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 第一百九十二:芙蓉帐里喵喵喵

      第一百九十二:芙蓉帐里喵喵喵

              不,她亲眼见过明缪用爪子解剖一只狐狸,只为了取那小狐狸不小心吞入腹中的一颗珍珠。

              镜湖思忖后,道:“你暂时留在明缪身边。”

              “是。”天光迟?#38378;?#19968;下,狐疑不决,“妖尊,天光有一计,兴许可以对付妖王楚彧,以报妖尊之仇。”

              镜湖神色自若,眸光浅浅。

              天光念了一个名字:“萧景姒。”

              他骤然抬起了眸,淡淡眼色,突然墨?#26223;?#28145;凝,死死盯着天光:“你说?#35009;矗俊?

              为何说到萧景姒,他反应会如此大?

              天光一边仔细察言观色,一边说道自己的盘算:“人族女帝萧景姒,是楚彧妖王极其宠爱之人,若是能——”

              黑漆漆的一双眸猝然冷彻,吼道:“别打她的主意,想也别想!”

              浑身戾气,杀意腾腾,镜湖一双总是波澜不惊的眼,因为萧景姒三个字,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跟了他几十年,这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喜怒于色的他。

              “妖、妖尊。”天光愣神地看着镜湖。

              目光相对,镜湖很郑重其事地警告她:“不准?#36816;?#26377;半?#24867;?#24565;,听明白了没?#26657;俊?

              压下心头不断叫嚣的情绪,天光低头,俯首说:“天光、明白,谨遵妖尊之令。”

              “你给我盯着明缪,若是她要对萧景姒不利,想办法除了她。”

              他的态度很明确,不对立,还要相护,这么不由分说,毅然决然地维护。

              天光欲言又止了许久许久,还是多言了一句:“还请妖尊告知,那人族女帝萧景姒是敌是友,与妖尊大人您是,”顿了一下,她抬眸,“是?#35009;?#20851;系?#20426;?

              镜湖不多做解释,只是极其认真地命令:“这不是你能问的,只要?#20146;。?#35841;都不准伤她半分。”

              天光抱手:“是。”

              这个曾经除了鱼,对世间万物都一副兴致缺缺的男子,如今会为了一个女子动怒认真,才一次谈话,三言两语,天光便看破了,萧景姒那个人族女子,是镜湖妖尊心头的人。

              女帝与帝君离席,宫中夜宴,到此落了暮色,月色便渐浓了。

              楚彧抱着萧景姒回星月殿,紫湘在前头掌灯,淡淡黄昏的光,?#34892;?#26263;,在地?#19979;?#20102;一道一道人影。

              他抱着她,走得很缓很缓。

              安静的石子路上,楚彧突然唤了她一声:“阿娆。”

              “嗯。”她本?#34892;?#22256;意,也消了不少。

              楚彧也穿着明黄的龙袍,与她白衣金线的衣摆缠绕在一起,发冠上垂下的玉石冕旒来回晃着,稍稍遮住了他俊逸的脸。

              他说,用叮嘱的语气:“朝中的事你先不要管,你现在好好养胎,?#35009;?#20107;都不要操心。”

              “政事可以?#36824;埽?#20294;旁的人觊觎我的帝君,我总不能任由他人抢了去。”

              难得她冷清的性子这样俏皮了一回,楚彧笑了笑:“我虽然欢喜你这般在乎我,可也由不得你这样折腾自个的身子。”

              她轻声嗯了一声。

              他突然停下脚步,倾下身子在她?#25104;?#20146;了一下:“阿娆放心,就算大楚国破,天下湮没,北赢水干,天地聚合,我也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萧景姒笑了,笑得眼眸明亮,情人间的甜言蜜语,总是让人欢喜。

              “楚彧。”

              “嗯?#20426;?

              他的声音微微一些些的沙哑,很轻柔,像某种柔和的乐器弹奏出来的,带着蛊惑般的好听。

              萧景姒看着他,怔怔出神,许久都没有说话。

              “有话说?#20426;?#26970;彧揉了揉她的脸,?#38712;?#20102;?#20426;?

