还给霍狸了。”

              桃花喜滋滋得直乐。

              扒着被子,她竖起脑袋说:“等我回了大阳宫,去国库里给你找最好的。”

              凤青嗯了一声,看着窗前玉器里的雪融。

              那是鸣谷?#39277;?#20986;来的玩意儿,用恒温的玉器装了定量的雪,可以根据雪融瞧出时辰,已经不早了。

              凤青道:“回去睡觉吧。”

              她怯怯生生的,还有点小害羞,小声地问凤青:“今天能不能不回去?#20426;?

              凤青看向她。

              哦,她说过,有生辰礼要送。

              小姑娘似乎还在斟酌思忖,支支吾吾了许久,眼珠子飘来飘去,最后还是坚定明亮地看向凤青。

              她壮着胆子,提了提音调,说:“我来听茸境的时候太兴奋了,没有收拾很多东西便来了,我没有好东西给你,我想把头发都给你当定情信物的,可二白说不好,说变成秃子了,便不好看了。”顿了一下,她看着凤青的眼睛,目光亮如星子,“青青,你说过,我是很好的人,是北赢最棒的公主,那我把我送给你当生辰礼物好不好?#20426;?

              十三四岁的姑娘,认真时,带着倔强,像扑火的飞蛾,奋不顾身。

              凤青敛眸,眼底?#39556;?#26089;便翻涌,?#33080;?#28014;浮凌乱得让他不知所措。

              过了许久许久,他开口,?#34892;?#33392;涩:“桃花,别胡来。”

              十三四岁,若是妖族,还是婴孩,而她身为人族,也?#36824;?#26159;没有及笄的少女,只是,她眼里没有?#29615;?#29369;豫与?#38706;?

              她异常坚定,静谧的夜,一个字一个字都清晰:“我没有胡来,青青,没有谁会一件事胡来七年的。”

              从少不更事的孩童时期起,她?#30475;?#22320;欢喜着,千千万万个日夜,?#28216;?#26377;过迟疑,如今,她亭亭玉立,娘亲说,长成了落落大方的女子了。

              桃花说:“青青,桃花?#19981;?#20320;很久很久了,我不是胡来的,是做了一辈子那样长远的打算的。”

              她的一辈子不长,所以,深思熟虑过了。

              凤青却沉默了,不看她,只是垂在身侧的手,略微紧握。

              良久的?#20848;牛?#21482;偶尔东风刮过。

              床榻上,被子里的小姑娘迟疑而缓慢地把手伸出来,?#25077;读思?#22836;,被子滑下?#23562;?#30340;锁骨,她一点一点把被子推下去。

              凤青?#37259;?#20102;她的手:“桃花。”

              声音,凌乱又?#36125;佟?

              桃花睁着眼,目不转睛地对视。

              凤青抬手,将被子拉回去,盖到她的?#26412;保?#28201;润宁静的眸,此刻,却跳跃着火光。

              “你看的传记不作数,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他说得很慢,像喉咙被?#35009;?#22581;塞,字字都厮磨。

              桃花?#34892;?#24596;忪,像梦里似的,不能思考,眼里,耳里,都是凤青。

              她呢喃着问:“那你都告诉我不行吗?#20426;?

              凤青?#20976;禱啊?

              分明有千言万语,似乎难以言?#24688;?

              他啊,心有沟壑,藏了千千万万的心事,他活了一千零二栽了,足足大了她九百九五栽,那么多的年岁,都是她不曾知晓的,?#34892;?#35768;多不为人知不为人言的故事。

              只是不知为何,她就是知晓,那么多年月,凤青一定不无虑无忧,所以,他?#20976;擔?#22905;便也不问了,只是用?#20976;?#26126;亮的眼睛看他。

              她说:“我爹爹说,娘亲生我与哥哥的时候,他便是最爱娘亲的,所以,我才总想给你生凤凰的。”

              她说:“青青,我给你生一窝凤凰好不好?#20426;?

              她说:“到时候我生了,你就会爱上我了。”

              然后,她掀开了被子,不着寸缕地在他面前。

        http://www.kbg.tw/11/11322/128143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四川时时彩说明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2013年3d彩票走势图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qq欢乐升级多人游戏机 国王杯晋级规则 甘肃11选5定位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 山东11选5彩票官网 河北20选5计划群 腾讯分分彩输死多少人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平特肖计算公式 内蒙古十一选五重号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