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012:凤青家桃花初长成

      012:凤青家桃花初长成

              “那只青色的凤凰,它飞得很高,它很孤独,它非梧桐不栖,它落在了我面前,它,叫凤青。

              我想在我在的时候,不让他一个人,我想陪他一起飞到月亮上。”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桃花公主从听茸境回了大阳宫,变化似乎有点大,向来上天入地的小公主近来特别安生,成日里除了?#25105;担?#20415;闷头苦练妖法。

              苦练四个月,雷打不动,谁劝都没有用,只是,到底身为人族,又先天不足,即便有着白灵猫族的血统与凤青的凤凰真气,如此操之过急,还是?#34892;?#36807;犹不及的,不可避免地大病了一场,也赶巧,正逢小?#23601;?#19971;岁生辰。

              桃花恹恹地卧病在床,心疼坏了萧景姒,桃花打小便大病小病不断,却从不喊苦喊疼。

              “娘亲。”平日里活蹦乱跳的小姑娘躺在那里,无精打采的。

              萧景姒蹲在床边,摸摸她毫无血色的小脸:“还难受吗?”

              她摇头,乖乖巧巧的:“桃花不难受,娘亲别担心。”

              桃花虽皮,却也极为懂事,她爱哭,只是真?#36454;?#21463;的时候,却一点都不表露。萧景姒趴在榻让,与她轻声地说话:“桃花能告诉娘亲为?#25105;?#36825;般勤修妖法吗?”

              她的体质,强身健体学个皮毛尚可,若是勤修苦练,是必定要吃?#29615;?#33510;头的,萧景姒与楚彧自然舍不得,只是,他们家这小姑娘,小小年纪便看得通透,剔透懂事得令人心疼。

              桃花说,一本正经地:“桃花和青青约好了的,待我练好了瞬移,便去听茸境看他。”

              萧景姒笑:“我家桃花很?#19981;?#20964;凰啊。”

              她点头,原本萎靡不振的小脸便明?#21335;?#27963;了几分:“嗯,桃花很?#19981;?#24456;?#19981;?#38738;青的。”

              她侧躺着,趴在娘亲臂弯里,眸中一汪清泉,明?#27426;?#28422;黑,又笑着继续说:“娘亲,我孤身去听茸境那次,看到了青青的真身了,很漂亮的一只青色凤凰,它鸣叫的时候,很好听,可是桃花听得出来,那只凤凰,它很孤独的,它飞得很高,没有伴,所以,也不愿意落地。娘亲,桃花在古书上看到过,上古凤凰非梧桐不栖,可是那次青青落在了我面前。”

              听着小姑娘絮絮叨叨,萧景姒但笑不语,只是轻拂她的小脸,看她时而笑靥如花,时而拧眉忧愁。

              似乎说起凤青时,桃花的眼睛会越发得有神,没有这个年纪的懵懂。

              “娘亲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35753;?#20043;恩,更要倾其所有为报,娘亲,我不想青青孤独,青青说,他活了九百九十五年了,好久好久,那他一定也孤独了好久好久,所以桃花想陪陪他。”她抿抿唇,认真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梨花,少了几分青涩稚嫩,眼神专注而执着,“我知道,我是人,陪不了很久,可是桃花还是想在我在的时候,不让他一个人,我想陪他一起飞到月亮上。”

              原来,平时爱玩爱闹的小姑娘,看得这般透彻,赤子之心,干?#27426;看猓?#19981;掺杂?#29615;衷又剩运?#22909;,?#26029;?#35841;,便会?#36824;?#33041;地拼尽了力气。

              萧景姒莞尔,亲了亲桃花?#23562;?#30340;小脸:“我家桃花是世间最好的姑娘。”

              这样明辨人世,聪慧又纯真。

              七岁大的孩子,还不懂男女之情,却玲珑剔透。

              因着桃花卧病,便早早睡了,明日是她的生辰,娘亲说,待她睡醒了便带她去摘青油果,吃了果子,精神好了,就可以带她去听茸境看雪了。她的生辰愿望,便是如此。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好像听到有人唤她,声音可好听了。

              “桃花。”

              “桃花。”

              桃花眼皮很重,很久才睁开眼,然后就跟做?#25105;?#26679;,她看到凤青了,立马便笑了:“青青。”本来还有气无力地,骨碌碌就爬起来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呀?”

              她睡得迷糊,脑袋不大清醒,额头的头发也被压得翘起来了两撮,笑得?#28857;渡点?#30340;,就差长出一条尾巴,欢快地摇来摇去了。

              屋里亮着?#22993;?#29664;,凤青是背着光站的,?#25104;?#36718;廓昏?#33080;?#30340;,确实让人瞧不大清楚,他俯身低头,抓住了小姑娘白嫩的小手,问:“冰不冰?”