              他这么欢喜她的,?#27492;?#20046;没有那么欢喜她的孩子。

              沉默了许久,萧景姒?#34892;?#23567;心地问他:“孩子,你是不是不?#19981;叮俊?#19981;然如何会为了保她不受病痛苦难,连骨肉都不顾。

              楚彧眸光忽而深了颜色,脚步又是一顿:“你为何会如此说?#20426;?#20182;似乎?#34892;?#24908;乱,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他啊,并不太会在她面前说谎,破绽百出。

              萧景姒往他怀里钻了钻,紧紧搂住楚彧的脖子:“只是我快生了,怕生了一?#21387;?#29483;崽子你会不高兴。”

              楚彧眉头稍稍放开,这才缓缓又起步往星月殿中走,他说:“阿娆别瞎想,我不会不?#19981;?#30340;,?#19968;?#32473;他们最大的纵容与疼爱,仅次于你。”

              仅次于你……

              是啊,所以,他为了她,便?#35009;皇裁?#19981;能弃的。她缓缓合上眸子,困意袭来。

              不大片刻,便入了星月殿,外殿的宫人见帝君抱?#25490;?#24093;进来,连忙跪在一侧,低头行礼。

              “恭迎陛下与帝君。”

              云离闻声赶紧从里头出来,上前近身伺候,接过了紫湘手里的灯,并吩咐宫女去?#36214;?#22812;和?#20154;成?#22987;终挂着笑意,觉得还是自家七小姐厉害,将帝君抢了回来,还是抱了回来的,外面的妖艳贱货根本不能比,正乐?#20146;牛?#21548;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奴婢给帝君掌灯。”

              云离立马扭头看去,一个提着宫灯的宫女,身?#27036;?#31381;,站在一侧,看不清模样,声音很好听。

              又一个妖艳贱货!

              云离本想去教训一番,古昔便上前了,挡在星月殿内殿的门口,一副冷漠冰山脸:“退下,内殿不得入内。”

              女子低头:“奴婢告退。”然后行了礼,规?#23138;?#30697;地退到殿外。

              云离这才看清那宫女的样貌,模样生得娇俏,

              待女帝和帝君走?#21486;?#35265;紫湘又折回来,走到殿外,瞧了一眼那掌灯的宫女:“你叫?#35009;?#21517;字?#20426;?

              微微抬了抬头,她回:“奴婢叫铜汶。”

              紫湘不急不躁,询问的口吻,又问:“你是哪个宫里的?先?#38712;?#20040;没见过你。”

              “奴婢先?#38712;?#21326;阳宫?#31181;担?#21069;日尚宫房调派奴婢来星月殿外殿当差。”

              “来星月殿之前,没有人告诉你女帝的内殿不得入内?#20426;?

              女帝的内殿,只有极其亲近之人才?#33433;?#21435;,这是?#23138;亍?

              那名唤铜汶的宫女到底年轻,胆识?#36824;唬?#22836;上已?#34892;?#20882;冷汗了,颤颤巍巍地回话:?#38712;?#31163;姑娘跟奴婢讲过了。”

              紫湘声音忽然沉下:“那怎么还不记得?#20426;?

              铜汶吓得腿一软就跪下了:“是奴?#22659;?#26469;乍到疏忽了,请紫湘姑娘恕罪。”

              紫湘敛着眸,面不改色地俯视地上的女子。

              “你何时入宫的?#20426;?

              “奴婢入宫已有三年了。”

              紫湘又沉吟了一下:“也不是新进的宫女,怎么忘了宫里的?#23138;亍!?

              铜汶头上的汗越来越多:“请紫湘姑娘明示。”

              “帝君御前不得有宫女抬起头,若有非分之想,一律剥了脸皮。”紫湘提了嗓音,掷地有声,外殿的一干宫女?#20146;?#28982;也都听得到。

              这种事,要杀一儆百。

              铜汶一听立马吓白了脸,连忙扣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一时忘了?#23138;兀?#35831;紫湘姑娘饶命,请姑娘饶命。”她是本就存了飞上枝头的心,方才她又瞧见?#35828;?#21531;,确实惊于帝君的模样,一时鬼迷了?#37027;稀?

