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第二百章:楚彧自虐

      第二百章:楚彧自虐

              楚彧眸色一点一点冷下,痴缠的视线牢牢锁住她:“还是,你不像我,欢喜你欢喜得会不要命地渴望永生永世。”

              若是她像他一样贪心,还会如此瞻前顾后吗?

              他发觉,他身体里那头野兽,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眸色,渐近有隐隐微红。

              萧景姒看着他的眼,眼眶突然便热了:“楚彧,你还是不懂我吗?”

              他不懂,不懂她的束手束脚。

              萧景姒敛下目光,眼睑一片暗影:“若是这样,我一句话都不想再同你说了。”然后,缓缓转过身去,不看他的眼。

              楚彧的眸子,方才,是血色的。

              ?#37027;乔?#35828;的嗜血成性,不识?#33258;担?#19981;是危?#36816;?#21548;,楚彧他一身戾气,越发难以压制,若再不点到为止,可能会退无可退。

              许久许久的静默,楚彧杵在那里,只看得到萧景姒的背,在轻微地颤抖,双手握成了拳,紧紧攥着。

              她说一句话都不想同他讲。

              楚彧站了很久,如梦初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方才说了多荒唐又决绝的话,顿时手足无措:“阿娆,我错了,我说错话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别说这种话吓我。”

              她要是一直都不同他说话,他可能会发疯的。

              “阿娆。”楚彧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

              萧景姒转过身来,眼里尽是心疼,红着眼却依旧态度坚决,问他:“楚彧,你听不听我的?”

              楚彧不说话。

              他不想停止,堕入魔道也在所不惜。

              彼此都是固执的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而且,萧景姒的考虑点是楚彧,楚彧却正好相反,是为她而谋,满腹顾虑都是对方,如此一来,怎么说得拢,除非,?#29615;?#22949;协。

              萧景姒尽量冷静,思量了很久,说:“楚彧,我们不要吵架,都好好想想。”

              他们都没有妥协,这夜风起,楚彧在星月殿的寝殿外,站了整整一夜,殿中灯火也一夜未熄。

              次日,太阳东升,初春的暖阳洒进院?#27704;錚?#26159;金黄色的光。

              萧景姒推开寝殿的门,楚彧便直直站在门口,还是昨日那一身?#30528;郟?#34966;口在天牢里沾染到了血迹,?#34892;?#35126;皱,束发微乱,他眼下青黛很重,满脸憔悴。

              “阿娆。”

              楚彧看着她,一脸期盼。

              萧景姒转开眼,不忍看他,唤了一声:“菁云。”她声音?#34892;?#21713;,听上去似乎很疲倦,说,“你去传话,今日免朝。”

              菁云瞧了瞧楚彧,又瞅了瞅萧景姒,觉得这夫妻矛盾不仅没有缓解,还有愈加激烈的趋?#30130;?#22238;了句:“是。”然后,菁云撤了,这件?#25314;?#20182;插不上手,?#36824;?#25171;心眼里希望萧景姒能治治楚彧,堕入魔道?#24378;?#30495;不是闹着玩的。

              萧景姒还是不看楚彧,径?#32972;?#27583;,楚彧跟在她后面。

              “阿娆。”

              除了喊她的名字,他也无话可说。

              萧景姒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去睡觉。”

              到底心疼他站了一夜,做不到视而不见。

              楚彧一见她心软,立马示弱,?#38378;?#20846;兮地问:“你陪我睡好不好?”

              她沉默了,很久,背着身子,不看楚彧殷殷期盼的眼,说了一句:“我去左相府住,你若想通了,便来接我。”

              不仅不让他上榻,他?#37326;?#23046;现在还要离?#39029;?#36208;了。

              楚彧慌神了,一夜?#32531;?#30524;的瞳孔里,血丝严重,滚烫滚烫的,难以置信地问:“阿娆,你要丢下我吗?”

