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番外:镜湖一生(一更)

      番外:镜湖一生(一更)

              冬去,春来,这是?#19968;?#26792;花出生后的第六个年头,又一年明媚春光,妖都城外的连云山上,蝉鸣虫?#26657;?#30334;花齐放,天上地下,唯有北赢有这般春景。

              菁华家的花满兔子邀了?#19968;?#20844;主去连云山玩耍。

              “?#19968;ㄌ一ǎ?#25105;们去抓蛐蛐吧。”

              ?#19968;?#20844;主今日兴致缺缺:“我不去,我要回家。”

              小兔子看了看天色,还早得很呐:“你不去我?#39029;?#26705;葚了?”

              “不去。”

              “那要不要去掏光宁大妖家的鸟蛋?”

              光宁大妖是只大鹏鸟,刚生了一窝鸟蛋,鸟蛋还没幻形,花满小兔子一直想掏来玩。

              “不去。”

              “那去南河钓螃蟹不?我们把张大蟹他弟弟钓上来。”

              张大蟹是他们的玩伴,最近张大蟹的娘亲给他添?#35828;?#24351;张小蟹,张大蟹很宝贝,把弟弟藏在湖底下,不让人瞧,说怕别人看他弟弟长得肥嫩诱人会吃了他弟弟。

              “不去。”

              小兔子?#35835;?#25199;?#19968;?#30340;粉裙子:“那你要玩?#35009;矗俊?

              ?#19968;ㄅ呐?#36523;上的土,推开小兔子的手,小?#25487;?#22823;步迈着:“今天我舅舅来,不跟你玩。”

              ?#21834;?

              花满小兔子很受?#32781;?#35273;得?#19968;?#20026;了舅舅抛弃他了,然后变成原形,团成一团,趴在山坡上思考人生:?#19968;?#30340;舅舅是哪个啊?

              日落西山,天已昏黑,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水花四溅,不大片刻妖都城的大街小巷便人去街空,湿滑的石子小路蜿蜿蜒蜒,?#36234;?#22836;一直铺到了大阳宫城?#36276;冢?#38376;前,两排垂柳,雨滴成串,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形成了晶莹剔透的一幅幅珠帘。

              垂柳旁,两人相依,撑了一把素白色的油纸伞,伞上绘了瓣瓣杏花,伞微微倾斜,雨打湿了男子的肩头,而怀里的女子,被挡住了身后?#36947;?#30340;风雨。

              “阿娆,你进去,我在这?#32570;?#22909;了。”

              “无事。”

              萧景姒将伞往楚彧那边推了推,只是不大一会儿,便又倾向了她。

              她不走,他便陪着她等。

              约摸半刻钟,雨势并不见小,缭绕不散的水雾模糊了视线,石子路的尽头,朦朦胧胧的身影越走越近。

              萧景姒笑了:“来了。”

              “嗯,来了。”

              楚彧的语气……嗯,?#34892;?#37057;闷。

              六年了,每年的春分,镜湖都会如约而至,她会做一桌全鱼宴招待他,有?#31508;?#22312;钦南王府,有?#31508;?#22312;大阳宫,甚至在外面的?#22369;ィ?#27599;年都不曾漏下。

              走近了,镜湖穿了一身蓑衣,对萧景姒笑了笑。

              她将手里未撑开的那般伞递给他:“雨下得大,蓑衣不挡雨。”

              他接过去:“等了许久?”

              “没?#26657;?#38632;路滑,料想到了你会晚些。”

              两把伞,三人平行,一起入了大阳宫的城门,走得缓慢,一路闲话,虽久时未见,也不见生疏,嘘寒问暖有的没的说了许多。

              两年前,镜湖带了几袋鱼,便四处游历,走遍山川湖泊,那之后,见面的?#38382;?#20415;极少了,只是,无论他有多远,每年春分都会回来,去萧景姒那里?#25226;?#21507;鱼。