              桃花小鸡啄米:“很冰。”

              凤青笑了:“还是不是做梦?”

              她可劲儿可劲儿地摇头,抓着凤青的手兴冲冲地问:“你来看我吗?是不?是不?”

              凤青顿了一下:?#21834;?#19981;是。”

              桃花瘪瘪嘴,她才不信呢!

              凤青好笑,?#35009;?#25277;回手,就让小?#23601;?#25341;着,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说:“这是那兔崽子的药,可以让他长毛,我来送药的。”

              她嘟嘟嘴,不高兴,青青不是专门来看她的,转念一想,又开心了,接过药瓶,甜甜地笑:“桃花代满满谢谢青青。”

              凤青摸摸她的脸,嗯,很胖,手感很好。

              他的手凉,桃花也不躲,欢?#26029;?#21916;地蹭啊蹭,说:“青青,明天桃花生辰,你可以留下来吃酒吗?”

              凤青摇头:“我要回听茸境。”

              桃花瞬间苦脸了,悲伤来得好突?#35805;。?#22905;无法掩藏,用?#33041;?#30340;小眼神瞅凤青,?#38378;?#24052;巴地。

              凤青哭笑不得:“吃酒便罢了,要?#35009;?#29983;辰礼物?”

              愁云惨雾的眼珠子立马亮光了,桃花笑盈盈地说:“那桃花可以贪心一点吗?”

              “可以。”

              她便说,满脸期盼,小眼神蹭亮蹭亮的:“我要青青每年都给我过生辰,每年给我煮一壶梅子茶。”

              每年……

              这个词,是个很麻烦的词。

              凤青沉默了一下:?#21834;?#22909;。”

              桃花笑了,满足地在榻上滚来滚去,滚去滚来……

              待将兴奋的小?#23601;?#21700;睡了,凤青才出昭明殿,没有惊动大阳宫的护卫,飞檐走壁爬了?#20581;?

              鸣谷在大阳宫外面侯了一个时辰,他家妖尊大人才翻墙出来,真是托了小公主的福,有生之年见到了听茸妖尊爬墙时的英姿飒爽。

              鸣谷上前,就随口询问了一句:“妖尊见着小殿下了?”

              凤青嘴角温润的笑收了收,纠正:“本妖尊是来送药。”

              鸣谷懵逼,他说了?#35009;?#21527;?

              好吧,就算他说了?#35009;矗?#21482;是若真如妖尊所说,就是来送药的,那问题又来了,一?#24187;?#20102;毛的兔崽子是有多大脸,要?#22836;?#22934;尊大人大驾?他家大人可是无事不出听茸境啊!

              罢了,他就不揭穿了。

              鸣谷又问:“妖尊,现在回听茸境?”

              凤青双手背在身后,抬?#38750;?#20102;瞧月色:“过了子?#20054;?#22238;。”

              这会儿离子夜,还有快两个时辰,难道就在这干等?鸣谷?#24187;?#30333;:“为?#25105;茸?#22812;?”

              凤青瞥他:“你话真多。”

              ?#21834;?

              今天的妖尊,又奇奇怪?#33267;恕?

              鸣谷努努嘴,低头:“鸣谷多嘴了。”以前他家妖尊大人不这样的,总是笑得像个仙儿,就是最近,喜怒无常,越发难伺候了。

              真是越老越有人气儿了。

              凤青走了两步,漫无目的的,突然停下,回头:“你若是闲得慌,去弄套茶具来,还有梅子。”

              他不闲得慌啊,闲得慌的是妖尊自个儿吧。鸣谷腹诽了?#29615;?#24525;不住?#38391;媯骸?#22934;尊要煮茶?”

              凤青含笑,?#37027;?#39047;好,嗯了一声。

              鸣谷目瞪口呆了:“这个点?在这?”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逼得厉害,“为何呀?”

              掀了掀薄唇,凤青说:“我?#23567;!?

              ?#21834;?

              鸣谷无言以对了,好吧,他也觉得妖尊闲得慌,不然怎么会亲自来给兔崽子送药,送完了还自娱自乐地煮梅子茶。

              最后煮完了,还亲?#36816;?#21435;了昭明殿。

              闲吗?真?#26657;?

              次日,桃花公主茶差人给花满小兔子送了一瓶药。

              花满小兔子差人回了桃花一句话:“好吧,老子暂时原谅你了,不割袍断义了,等我刷完马桶,带你飞!”