              她要是丢下他,他会活不下去的,阿娆她明明知道的,可还是要走。

              萧景姒还是回了头,看着楚彧:“不是丢下你,我是在等你。”

              然后萧景姒出宫了,楚彧站在原地,一脸颓废。一定要想通了、妥协了才能去见她吗?可是,他现在就想见她,想得快疯掉了。

              楚彧想,兴许,他熬不了多久就会就?#35835;耍?#19981;然,不是成疯,就是成魔。

              楚彧站了有一刻钟,菁云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尊上,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楚彧心不在焉,在想阿娆,应?#35835;?#21477;:“不吃。”

              菁云特地强调:“方才陛下特意吩咐的,要让尊上你好好吃?#39038;?#35273;。”

              苦肉计?#35009;?#30340;,确实是下下策。

              楚彧喜怒无常,突然就很阴戾暴躁,咆哮道:“?#23601;?#19981;吃!”他咬着牙,狠狠说,“阿娆都?#36824;?#25105;了,让我饿死好了。”

              ?#21834;?

              不是吧,尊上这是要用苦肉?#30130;?#20182;就?#24187;?#30333;,服个软就那么难?照他说啊,先过个三十年再说,贪心这种东西,也不用碗里的还没吃完,就看着锅里的,两边占着做?#35009;矗?#19975;一有更好吃的呢!放弃这?#36824;?#21487;能有好多锅啊……

              萧景姒去了宝德府上,只带了?#30460;艉妥?#28248;两人,毫无征兆,突然造访,洪宝德吓了一跳,萧景姒不是楚彧的重点保护对象吗?不是见都不让别人见吗?怎么就让她大着肚子出来了。

              洪宝德甚是诧异啊:“你怎么来了?”

              萧景姒走进去,说:“我来你这小住。”

              还小住?楚彧能忍受这相思苦?洪宝德更不解了:“你家楚彧没意见?”

              萧景姒没回答,紧紧皱着眉头,任谁看了都知道,她心情不好,?#34892;氖拢?#24551;思过虑。

              不用?#25314;?#32943;定和楚彧息息相关,洪宝德就好奇了:“真是奇了?#33267;耍?#26970;彧那么听你的话,?#19981;?#36319;你?#21046;?#27668;。”她想了想近来发生的一二三?#25314;?#29468;测,“是不是跟宫里那件抛尸案有关?”

              萧景姒失笑:?#38712;?#20040;猜到的?”

              紫湘觉得左相大人料事如神啊。

              洪宝德坐在院子的贵妃椅上,扶着肚子,吃着杏仁,很是悠哉悠哉地说:“我休沐养胎,闲来无事就?#19981;?#22812;观天象,掐指一算就算出来。”回头冲萧景姒?#35775;?#24324;眼,笑得贼兮兮的,“而?#37326;。?#25105;?#39038;?#20986;来了,你在我这住不久。”

              萧景姒让人也搬来了一张贵妃?#21361;?#20004;个孕妇相对而坐:“你?#25105;?#35265;得?”

              洪宝德一副她很懂是过来人的样子:“因为楚彧离不开你,不是他乖乖听话,就是你心软妥协,你们都犟不下去,因为狠不下心啊!”

              不得不说,洪宝德旁观者清,一语道破了要害。萧景姒与楚彧?#36824;?#26159;?#35009;?#30683;盾,都闹不久,而且洪宝德还觉得,肯定是楚彧妥协,看楚彧那只软萌猫,一看就是离不得萧景姒,晾他一时半会儿就乖了,要是萧景姒再下点猛药,来个苦肉计?#35009;?#30340;,楚彧保管乖乖就范。

              萧景姒不予讨论此?#25314;?#25171;趣洪宝?#25314;骸?#25105;的事你倒是摸得十之八九,你自己的事你就优柔寡断。”

              洪宝德?#29615;骸?#25105;怎么优柔寡断了?”

              萧景姒颇为正经得说了一句不太正经的话,半真半假:“我若是你,会死死绑住秦臻,不计后果。”

              站着说话不腰疼!

