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一百三十二章:永殺

      第四千一百三十二章:永殺

              我暗罵這些化外仙家給天道散蒙了心,居然這個時候敢來挑戰我,不過現在不給他們點厲害,還覺得我好欺負,現在沒有大陣束縛我,我又怎么會怕人多?&1t;/p>

              “靈兒!”我立即揮手,靈兒一聲嬌滴滴的貓叫,頓時以迅雷不及的度沖入了敵群中,隨后瞬息炸開,好幾個靠得最近的仙家頓時渾身都是劍芒的創口,緊接著兵解逃命。&1t;/p>

              我大袖伸出,立即將他的殘余氣息用納靈法抽干,隨后對準了沖過來的仙家直接轟出了納靈法,爆炸讓十數位仙家給炸得七零八碎,虛體緊跟著給我吸入了無限魂披之中!&1t;/p>

              一開始就力斬二三十位仙家,這頓時讓屠太君等領面色微變,而屠太君接下來也終于感到了情況不妙,因為昏曉錯星辰正追著她不放,先是頃刻間往她腦門轟去,在她避開后,直接就劃破了她的脖子!即便是尸類,不怕肢體給分解,可終究也會嚇出一身冷汗。&1t;/p>

              而強攻的第一回合,我占盡了上風,不過隨著敵人調整過來,數量眾多就成了最大的優勢,數不盡的攻擊朝我轟過來,不少還猛烈無比,不過我仗著脈絡強悍,護身罡罩幾乎是別人的八倍還多,所以可說是皮糙肉厚,敵人想要轟殺我,除非是大殺器級別的級寶物。&1t;/p>

              不過,化外之地能有什么殺器級別的寶物?就算是有,現在群毆的狀態下也不可能用出來,因為還要考慮到誤傷什么的。&1t;/p>

              我仗著護罩強橫,又有靈兒開道,如入無人境地,一會納靈法,一會歸元法,打得是不亦樂乎,而我身上的能量即便是面對強攻,但憑借縮地術偶爾躲入敵群,偶爾又面對眾仙,也抽出了不少的機會恢復能量,有無限魂披里的混沌之氣,我恢復的同時,修為也穩步有提升,把原來的頹勢一掃而空!&1t;/p>

              敵人當然看在眼中,面對越大越強大的我,幾個領頓時開始退后,并且互相之間傳音商量起了該怎么辦。&1t;/p>

              我卻懶得理會他們用什么手段,繼續用三板斧對付他們,所以這生命仍然難以制止的給我一撥撥的收割,所以剛剛幾個匯合過去,近百的天道境仙家就給我干掉了。&1t;/p>

              黑袍和黑子,以及其他窺天者因為無法再用窺天來介入這里,所以現在應該回歸本位了,下一次見到他們,那就是刀刀見紅,會丟命的結果,因此這里缺少了圣地的仙家,簡直就是一窩烏合之眾,我又有何懼?&1t;/p>

              不過,在我酣戰正進入白熱化的時候,幾位領也避開了我的攻擊,并且以自己的下屬用生命攔截我的狙擊,開始暗地以陣法來進行移動,甚至彼此之間的親信還交換了什么陣器。&1t;/p>

              我當然不會坐視不理,立即逮住了其中一位天道境仙家,奪取了對方手中的陣器,掂量了下,現果然是類似于捆縛類的寶物,我直接就捏個粉碎,而再看向敵人的時候,他們已經各就各位了。&1t;/p>

              我輕哼一聲,立即出現在公良酋的身邊,天劍無限瞬息轟向了他,直接把他打得步步后退,身上到處都是劍傷。&1t;/p>

              “公良酋,當年我放你回到這里,可不是讓你背叛我的,我們天城何時虧待過你?你多年的進貢,我天城都是以數倍利益和方便回饋你們,這就是你對我們的報答?”我冷聲說道。&1t;/p>

              公良酋老臉掛不住,咬牙說道:“不是你們對不住我,而是我也不能罔顧族群的利益,這不是我一個能夠決定的事情,夏城主,我也不希望你能理解,怪就怪你太過囂張,誰都想要滅你以絕后顧之憂。”&1t;/p>