              每每这个时候,楚彧便安静地站在萧景姒跟前,听她与镜湖说着,只是偶尔像个被冷落了的孩子,盯着萧景姒表示不满。

              镜湖见怪?#36824;鄭?#25110;者,默然地看着楚彧闹小性子。

              总之,奇怪?#21335;?#22788;模式,却格外的平和。

              楚彧一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到了大阳宫时,他一身淋透了,萧景姒倒只是湿了鞋。

              三人刚踏进杏荣殿,清脆的童音便传来。

              “镜湖舅舅。”

              “镜湖舅舅。”

              是?#19968;ǎ?#20174;里面跑出来,梨花跟在后面,也随妹妹喊了声舅?#32781;?#19981;亲不疏,像个小大人。

              镜湖给了?#19968;?#19968;包鱼?#26705;?#20063;给了梨花一包,他?#20037;跡?#24819;着要不要接,?#19968;?#20415;先接过去,笑眯眯地说:“哥哥和爹爹一样,不吃鱼,镜湖舅舅以后都给?#39029;?#23601;好了。”

              每年都送鱼,镜湖对亲近的人,从来只送鱼,因为是他那么?#19981;?#40060;,便要将鱼送给他同样那么?#19981;?#30340;人。

              萧景姒去厨房煮全鱼宴,楚彧跟着她,寸步不离地。

              镜湖很?#19981;短一?#30340;,?#19968;?#20063;?#19981;短?#20182;讲游历的故事,一大一小窝在矮榻上。

              “镜湖舅?#32781;?#20320;每年都吃全鱼宴,不会腻吗?”

              镜湖说:“不会。”

              ?#19968;ǔ抛拍?#34955;,不知想到了?#35009;矗?#30524;睛里很有神,亮晶晶的:“就像我每天都?#19981;?#38738;青那样吗?怎么都不会腻的。”

              那时候,?#19968;?#36824;不知儿女情长,只是,很?#19981;?#24456;?#19981;短?#33592;境的那?#29615;锘耍?#27599;天都想着也不会腻。

              镜湖揉揉她软软的发:“?#19968;?#24456;聪明。”

              这时,萧景姒从侧?#25243;?#20986;来,楚彧跟着身后,端了一盘鱼,似乎?#26377;齲?#30385;着眉头。一直坐在一旁看书的梨花将书放下,也皱了皱眉,他和他父亲一样,闻不得鱼腥。

              萧景姒说:“可以开膳了。”

              镜湖抱着?#19968;?#36215;身,笑了笑,走去了饭桌。

              这世间,只有一个女子,每年会给他做一桌全鱼宴,这般弥足珍贵,是要吃一辈子的,也只有她的儿女,会喊他舅舅。

              那年,他们约好了的。

              都说风月情事,过眼云烟,镜湖不懂,只知,现世静好,他?#19981;?#22905;做的鱼。

              用完膳,镜湖没有留宿,说要去镜湖池塘捞鱼,因着这?#25105;?#21435;很远的地方游历,所以要捞多一点鱼。

              萧景姒问他,明年春分可会回来。

              他说:会。

              每年春分都会回来。

              楚彧还是?#35009;?#37117;没说。

              外头,雨还在下,镜湖撑着伞,走过那条来时的石子路,女子打着伞迎面走过来。

              他目不?#31508;櫻?#24182;没有停下,走路的速度还是不紧不慢。

              擦肩而过时,女子突然停下,将油纸伞抬起,露出一张清雅干净的脸:“镜湖妖尊。”

              是?#26009;?#28286;九尾狐族的茗澜妖女,她在此处,等了许久了。

              他并未回话,看向她,目下无尘,平平静静地。

              茗澜从宽袖里,取出了一个锦袋:?#30333;?#26085;缠头山,你落了东西。”

              昨日他在缠头山采药,她打山下路过,只是匆匆一瞥,她拾到了他的背篓。

              锦袋?#26657;?#26159;一株火灵芝,是上好的药材。

              镜湖接过去:“多谢。”他将那株火灵芝一分为二,递了一半给她,说,“这是谢礼。”

              随后,他撑了伞,错身离开。

              茗澜看了看掌中的半株火灵芝,回头,苦笑道:“终归相识,何必如此。”