              洪宝德毫不?#25512;?#22320;反驳过去:“你口是心非!”她列举?#36947;?#35770;证萧景姒也就是嘴硬,洪宝德很笃定,狠话放出去,“你可能不知道,你有多宠着惯着你家楚彧,咱俩半斤八两,在欢喜的人面前都是软骨头,少给我装硬气,你信不信,你今晚一定会回星月殿。”

              萧景姒当然不信,这一?#21361;?#22905;是打定了主意,要冷冷楚彧,虽然卑?#38378;?#20123;,但只?#24515;?#35753;楚彧悬崖?#31456;恚?#22905;一定得忍住心软的。

              一刻钟后,宫里就来人了,是菁云,奉楚彧的命,带着大包小包来了,都是萧景姒日常的一些细软,可能是楚彧担?#21335;?#26223;姒在左相府吃不好睡不好,就搬来了一大堆萧景姒的东西,并将宋长白一起打包送来了左相府。

              洪宝德看着满院子的东西,瞠目结舌,不就是小住,楚彧有必要把那张沉香木古床和宫里的御厨都送来吗?

              萧景姒将菁云叫到一旁,询问楚彧的情况。

              “楚彧用膳了吗?”

              菁云实话实说:“没?#26657;?#26089;膳没用。”又说,“午膳?#35009;?#29992;。”最后补充,“尊上连一滴水都?#32531;取!?

              他也觉得尊上?#23383;桑?#23621;然用苦肉?#30130;?#34429;然他也是支持萧景姒的态度,但到底是自家妖王主子,还是担心他会把自己折腾坏了。

              萧景姒一听,果然担心坏了,眼里全是心疼,又问道:“他在做?#35009;矗俊?

              菁云回:“作画。”补充说明,“画陛下你。”

              萧景姒走后,楚彧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吃不喝不睡,也不说话不理人,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作画,画的都是萧景姒,菁云想到了一个词——画饼充饥!尊上可能就是在画饼充饥吧,见不到真人,就画咯。

              菁云走后,洪宝德看看?#32972;?#28857;,喊萧景姒:“景姒,吃饭了。”

              萧景姒是孕妇,要少食多?#20572;?#21487;她没胃口,中午就吃了几口,下午的?#22266;酪裁缓齲?#19968;直郁郁寡欢,搞得宋长白很紧张,这大的身体不好,?#20146;永?#23567;的又营养不好,宫里那个脾气还不好,真特么跟刀口上过日子似的,他时刻担心哪个有个三长两短,?#36824;?#35841;不好,第一个掉脑袋的都应该是他。

              傍晚的?#32972;剑?#33729;云又来了,来给萧景姒送暖玉和狐裘,传楚彧帝君的话,说夜里凉,让她不要着凉了,而且她肚子大,不要和洪宝德一起睡,洪宝德粗?#24120;?#20250;踢到她。

              洪宝德气得火冒三丈,?#32622;?#30561;相不好的是萧景姒,楚彧还好意思贬低她!

              萧景姒?#29615;?#24515;,又叫来菁云询问:“晚膳呢?用了吗?”

              “没?#23567;!?#33729;云道,“尊上将自己关在寝殿里,不出来,也不让我们进去。”

              萧景姒眉头越拧越深,十分不安,晚膳也味同嚼蜡,食不下咽了。

              萧景姒与楚彧闹矛盾的?#25314;?#38054;南王楚牧下午就知道了,匆匆赶来星月殿,真是操碎了心。

              楚彧那混小子还不见他。

              老人家真是又急?#21046;?#21834;,在寝殿外叫了一声:“彧儿。”

              屋里就扔出来一个字:“滚!”

              这脾气,火爆得不得了,一副要杀人的语气,这一身戾气,将楚牧这个老将军都震了一震,骂道:“你个不孝子,连我你也?#24076; ?

              二话不说,楚牧推门就进去,然后一个杯子砸过来,楚牧眼明手快,往后跳了几步才堪堪躲开。

              靠!这臭小子!楚牧的暴脾气啊,强忍着?#29615;?#20316;。

              楚彧瞥了他一眼,眼神像两簇冰凌:“别理我,别和我说话,我会狂躁,我会想杀人。”他红着眼吼道,“阿娆不理我,你们谁也不要来惹我。”

              狂躁?想杀人?

