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tozj"></li>

    1. 笔趣阁 > 劫天运(养鬼为祸) > 第一章:算计

      第一章:算计

              一九八九,那是个骄阳不稳的年代,母亲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坟地。

              人说生时命贱如狗,往后那是要成龙成虎的。

              可?#39029;?#29983;后,却总会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医院都没能?#26790;?#24590;样,病危通知书多得被我叠起来,订成作业本。

              为了?#26790;?#33021;活下去,母亲拜访了许多的人,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土办法、偏方,最后才?#19994;?#20102;个能掐会算的先生。

              先生说,?#39029;?#29983;前就让人给算计好了,阴年、阴历、阴时、阴地、阴鬼接生,天生阴气重重,招厉鬼,还说这种命叫?#35009;礎?#38452;尸鬼命’,根本没得解,就算用尽办法也决计活?#36824;?#19971;岁,死后,还会给那心术不正的人养成‘血衣小鬼’,驱来害人。

              母亲听完傻了眼,想到我死后要还要变鬼去害人,顿时浑身发毛起来,忙求那算命先生救命,算命先生本来还怀有恻隐之心,可掐指一算后,立即就背着行囊飞也似的逃了。

              母亲哭?#27809;?#27515;过去好几?#21361;?#26368;后想起了能给人驱鬼祛病的外婆。

              外婆是鼎鼎大名的仙婆,当年文化大革命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为了躲过批斗遁入了深山老?#31181;校?#26080;影无踪。

              母亲倔强,?#31508;本?#25265;起病危的我,沿着外婆当年进入的深山老林的老路走了三天三夜,吃尽苦头,还好,天见?#38378;?#26368;后还是让她?#19994;?#20102;外婆居住的地方。

              外婆从母亲手里接过了我这外孙,高?#35828;?#27882;眼婆娑,可随后掐指一算,?#31508;本?#36346;起了脚大骂起来。

              “哪的小畜生,敢害我宝贝外孙的性命!”

              母亲还以为是在骂她,吓得跌坐地上,哭得一塌糊涂,当然,那是后来母亲描述,以外婆平稳的性格,事实是否如此就不得而知了,?#36824;?#27599;每她添油加醋的说起来,我都会给?#31508;?#38712;气测漏的外婆燃得心生崇拜,或许也是我?#19981;?#21644;外婆亲近的原因。

              明白我被人下了咒,外婆立即就开坛做法了,?#36824;?#36825;可不是为了给我驱鬼治病,而是‘自作主张’的给我娶了个童养媳。

              ?#36824;?#22806;婆的方法对不对,我因此再?#35009;?#28798;没病,过起了安生日子。

              很多人也可能会说我不识好歹,居然用了‘自作主张’这种词汇,要知道现在这世道,三四十岁还没?#36824;?#22899;朋友的大有人在呢,小子你毛都没长齐就有媳妇了,还有啥不满意的?

              其实,我是有苦衷的,我这个‘童养媳’和大家心里想的不大一样,不是因为她?#36824;?#28418;亮,或者人老珠黄,而是这么多年来我根本没见过她!

              可外婆说:她一?#26412;?#22312;我身边。

              后来,隔壁家装了铁锅盖,能接收的电?#26377;?#21495;也有好几台,看过了不少古装剧后,我也慢慢知道了童养?#31508;?#24590;么个回事。

              童养媳,那是旧时老百姓把养不起的女儿,卖给富户家小孩做媳妇的畸形包办婚姻,年龄相差都较大,若妻若姐,?#36824;?#36814;娶童养媳的小孩通常都会被照?#35828;?#24456;好。

              可我娶的童养媳却看不见,?#24378;?#23601;邪门了!

              ?#31508;?#21482;有七八岁的我?#36884;?#24471;,既然我有个媳妇姐姐,怎么的,你也得?#26790;?#35265;着不是?