              这般客套,这般划清界限。

              前面,镜湖撑伞走在雨里,顿了一下,没有回过头,清冷的声音清晰而干脆,他说:“我曾受了重?#32781;?#35760;性不好,许多事情都不大记得了,也不记得与?#23194;?#30456;识一场。”

              话落,他,和他的伞,消失在了雨雾里。

              掌心的灵芝落在地上,溅起了水花,她撑着伞站在原地,泪流满面。

              大阳宫萧后喜爱医术与游记,他游历山川。

              大阳宫萧后为治?#19968;?#20844;主先天不足,四处寻觅火灵芝,他在缠头山整整三日不曾出来。

              大阳宫萧后每年春?#21482;?#23476;请故人,他每年春分都会归来。

              这啊,岂会是巧合。

              镜湖说,他曾受了重?#32781;?#35760;性不好,许多事情都不大记得了,也不记得与她相识一场。

              可是,昨日在缠头山,他的背篓里还落了一本他游历时写下的游记,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字,不太端正的字,一笔一记。

              “她?#19981;?#26447;花,长白山四月花开,很美。”

              “她不?#19981;?#38632;天,明弯谷多雨,常年?#21999;ⅰ!?

              “楚都万里楼,杏花糕甚好。”

              “西蜀郡城有一锦?#34809;唬?#32032;白,坚?#20572;?#20992;枪不入,她擅拳脚,最?#20160;还!?

              ?#21543;?#31179;也海天蓝,取道境东,水路虽近,她不善水性。”

              “夏和崇州,古道小镇,昆曲甚好,为她所好。”

              “她?#19981;?#30701;剑,凌云古堡铸剑之术,上乘。”

              ?#21834;?

              匆匆六年,镜湖忘了世事,抹掉了所有前尘,却写了一本一本游记,几载山川游历,记的,都是萧景姒。

              茗澜听闻过,尊上与他的妖后,将有一日,?#19981;?#28216;遍平原山河,是以,他先行一步,在前头?#20154;?#21527;?

              有没有一个人,记得了,就忘了别的所有无关的,他是这样吗?

              茗澜捡起火灵芝,撑着伞,走到大阳宫?#36276;冢?#36947;:“请帮我转交给萧后大人。”

              “你是何人?”

              “九尾狐族,茗澜。”

              她留下了那本游记和那半株火灵芝,打伞离去。

              哦,镜湖他都没有问她是谁呢,不记得了,也不问了,?#34013;?#22905;守着记忆,一遍遍来回临摹记忆里最初的样子。

              那年,杏花微雨。

              他?#36816;?#35828;过的话,依稀在昨日。

              他说:“我镜湖从来不欠别人,也不想与任何人有牵扯,我又救你一次,当还了你承德殿的恩,以后不要同我往来,我不?#19981;?#24212;付无关紧要的人,更讨厌这?#20013;?#35201;还来还去没有了结的恩情。”

              他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好像不太明白,我不会怜惜你,更不会?#38405;?#20135;生一?#30452;?#30340;心思,我已经有一个要疼惜一辈子的人了,我剩的时间不多,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同你纠葛,即便死不了了,?#19968;?#21916;的人也不会被取而代之,我?#19981;?#22905;要?#19981;?#21040;我死,你听明白了吗?”

              他说:“你好了就回九尾狐族,不要再跟着我了,若是我?#34892;?#27809;死,再遇到,不要叫我的名字,也不要和我认识,我不想与你深交,我走了,还要去寻人,等不及待你恢复。”

              他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有结果,结果就是到我死就够了。”

              他说:“我要爱到死的人,他叫萧景姒。”

              手上的伞滑落在地,雨里,女子抱着肩,失声痛哭……

        http://www.kbg.tw/11/11322/1195977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奇人码王三肖中特 新疆18选7玩法 香港赛马会APP 红球中五个有奖吗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 新时时彩一星开奖结果 新疆18选7中奖号码 极速十一选五技巧走 012期平码六码复试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号码 六合图库软件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天津十一选五现场开奖 通比牛牛有庄家吗 足球任选9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