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前一百二十二章:看破

      第四前一百二十二章:看破

              我立即再次轟出一陣的攻擊,但黑袍明顯更熟悉這里的氣息運用,畢竟這里是哪個界面,能夠運用什么功法,力量能夠調動到什么程度,他比我更加的清楚,所以我引

              的一場風暴,瞬息就給他反過來化解了,而另一陣的狂風,反而將我吹飛了出去!

              轟隆!

              我撞在了山巒上,爬起來的時候,身上的痛覺還是相當明顯的,所以忍不住皺起了眉。第一次在這里受傷吧?夏一天,你別忘了,窺天介入,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仙家的脈絡,因為道統而遍布宇宙之中,而仙人窺天觀世之音,便需要借由道統脈絡而行此逆天之舉,道統越是強大,能夠觀世音的地方就越大,能夠影響的事情也就更多,窺探未來甚至都不成問題,但換句話說,只要你在這里受傷,本尊那邊的脈絡同樣也會

              受傷,因為給滅掉的是你的道統脈絡,而在這里,你不過是此地的一處連接點,一旦你在此地滅掉,再次介入的強度可就不會那么大了。黑袍淡淡的笑道。我站起來,果然感受到自己脈絡的力量變得衰弱了些,這種道統力量流逝,感覺不太妙,我沉住氣,問道:難道不可恢復么?這里若是死了,本尊難道也死了不成?要是

              真這樣,我滅了他們窺天者這么多次,他們應該早就死了才對!呵呵,看來你還沒明白我說的,你能夠出現在這片位面,是因為這位面中有著你道統的印記,不過說起來,作為窺天者,你幾乎算是僅次于我的存在了,因為你的足跡,道統,已經遍布三界九州,六神天,九重天之地,又有哪個地方是你去不了的?而道統的強大,也讓你擁有遠一般窺天者的力量,當然,那是利用的好的情況,若是你

              再與我在此地斗下去,你的道統脈絡將會極快的消失,甚至無法再進入這片地方也說不定。黑袍笑道。我心中一凜,因為他說的確實合情合理,窺天者也是要付出代價的,影響天地命運的同時,消耗的也是自己的道統命運,好比就算是站在這里不動,道統脈絡的力量也會

              緩緩消逝,既是影響這個世間的時間不會是無限的,否則哪位窺天者天天都用自己的神念游離世間,又使用無盡的力量來板正自己所希望的命運,那這世間早就亂套了。

              窺天者的介入是選擇最好的時機,在最簡短的時間和最小的沖突中完成自己的安排,而不是跑到這里面來動肆殺人,或者動用自己看似此界無窮大的力量!

              因此黑袍的意思就明了了,我跟他在這斗法,就是拿自己的道統脈絡開玩笑,最后大家都會因為劇烈的爭斗,失去再影響世界的能力!不過想到這里,我忽然的笑了起來,說道: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不在乎能不能夠再次介入這里,命運,都是要親自書寫的,所以我不能再介入,那又如何?我倒是想

              要問你,你在不在乎?黑袍臉色陰霾下來,抿著嘴好一會,才說道:老夫在乎,正因為觀世間之苦,故而才會想要創世,若是老夫在這里被你滅了,終究會親自再來填補這里的道統缺失,這是

              一種責任。呵呵,你是窺天上癮了!對不住了,接下來,恐怕你要多走幾回這里了!我冷冷一笑,隨后各種自己熟悉的招數,全都轟了出去,而云龍神功控制氣息力量的手段無比

              強大,手中無劍就凝聚出來,飛劍也毫無阻礙,同樣是信手拈來!

              多打滅他幾次,他介入就越困難,因為道統脈絡可不容易恢復,不過,似乎黑袍卻不怯戰,立即也凝聚出劍氣,隨后也召喚出了無數的飛劍和我對轟起來!其實想想,當年黑子紫袍他們介入就少了么?一次次給我打滅后,又再次介入,這是因為他們在所有的位面中,道統的底子和根基夠厚,滅個一兩次肯定沒什么問題,

              當然,這道統脈絡的濃度,也是區域性的,有的地方道統多的,力量自然越是渾厚。很快,我們兩人的攻擊對彼此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可不像是我的本尊,沒有了終極的多脈絡支撐,我的力量全都來自于這世間所能夠調動的,所以本質上和黑袍就沒

              太大的區別了!而能夠獲勝的標準,取決于誰的技巧更加的具有破壞力,黑袍在九重天不知道多少年,掌握的技巧自然不是我能夠想象的,一會是劍法和飛劍,一會又成了槍法和棍法,

              十八班武藝全都以最適合和最恰當之時轉換,和我的劍激斗在一起!我雖然在九重天的時間不長,但卻是最好學的一個,從出道至今,我看過的書籍已經不計其數,研究的劍法也不知道多少種,而且一般的普通貨色,我基本都是略過的,接觸的當然是最頂級的功法和劍法,加上這些年來和天下間最厲害的對手斗過法拼過命,戰斗經驗早就多得寫出來能堆成小山了,所以黑袍就算是花樣百出,我也能夠一

              劍破之。

              所以由一開始先給他壓制,變成了最后憑借極快的劍術對他進行了反制,猛烈的攻擊蕩起了這世間的風云,將黑袍如同塵埃一般刮個干凈!

              但他渾身是傷,卻仍然跟我追逐著這混沌石不放,確實是堅持著自己的理念。混沌石是高維度位面的寶物,所以就算是擺在現世里,大家也看不到,除非主動降低自身的維度,所以它在這片位面里,也是四下里漂泊,而一飄就是不知道多遠,我們

              一路追擊,一路也飛過千山萬水!在幻神的狀態下,我們想要去到何處就能夠到何處,所以不管混沌石飛到何處,把混沌之氣帶到哪兒,我們都能夠瞬息出現,并且阻止對方對渾沌之石動手,當然,對轟

              得久了,自然就會有輸贏勝負!

              黑袍最先支撐不住我的強攻,瞬息就給打飛了出去,并且如同一陣的幻煙消失不見!

              而就在我想要抓走渾沌之石的時候,他卻又再度的出現了,和我又再一次的大戰起來!呵呵,再死一次,不知道會生什么事?我冷笑起來,然而,我還是小看了這黑袍,在經歷了一次死亡后,他反倒更加的沉穩起來,而且我的招數,他因為見識太久了

              ,所以竟慢慢的適應了下來,這讓我相當的難受。

              而當他施展的招數,又是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招數的時候,我霎那間明白了一個問題!他長得不止是和我相像,行為模式,包括想法都是有著一些相似之處,他狡猾如狐,十八般武藝不帶重樣的,就是為了要把我的招數全都適應了,一旦習慣了下來,而我

              卻始終沒有習慣他的招數,那勝負的天平傾倒向何方就顯而易見了。

              夏一天,看來你是現了什么問題了?黑袍看我一瞬間凝神,立即就仿佛我肚子里的蛔蟲,說破了我的心思。我沒有吱聲,手中劍氣更加的熾烈,劍法轟得如同銀河絢爛,當場就讓他渾身是缺口,不過這竭盡全力的攻擊下,受傷的黑袍反倒是桀桀的笑了起來,說道:如果是剛才

              ,這一擊恐怕我早就死了,但現在不知道是你的劍法威力降低了,還是因為被老夫看破了呀?我冷哼一聲,仍舊沒有截止攻擊,繼續瘋狂的傾瀉劍氣!

        http://www.kbg.tw/0/1/221520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b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