              任那女子磕了许久的头,额头都渗出一层血珠来,紫湘才道:“念你是初来星月殿,留着你的脸,自己去尚宫房领杖刑吧,若还有谁?#20197;?#29359;,一律严惩不贷。”

              铜汶?#38378;?#19968;口气,连连磕头?#27426;鰨骸?#35874;紫湘姑娘,谢紫湘姑娘。”

              外殿一干宫女们,各个都?#25104;?#21457;白,怕得不行不行的,星月殿太可怕了,一点都不想在这当差啊。

              云离发了一小会儿呆,立马?#33433;?#20869;殿去追紫湘。

              ?#30333;?#28248;姐姐,你太厉害了。”小姑娘崇拜得不行,缠着紫湘说,“你教教我,你教教我嘛。”

              紫湘面无表情地挥挥手:“要不要我送你去军营待几天?#20426;?

              ?#21834;?

              云离瘪瘪嘴,还是算了吧,军营那种地方可不是哪个女子都能待的。

              进?#35828;睿?#26970;彧?#26377;?#20415;关上了门,他将萧景姒直接放在了寝殿的榻上,给她宽衣,将厚重?#22791;?#30340;宫装?#27663;攏?#29992;被子裹住了她的身子。

              她不说话,睁着眼睛看他,也不困了。

              楚彧笑笑,啄了啄她的脸:?#38712;?#20040;了?#20426;?

              萧景姒皱眉:“方才那个宫女身上香薰太重,?#34892;?#22836;?#24013;!?

              楚彧俯身,半蹲在床前,摸了摸她的脸:“嗯,熏到你了,她该死。”垂下的眸,暗了暗颜色。

              萧景姒摇摇头,用脸蹭着他的手,觉得舒服,便往他那边滚了滚,软绵绵的声音:“还罪不至死,紫湘会处理的。”

              楚彧说好,去拧了热帕子过来,给萧景姒?#20142;?#20937;的小脸、小手。

              她裹着被子坐起来,对他挑了挑眉,笑道:“楚彧,坦白从宽。”

              楚彧拂了拂她垂在锦被上的发,给她裹严实了,一边给她擦脸一边道:“那舞女是北赢的妖女,紫绒貂族妖主的女儿,私出北赢来了大楚。”

              不是来寻她?#39029;?#24423;的吧?

              萧景姒问:“叫?#35009;?#21517;字?#20426;?

              楚彧想了想,想不起来:“忘了。”

              萧景姒笑,又问:“生得好看吗?#20426;?

              他又将她的手放在掌心,用热帕?#28216;?#20102;捂,随口道:“没仔细看,没有印象。”

              想必不会不好看,菁云说北赢的妖女,大多生得妖艳?#35009;潰?#20462;驻容美颜之术。

              “她入宫来找你?#20426;?#35810;问的语句,笃定的口吻,萧景姒觉得,她越来越像?#28010;?#30340;女子了,如此小肚鸡肠,竟也学会了红尘风月女子的拈酸吃醋,做出这等斤斤计较的事来。

              问完,她就不吭声了,裹着被子躺到里侧,扶着大大的?#20146;?#24448;里滚了滚。

              楚彧脱了靴子,躺在外侧,手一伸便将萧景姒连人带被地抱进怀里。

              “她手里有我七年前给紫绒貂族的白灵令。”楚彧一一与她道来,“那时候,为了速战速决,我接受了紫绒貂族罗什妖主的提议,许了他?#20146;?#32676;一个承诺,本以为他会用来保紫绒貂族世代安于北赢,却不想那罗什妖主如此愚蠢,竟将令牌给了他女儿。”

              萧景姒抬头看他:“她来找你要?#35009;矗俊?

              楚彧沉默了,不记得那妖女的脸,只记得她的话。

              “我父亲说,若是我想好了要?#35009;矗?#23601;拿着这块白灵令来找尊上。”

              ?#31508;?#20182;问:“你要?#35009;矗俊?

              女子生了一双紫色的眸子,颜色幽深又诡秘,她说:“明缪想留在尊上身边侍奉尊上。”

              他说了?#35009;矗?

              楚彧想了想,?#31508;?#20182;说:?#25308;?#20113;,把她扔远点,别让阿娆看到她,会坏了阿娆的?#37027;欏!?

              果然,坏了他家阿娆的?#37027;欏?

              见楚彧一直没说话,萧景姒说:“她想要你?#20426;?

              楚彧表示一脸嫌弃:“我讨厌貂!”