              桃花听了笑眯?#26657;?#25165;不要满满带她?#38378;ǎ?#22905;要学瞬移,要自给自足自力更生!

              六个月后,桃花公主学会了瞬移,她是第一个会妖法的人族,学得像模像样,当然,除了瞬移妖法,其他全是半吊子。

              于是乎,桃花公主欢?#26029;?#21916;蹦蹦跳跳就去了听茸境,奈何……她太?#33267;耍?#31227;到半?#39134;?#23601;好累好累,还是折腾了好?#29615;?#30340;。

              暴风雨过后,就是彩虹了!

              桃花一路狂奔,欢天喜地地边跑边喊:“青青,青青。”

              “我来了,接住我!”

              “快接住我!”

              “咣——”

              凤青一杯茶,手一抖,全部洒在了身上,笑了一阵,起身出了屋,便看见不远处一个肉团子飞快地滚来,一把抱住他的腰。

              嗯,长高了,以前只能抱住腿,现在能抱腰了。

              凤青摸摸小家伙的头,莫名生出?#36824;苫断玻骸?#30636;移练好了?”

              桃花点头,久别重逢那个开心:“我移了一天就到了,是不是很厉害?”

              他不吝夸奖:“嗯,很厉害。”

              凤青进屋,桃花就跟在他身后,揪着他的?#36335;?#29609;,喜?#22871;?#22320;说:“等我更厉害的时候,我就天天到听茸境来看你。”

              “嗯。”凤青回头问,“要不要吃梅花酥?”

              桃花砸巴嘴:“要。”

              长大了,?#36824;?#36824;是一样?#30333;臁?

              凤青喊了声:“鸣?#21462;!?

              “我这就去端来。”

              自从那次小公主在听茸境小住之后,这梅花酥便日日备着了,诶,他真担心这听茸境的梅?#38712;?#26202;有一天会被桃花公主给吃空了,金?#25581;?#23665;也禁不住那小祖宗吃啊,嗯,等过了这阵子,他还是接住?#36136;?#21543;,日后妖尊大人要再给桃花公主讲故事,也?#34892;?#32032;材了。

              梅花酥端来了,桃花就抱在手里吃,偶尔递一块喂给凤青,他皱眉,不?#19981;?#29980;,却还是会拧着眉头吃下去。

              小姑娘一边吃一边碎碎念,说了许多有的没的,似乎要将这半年所听所见?#36824;贍愿?#20964;青灌。

              “青青,张大蟹的爹爹二婚,我要去吃酒。”

              凤青嗯了一声,听着,不回话。

              桃花塞了一口梅花酥,含糊不清地说:?#32610;?#22823;?#38750;?#22825;跑到我跟前来哭,说他爹娶了后娘便会再生一窝小螃蟹,然后便不会再要他和他弟弟了。”

              凤青给她递了一杯茶,省得她噎到。

              讲完张大蟹家的二婚史和生崽史,最后,桃花的感悟是:?#38712;?#26469;要成了亲才能生崽啊。”

              七八岁的小姑娘,像发?#33267;聳裁?#20102;不得的事情似的,郑重其事地说:“青青,以后我们也先成亲,再生小凤凰。”

              “咳咳咳咳?#21462;?

              凤青呛到了,咳到脸红。

              这一年,桃花七岁半,先天不足,所有妖法只学了个皮毛,唯有瞬移妖法,她甚为精通。

              桃花公主在自己的手扎上如是记录:“谁再说本公主胖得飞不起来,本公主一个瞬移,闪?#39038; ?

              桃花公主八岁那年,除夕夜里,妖都城里万家灯火,大阳宫漫天烟火明明灭灭。

              那一个除夕,她是在听茸境过的,第一次离了父亲母亲,小小的人儿,收拾了几件年货,去了凤青那里。

              听茸境不比妖都,冷冷清清,下着雪,安静如斯。

              凤青讶异,脱衣就寝的动作顿住,瞧着?#36276;?#25506;进来的小脑袋:?#38712;?#20040;来了?”

              小姑娘掸掸雪,自然熟地进了屋,脱了披风,将包袱里的瓜子花生?#36824;?#33041;倒在桌上,说:“我来陪青青守岁。”

              “我不守岁。”凤青虽如此说,还是坐过去,取了快暖玉给小姑娘暖手。

              她笑,一点都不失落:“那你陪我守。”说完,?#37027;?#21448;突然失落了,“青青,我又长大了?#20976;?#20102;,可是我还没有瘦。”

              她圆润了?#22235;?#20102;!娘亲说,?#20154;?#38271;大了就会抽条,可是,抽条的?#30333;?#37117;没看见!?#38391;?#21727;!