              所以缠着外婆就问了许多关于看不见的媳妇姐姐的事,?#36824;?#22806;婆却老是看着我身边空无一物的地方温柔笑着,让人摸不着头脑。

              因此有一?#21361;?#27668;?#36824;?#36208;路摔跤没人扶的我和外婆打趣:“外婆,你说我有童养媳,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可实际我见都没见过,我摔地上了都没人扶我,那是有名无实,如果?#38498;?#25105;?#19994;较不?#30340;人了,一定娶做真正的媳妇!”

              我记得外婆?#31508;繃成?#23601;变了,忙?#26790;?#19981;要胡说,说就算我有?#19981;?#30340;人,也只能纳妾,不能娶妻。

              倔强的我当然不会乐意:“不能娶只能纳,那哪家女孩子?#25954;?#32473;我做妾?”

              原本安静的外婆看我发倔,就给?#19968;?#24471;一愣一愣的。

              ?#36824;?#39532;上我就吃了苦头,身边忽然阵阵阴风朝我?#36947;矗?#22238;想起来,我那时差点没吓死,赶紧跑去抱住了外婆。

              最后外婆?#26790;?#35828;‘我是开玩笑的’,阴森森的感觉才随之不见。

              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开?#20960;?#35273;身边确实有着我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也着实睡不着好些日子。

              至于第一次见到她,我想,应该是在我十二岁那年去到镇上读书的时候。

              南方夏天的天气格外的炎热,小镇更是犹如蒸笼一般,我们这群孩子下了学,就?#19981;?#32972;着学校结伴到附近的小河小溪里游?#23613;?

              那天,张一蛋和我,加上隔壁班共六七个孩子,在其中一个叫黄东的孩子的建议下,去他家附近的小河边?#28909;?#28216;?#23613;?

              张一蛋和我一样是从外婆住的小义屯里出来的孩子,原名张元义,因为小时候贱兮兮的,老?#19981;?#20809;着屁股,小伙伴?#24378;?#21040;他其中一个蛋儿特别大,把另一个遮住了,就都戏称他为张一蛋,?#36824;?#20182;倒也不在意,甚至引以为豪。

              大略略的傻缺性格也?#34892;?#22909;处,让张一?#38712;?#21516;一年级里交了不少的朋友。

              我与他相反,?#22363;?#20102;母亲?#34892;?#20500;的性格,?#36824;?#22312;外婆的抚养和影响下,做事倒比母亲多了些不急不躁,因此,老成的我和小伙伴们就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了。

              ?#36824;?#24352;一蛋人很激灵,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知道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邪?#29275;?#36935;到危险事总逢凶化吉,因此他老是?#19981;?#36182;着和我玩,游泳这种事情当然不能不带上我。

              穿过茂密的果林,我们一群孩子就来到了黄东家不远处的那条小河。

              这条溪流是越南那边过来的?#31181;В?#27700;流宁静却宽阔深邃,?#36824;?#24182;不能难倒我们这群擅长游泳的孩子。

              才到了目的地,大家都脱了个精光。

              我也?#24613;?#35201;脱?#36335;?#19979;河,可我才脱了一半就感觉背后阴风?#36947;矗?#39039;时打了个激灵。

              这种情况在我懂事后并没有出现几?#21361;?#20294;是每一?#21361;?#37117;会使我寒毛直立生出警惕。

              可我看着两三个孩子下了水,在?#39556;?#30340;水面里嬉戏,玩?#27809;?#30021;之极,热?#26790;?#33086;气再好也?#34892;?#29157;了。

              张一蛋是一丝?#36824;?#20102;,扯着我要我下河:“天哥,咱也去!”

              照着以前如果背后吹阴风,我就要立即掉头离开才是,可今天我就不高兴了,十二三岁,老师都说这个年纪正是叛逆期,凭?#35009;?#25105;就不能任性一回?