              萧景姒笑笑:“那妖女胃口真大,?#36824;?#33509;我是她,我?#19981;?#35201;你,毕竟,若是无心仪之人,要?#38405;?#24515;有所属很容易,谁让你生得这幅模样,便是我屋里的人,都不敢看你的脸。”

              真的,便是她屋里的紫湘与云离,也是甚少看楚彧的脸,都刻意避开。楚彧这张脸,看久了会?#24187;?#33394;蛊惑的,萧景姒觉得,生得太美也甚是麻烦,颠倒众生一词,放她?#39029;?#24423;身上,丝毫不夸?#25319;?

              听她这样说,楚彧有点郁闷了:“阿娆,你若是不嫌弃我别的模样,我可以幻颜换脸。”

              萧景姒毫不犹豫:“不,我?#19981;?#20320;的脸。”

              她这般快速地回答,让楚彧担忧更多了一?#37073;骸?#20320;只?#19981;?#25105;的脸吗?#20426;?

              ?#26263;?#28982;不是。”萧景姒想了想,似乎他的性格……?#34892;?#20219;性,处事……?#34892;?#26292;戾,为人……?#34892;?#29420;断,她回答,“还有身体。”

              ?#21834;?

              萧景姒说完,有点后悔了,楚彧郁闷得不得了,阿娆居然只?#19981;?#20182;的脸和身体,危机感又油然而生了。

              见他郁郁寡欢的样子,萧景姒笑,连忙补充了一句:“自然是哪里都?#19981;丁!?#20945;过去,在楚彧唇上亲了一口。

              楚彧这才笑了。

              “阿娆不用担心,?#19968;?#35753;菁云将那只貂女?#31995;迷对?#30340;。”

              萧景姒是?#34892;?#39038;虑的:“会不会得罪貂族??#27604;?#20320;既然愿意与罗什妖主联手,必定也是忌惮貂族的势力。”

              “不是联手。”楚彧纠正,“是降服。”

              萧景姒听他说着,北赢虽是妖族,但领土之争、王位之夺与宫廷权谋也大同小异,北赢这个帝国,是楚彧的领域,早晚有一日,她也要和他一起承担。

              楚彧道:?#26263;比?#33509;是貂族?#29615;?#20110;我,我第一个要灭的便是部落最大的貂族,毕竟要杀鸡儆猴,兴许会费些时日,但也并非难事,而且,我已经不是当年孤军奋战一人杀去北赢的楚彧,我现在是整个妖族的王,已经没?#24515;?#20010;族群可以威胁到我了,更何况,七年前我单?#34506;?#39532;都不曾畏惧,如今哪里需要让步。”

              所以?那白灵令他要置之不理咯。

              萧景姒笑着问:“你要言而无?#24597;穡俊?

              “若是他们不识?#20040;酰?#25105;只好?#25215;?#24323;义,而且紫绒貂族确实是个隐患,貂族好战,族群很大,我也不想留着他日?#29615;?#21676;一口,反正,我在北赢万妖眼里,一?#31508;?#26292;君,过河拆桥又算得了?#35009;矗俊?

              在人族又何尝不是……暴君。

              这番并非光明正大的君子之论,他说起来,很理所当然,暴君?他就是暴君如何?

              萧景姒凝了凝眸光,认真地叮嘱:“以后不要轻易许诺,人啊,都很贪心的。”

              楚彧乖乖点头:“那时没有遇上你,对?#35009;?#37117;无所谓。”他顿了一下,“现在有怕的东西,才像活着。”

              她凑过去,就想跟他亲昵,有点莫名其妙地心疼,她家这只猫啊,以前可能真的只是猫,现在,是人,是她的人。

              两人亲近了会儿,楚彧突然想起来,唤了一声紫湘:“去把药?#27515;礎!?

              不大一会儿紫湘?#24867;死?#20102;一蛊药,放下后便退出去了。

              那碗药,名义上是她的保胎药,楚彧瞒着她换成了治心脉的药,她又瞒着他,换回了保胎药。

              这是唯一一次,他们不对彼此坦诚。

              萧景姒转开眼:“楚彧,我不想喝药。”她抱?#39038;担?#24456;苦。”

              他沉了沉脸,却柔声哄她:“阿娆听话,别的事可以由你,药不能不?#21462;!?#26970;彧把药?#27515;矗?#21890;到她嘴边,“张嘴。”

              都?#35752;?#24049;见,因为有疼惜的人,不愿意让步,因为太在乎了。

              萧景姒张嘴,喝得很快,眉头越拧越紧。

              楚彧给她擦了擦嘴,见她眉宇不散:“是不是很苦?#20426;?