              看着小姑娘气鼓鼓的脸,凤青忍不住捏了捏,软软滑滑的,手感十分好,笑:“这样也好。”

              桃花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很是气恼,嘟着嘴咬牙:“满满说,若是我一直这么胖,以后就没人会要了。”

              凤青慢条斯理地把一块梅花酥喂到桃花嘴里:“那只兔崽子尽会胡言。”

              桃花点头如捣蒜,眼睛亮晶晶的,一笑,露出门牙,少了两颗,有点漏风地说:“嗯嗯,青青才不会不要桃花。”

              ?#21834;?#20964;青不动声色地敛了眼底神色。

              桃花换牙换得晚,八岁那年掉了一颗大门牙,为此,她少吃了不少零嘴,然而,就是没瘦,一点?#35009;?#30246;。

              桃花公主在手扎上如是记录:“我是青青的,青青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岁,桃花公主长高了很多,踮起脚时,?#20011;?#21487;以摸到凤青的眼睛了。

              大阳宫里杏花最盛开的时节,桃花打包?#35828;?#29241;亲自做了杏花糕去了听茸境,要给凤青尝尝鲜,为此,楚彧生了好一段时间的闷气。

              凤青坐着,桃花站着,?#20011;?#26377;一般高了,她还是很多话,闹腾得很。

              桃花说:“青青,你不知道张大蟹他爹爹多能生!”桃花眼睛瞪圆了,表示她的吃惊,“他们家又生了一窝小螃蟹,好多好多只呢。”

              “嗯。”

              凤青应了一个?#37073;?#22810;数时候都是这样,她说,他听。

              桃花吃得欢,凤青用袖子擦了?#20102;?#30340;脸,将自己那杯茶?#33694;?#22905;,她大口便喝了,说还要,又继续说张大蟹家那点事:?#32610;?#22823;蟹的娘亲生完就?#33267;?#19968;大圈了,爬都爬不动了,生一窝胖一圈,趟在湖里不用游都能浮起来了。”

              凤青笑。

              桃花把脸凑过去,圆圆的小脸,很精致,笑着说:“青青,我们以后就生一窝好不好,生一窝就会胖一圈的,我要是再胖几圈瞬移?#23478;?#19981;动了。”

              童言无忌,她还不太懂。

              凤青?#20976;?#31461;言童语逗笑了,鬼使神差地摸摸她的头,说:“凤凰子嗣单薄,放心,你不会胖。”

              桃花咧嘴一笑:“那约好哟,就一窝。”

              凤青手一僵:?#21834;?

              他们约了吗?

              九岁那年,张大蟹家添了两胎,满满一湖的小螃蟹啊,横着走哩!

              桃花公主在手札上这样记录了一笔:“我才不怕?#33267;ǎ?#31561;娶了青青生了凤凰,我也可以横着走~”

              九岁半的时候,有一日,桃花哭着去了听茸境。

              她越长越大,便极少哭?#20146;?#20102;,那一次,她哭得厉害,红肿了?#20976;?#30524;站在凤青面前。

              凤青慌了,?#28216;?#22914;此过。

              他问:?#38712;?#20040;哭了?”蹲下,微微颤抖地给她擦眼泪。

              桃花越哭眼泪越多,那双平日里明亮清澈的眸,灰暗而阴郁,哭哑了嗓音:“青青,你救?#35753;?#33457;酥好不好?她快死了。”

              她抓着凤青的手,紧紧拽着:“梅花酥被大狮子咬掉了一只胳?#30149;!?

              凤青摸摸她哭红了的小脸,将她抱进怀里,轻哄:“没事了,别哭了。”

              那夜,凤青去了大阳宫,为梅花酥接了手臂,?#38378;?#30495;气,命保住了,只是梅花酥的右手,再也动不了了。

              三日后,凤青回了听茸境,闭关了整整一月。

              鸣谷时常念叨:“妖尊,您自个的身子从十年前催动了渡身换魂的禁术后便一直没痊愈,怎地又大?#33041;?#27668;了,就是个护卫?#23601;罰?#20309;必如此。”

              凤青不言。

              他啊,见不得桃花哭,她一哭,他便没辙了。

              ------题外话------

              几岁初潮好?

        http://www.kbg.tw/11/11322/11959821.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江苏快三跨度表 三晋福彩网快乐十分 六会内部透码信封 华东15选5预测推荐胆号码 打乒乓球移动步法技巧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正规的彩票app 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 北京单场销量 购买胜分差 福彩3d未出号查询 大咖诈金花刷金币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3d开机号今天的开机号是多少 甘肃快3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