              楚牧觉得不对,这会儿暴躁?#30528;?#30340;楚彧和以前不大一样,他身上杀气戾气很重,紧绷着,好像给了突破口就会发狂一样。

              他到底是怎么了?楚牧盯着楚彧那双眼?#30130;?#30475;着便觉得心惊,有点渗人,再看了看满桌子的画像,楚牧觉得不能再来硬的,要软化他。

              楚牧就开?#36857;?#26195;之以理:“景姒会不理你?是不是你做错事了?”

              说到萧景姒,楚彧眼里的戾气才消退了些。

              “是。”他自言自语似的,很难过很伤心的样子,“是我不好,做了错事惹她生气了。”

              具体是?#35009;?#30683;盾楚牧不知道,但他了解萧景姒的性子,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定是楚彧做了?#35009;?#19981;好的?#25314;?#33258;己的儿子楚牧还是了解的,性子太极端,而且做事不计后果。

              “景姒那?#23601;?#22823;度又懂?#25314;?#24456;快就会原谅你的,彧儿,你先吃饭。”当务之?#31508;?#35753;楚彧别糟蹋自个儿,楚牧好言相劝,“你都一天滴水未进了,你是半妖,又不是仙,怎么能不吃饭。”瞧了瞧楚彧的?#25104;?#21313;分不好,眼睛很红,一副颓废又暴戾的样子。

              楚彧放下笔,用手拂着画上人的眉眼,他其实并不擅长画画,可是画萧景姒的画像却入木三分,画得十?#30452;?#30495;传神。

              楚彧?#39740;?#30475;着画,自言自语地呢喃:“阿娆她不会原谅我了,饿死我好了,那样她才会心疼我。”

              犯了错认真改就好了,哪有过不去的坎儿,干嘛非要弄得伤筋动骨!楚牧被楚彧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喝道:“说?#35009;春?#35805;!”

              楚彧抬起眼,阴戾的冷光褪去,只剩荒荒凉凉的暗色,无神又空洞,他说:?#26696;?#20146;,你说若是我受伤了,阿娆她是不是就会对我心软了?”

              话落,楚彧眼底闪过一抹决然。

              楚牧心觉不好,慌神了,急急上前:“彧儿,你说?#35009;?#21602;?别胡说?#35828;饋!?

              楚彧一时不说话,将案桌上的画都折叠好,放到一旁干净整齐的地方,然后将笔搁下,双目黯然,他说:?#26696;?#20146;,阿娆若是?#36824;?#25105;,你就让我死掉。”

              忽然,蓝光凝聚,楚彧手里多了一把锋利的短刀。

              楚牧大喊:“彧儿!”

              楚彧抬起手,重重扎进心口,嘴角微微上扬,这样,这样阿娆会来看他吧,他见不到她,都快死了……

              亥?#31508;?#20998;,左相府外,宫里又来人了,这次不同,急得不得了,不等通报,菁云一个瞬移就到了萧景姒门前,大力?#20040;頡?

              “陛下!陛下!”

              紫湘一个白眼扔过去,一把剑横在菁云面前:“主子她歇下了,有?#38382;拢俊?

              菁云一把握住紫湘的手腕,一个?#38378;?#38378;退就越过了她,在门口大喊了一声:“尊上出事了。”

              “啪嗒!”

              不到须臾,萧景姒推开了门。

              萧景姒是连夜赶回去的,洪宝德打着哈?#26657;?#30446;送她,果然让她猜准了,萧景姒住不久,楚彧那只?#35009;?#20107;都干得出来的猫,怎么可能放任萧景姒在外面这么久。?#36824;?#30475;萧景姒这匆忙的身影,猜想楚彧应该事搞了大动作了,不是自虐之类吧!

              靠!到底是?#35009;?#30683;盾,得用这种伤筋动骨的法子才能就范。

              ------题外话------

              应广大小?#33203;?#30340;要求,虐虐杏花

        http://www.kbg.tw/11/11322/11959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14场胜负彩19066期冷热指数 香港赛马会两码中特 正版彩票软件 山西11选5任七 中国体彩网能投注吗 河南快赢481中奖详情 老鼠精玄机藏宝图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 阿飞六合图库大全 天津11选5计划 两肖两码中特100准 香港赛马会超准杀一头 上海时时彩出号走势 nba比分榜 彩票大乐透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