              药不苦,她喝过更苦的,就是心疼,心疼楚彧,也心疼腹中的孩子,她就点头,说苦。

              楚彧听她喊苦,便喝了一口蜂蜜花酿,渡到她嘴里,待她吞咽完,他也不挪开唇,贴着她嘴角轻轻地吻,缠绵地轻咬,一点一点地舔舐着。

              “还苦吗?#20426;?

              萧景姒笑:“很甜。”张开嘴,她任他予取予求。

              楚彧吻的很深,自从她怀孕之后,他便没有这样吻过她,怕动情,怕一发不可?#24080;埃?#26524;然,不能高估他的自制力,他大口吞咽,手落在她心口,往下移动。

              “阿娆……”

              楚彧的声音哑了,情欲浓浓。

              萧景姒睁开眼,水雾朦胧:“嗯?#20426;?

              他像很难受的样子,一双眸子有点红了:“我?#21462;!?

              她不解,现在是寒冬啊。

              楚彧沙哑着声音:“春天不?#35835;恕!?

              然后,一双毛绒绒的猫耳朵出来了,萧景姒低头一看,果然,尾巴也出来了,钻进她裙摆里,一?#27604;?#36719;地蹭她的小?#21462;?

              他似乎特别特别难受,眼睛越来越红。

              萧景姒体贴他,就建议:“我们分床睡?#20426;?

              楚彧立马否决,很坚决:“不要,难受我也要抱着你睡。”

              然后他就抱着她,一动不动,僵直地躺着,呼吸声越来越重,嗯,尾巴越摇越快,萧景姒搂住他的脖子,触手一片滚烫。

              萧景姒往后退了退:“很难受?#20426;?

              “嗯。”

              鼻音很重,呼吸很乱,他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看着她,灼灼火光。

              萧景姒到底心疼楚彧,迟?#38378;?#35768;久,说:“你睡到里面去。”

              楚彧有点愣,却还是听话地照做,床榻很大,他躺在里侧,拉了拉萧景姒的手,示意一起睡。

              萧景姒低头,声音很小:“你躺好。”

              楚彧就乖乖躺好了,一双小鹿般的眼,煜煜生辉,盯着萧景姒瞧,黑白分明又情?#31508;?#28070;。

              萧景姒被他看得?#34892;?#32670;赧,声音更小了:“你闭上眼睛。”

              他没听,就看着他家阿娆。

              萧景姒抿抿唇,将床帘落下,坐到楚彧身边,他瞪大一双绝美的眸子,似懂非懂,直到萧景姒一双凉凉的手落在他的腰带上,楚彧才恍然大悟。

              他立马开心地眉飞色舞,说:“阿娆,我可以自己脱,会快点。”

              ?#21834;?#33831;景姒手一?#21486;?#24102;子扯不下来了。

              不大一会儿,锦绣蚕丝芙蓉帐?#26657;?#20256;出来男子轻声的浅吟,还有低?#20102;?#21713;的声音,带了?#28982;螅?#37221;?#35828;?#32039;。

              他开心地说:“我好?#19981;?#22909;?#19981;?#20320;这么对我。”

              他很开心地说:“我好?#19981;?#22909;?#19981;?#21644;你亲热,只?#19981;?#21644;你做这种事。”

              然后,他又叫了两声,那是声声魅人。

              “阿娆——”

              萧景姒命令:“不准说话。”还不知道他会说出?#35009;?#32670;人的话。

              然后楚彧没说话了,他叫唤得很欢。

              “喵~”

              “喵~”

              “喵~”

              这久违的小猫音啊!

        http://www.kbg.tw/11/11322/11959582.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陕西快乐十分横屏版 体育彩票官网电脑版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多久开奖一次 公式规律区论坛 广东快乐十分助赢软件 六合图库2019官网 北京pk10怎么抓大特 秒速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电子游艺套利 羽毛球经典跳杀动态图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360彩票老11选5遗漏数据 广西11选5分布图 qq刮刮乐奖品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