              黄东是隔壁班的孩?#27833;酰?#19968;看张一蛋这班上的带头大哥居然‘天哥、天哥’的叫我,就?#34892;?#19981;大看得起我拖拉不敢下水:“夏一天,你咋了?你是不会游泳呢?还是怂包怕死呢?”

              “黄东,你找整呢?我天哥会怕死?”张一蛋瞪着眼说道,?#36824;?#36824;是小心的看了我一眼。

              我想着不能认怂,犹豫的向后看了下,也就脱掉了?#36335;?#36319;着张一蛋下了水,?#36824;?#25105;并没有立即开始游泳,而是站在只有小腿深浅的地方看着他们玩耍。

              “妈的,这小子其实就是怕死,对?#21861;?#21733;,还是东哥胆子肥。”

              “嘿嘿,还用说。?#34987;?#19996;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就带着其他小伙伴游向更深处,顺带还回头说道:“张一蛋,不是自己地盘你就怕了?敢不敢和你天哥组队跟我们?#28909;?#36807;河?”

              “傻缺,敢和我跟天哥比过河?”张一蛋心里有气,他是村里有名的‘飞水鱼’,游得飞快,而我游泳也是一把好手,两人组队过河从来就没输过,所以立即就要约我过去和他们俩?#28982;?

              我刚想和张一蛋走,可这时,一股诡异的力量却猛的拉着我,我甚至已经察觉到冷冰冰的手把我穿着的小内裤扯得变了形。

              我伸出双手向后去捂快要见光的屁?#20667;埃?#32467;果嗤啦一声,内裤都差点裂开了,我气得转头想大骂整我的人,结果看向后面,却哪有?#35009;?#19996;西。

              但再回头时,我立即看到眼前的水面有个红色的人影出现在我背后拉我,只?#36824;?#27700;面在我们这群孩子的嬉戏下荡漾,并不能看清她的模样,?#36824;?#20063;足够?#26790;?#23475;怕了。

              我立即想拉住张一蛋,也不让他下去:“一……一蛋,别过去了,快,快上岸。”

              原本过去的张一蛋见我表情铁青,立即就跑了过来:“咋了,天哥,你没事吧?”

              “我感觉?#34892;?#19981;大对,你看这河是不是太安静了?”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往?#24433;?#22235;处看去,?#35009;?#30475;到?#35009;?#33021;阻止我下河的东西。

              小义屯人口不多,张一蛋当然知道外婆的事迹,所以对我是言听计从,立即害怕的说道:“天哥,那你看到?#35835;耍俊?

              “不知道,反正咱还是立刻上岸好了。”我重复说到。

              “喂,班上的!都和我上岸!”张一蛋立即招手和剩下两个同班的说道。

              “哈哈,138班的都是胆小鬼!?#34987;?#19996;看到我?#21069;?#30340;都上了岸,立即嘲笑起来。

              “还说和我们?#20154;?#25112;?#31354;?#20010;鸟呀,回?#39029;阅?#21435;吧。?#34987;?#19996;的小伙伴也讥笑着我们。

              两个同班的虽然因此也有点看不起我,但不敢对张一蛋有任?#25105;?#35758;,赶紧到了?#24433;?#19978;。

              我没有理会讥笑,到了岸上,那股阴冷的感觉才消散了不少,我喘着粗气朝着河中看去,却看到黄东不远处的水底下忽然有双惨白的手如同投降一样,正在水中浮浮?#33080;痢?br />
        http://www.kbg.tw/0/1/14886.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kbg.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 <li id="ptozj"></li>

      1. <li id="ptozj"></li>

        1.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的 优联国际娱乐城 澳洲幸运10走势图 25选5走势图2019201 新疆时时彩开奖 决战十三水下载 7月9日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欢乐斗地主2019赢话费 七乐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号码 京东彩票优惠券领取 快乐十分技巧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内蒙古快3二不同 河北时时彩直选 nba比分官方网站