              “我囂張?若是九重天能夠和平安穩,誰又愿意來這里行殺戮之舉?若是你們不整天想著要打下我們天城,我何至于親自到此!”我暗道這老家伙現在也是不講道理了,我跟他廢話簡直是浪費時間,所以手中的劫天神劍頓時強加壓制,立即打得他左右難顧,眼看著立馬要兵解當場。&1t;/p>

              但接下來,卿后已經帶著鬼修欺身而來,她的爪子直接沖破了我的護身罡罩,我冷笑一聲,身后的追仙鎖頓時炸出,數百條的鎖鏈直沖所有的鬼修!&1t;/p>

              鬼修們一窩蜂的逃竄,包括卿后也急匆匆的側身避過,因為是沖擊的狀態,所以接觸面變小后,我的追仙鎖并沒有擊中她,倒是讓她逃過了一劫!&1t;/p>

              不過她帶來的鬼修就沒那么幸運了,好幾位給穿成了燒烤,承受劇烈陽氣的燒灼,出了瘆人的慘叫聲!&1t;/p>

              “卿后,你也真是對不住我呀,我天城皆知我是鬼修出身,對你們化外鬼修的照顧,遠遠不是以前天城能夠給你們的,但我給你打開心扉,你卻對我開放鬼門關,這是不是太過涼人心了?”我冷冰冰的說道,隨后更多的追仙鎖朝著她卷去,她一邊極力的躲避,一邊也在斬斷鎖鏈。&1t;/p>

              “呵呵,勢力之交,勢利所驅,誰給與的利益多一些,我們鬼類就親近誰一些,況且二十年來,天城給與我們的一切,又怎么能和圣帝相比?我們聽命于圣地又有什么不妥的?”卿后恬不知恥的冷笑道。&1t;/p>

              “有了新東家,可以把老東家忘了,但卻因此惦記老東家的財產,難道你以前吃的不是我們天城給你們的資源,而吞下的都是屎么?”我罵道,對這卿后同樣是生出殺心,攻擊也變得更加的快!&1t;/p>

              卿后咬牙抵抗,這回是連話都說不出半句了,畢竟在我的壓力下,還能夠抵擋已經是盡了全力,要不是身后上百的天道境猛攻我,現在我就能夠讓她死無葬身之地!&1t;/p>

              太陰仙看到公良酋和卿后都顯露危機,也毫不猶豫出于援手,他們幾個領雖然交情談不上,不過見識過我的真實力量,也不敢抱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想法了,因為同心協力才是擊敗我的唯一可能。&1t;/p>

              屠太君當然也沒有閑著,各種寶物頻出,決然不敢有絲毫的松懈,好幾次這些家伙的危機,都是靠她瓦解的,也怪不得她能夠成為眾仙的臨時領了。&1t;/p>

              我對她當然是恨之入骨,不過別看化外仙家都吃了天道散,本應該是無情無義才對,其實正因為對利益的絕對忠誠,所以他們的選擇有時候往往是最正確的,所以我即便是殺人如草芥,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懼怕,更是激起了他們為利益和合作的意識。&1t;/p>

              我知道再這么打下去,一盤散沙非得混成鐵桶不可,所以心中也在想著怎么瓦解他們。&1t;/p>

              “投靠我的仙家,天城承諾會每年都給與真天道散修復脈絡!直至恢復原來的道體,并且每一年隨著大家的貢獻,給予真天道散補助,讓其生存無憂!而且今日投靠,今日便去天城領賞,無需再拼命一戰!但若是繼續反抗我,定殺無赦!”我大聲的宣布起來。&1t;/p>

              這一下,仙家們瞬間都凝滯了下,這條件其實是相當優渥了,能夠恢復原來的道體,消耗多大大家心中有數,有的人繼續反抗天城,正是因為覺得光憑借一部分的天道散肯定難以重頭再來,所以還不如一條道走到黑呢!&1t;/p>

              而我針對這自暴自棄執行了一套無憂供給線,他們又怎么會不想重新活下去,所以立即有數十個傳音沖入我的腦海,我心中暗喜,說道:“現在離開的,我都會記下來,無需跟我匯報一二,到了天城,我的話就是圣旨!但不離開的,我會當成天城敵人,即便今天不滅,也將永世緝拿追殺!”(未完待續)&1t;/p>

        http://www.kbg.tw/0/1/222139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